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干物男观察日记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与虎谋皮的人
    白鸽在说完这些之后想要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已经感受到了危险,有些话也许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说出口,但是他忘记了一个道理,既然开了弓,就没有回头箭。

    邹全抢先一步堵在白鸽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怎么?话没说清楚就想走?”

    白鸽吭哧吭哧地说,他知道的就是这些,他已经说了全部他知道的事实。

    “是吗?”邹全抬起手狠狠地捏住白鸽的肩膀,捏得他几乎骨骼碎裂。

    “对待客人可不能这么失礼。”叶淮站起来,手里盘桓着一颗松石绿戒指,他鬼魅一般地绕到白鸽的身边,说出的话却比邹全更令白鸽百倍颤栗。

    “我知道你没跟我说实话,你很不老实,不过如果你聪明的话就应该知道,你不应该跟我玩这套。”

    叶淮说完,抱着拳冷冷地审视着白鸽,身高的优势让他整个人呈俯视视角。

    白鸽大着胆子艰难地说“我可以告诉你全部,但是你也要给予我我应得的。”

    叶淮不屑地笑了,眼前这个人竟然这么快就露出了底牌。他对白鸽说“那你要先告诉我你都能给我什么”

    白鸽短暂地犹豫了一下,告诉了叶淮整个事情的经过,隐瞒了钥匙的来源以及他在盒子里看见的东西。

    好在叶淮并未注意这些细节,他好整以暇地问白鸽,既然有钥匙,那么钥匙现在在哪里。

    白鸽从腰间取出钥匙交给叶淮,叶淮嫌恶地看着白鸽的动作,于是邹全在桌子上抽出一张面巾纸,托着钥匙交给了叶淮。

    “看上去跟锁眼是吻合的”邹全说。

    “很好,叶淮诡秘地笑了一下。”他对白鸽说“你开个价。”

    白鸽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惊得喜不自胜,他做好了一无所获的准备,却没有料到对方居然是一个固守诚信的商人。

    白鸽咬着后槽牙,闭着眼睛狮子大开口“我要五十万,不……一百万!”

    叶淮依旧是轻蔑的笑,他痛快地答应支付给白鸽一百万,并且当场索要了白鸽的银行卡号,把钱转了过去。

    银行信息来的很快,白鸽看着信息后面的那一串零,激动得近乎晕厥,他从未见过那么多的钱,超过一万对他来说都是天文数字。

    “你不用高兴的太早。”叶淮说,“这些钱只不过是预支付,我要你亲自把我们带到那间仓库去,否则这些钱都会被我收回。”

    白鸽见到钱的那一刻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他喜滋滋地应承道“一切好说!”

    邹全开着一辆黑色别克载着叶淮和白鸽前往建材厂,晚上七点钟,建材厂东南角仓库的周围仍然是一片死寂。

    白鸽轻车熟路地用钥匙打开了门,他把手指别在嘴唇中间示意叶淮和邹全噤声,然后把大门虚掩上。

    叶淮和邹全人手一个大型手电筒,把仓库照的灯火通明,仓库里还是隐约散发着阴森的气息,也许是因为这一次有了同伴,白鸽觉得这一次不像昨天那么害怕了。

    白鸽径直走到仓库的尽头,他蹲下来查看右侧铁架子的下方,一下子呆住了。

    那个架子上什么都没有。

    “这里原来是有一个木盒啊。”白鸽失声尖叫,他的声音因为急促而拔高了音量。这时候叶淮和邹全已经走了过来。

    “这仓库里全都是废铜烂铁,你说的秘盒在哪儿?”叶淮的声音透着清冷。

    白鸽指着铁架子下方的那一片虚空“昨天还在这里的。”

    “是吗?”叶淮不置可否地冷笑,“你不是说,除了你,不会有人来这里?”

    白鸽语塞,站起来急急地寻找,仓库的物件在强光之下尽收眼底,却没有木盒的痕迹。

    “行了,别装模作样了。”叶淮打断了白鸽。他转过头对邹全说“别找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木盒,这就是废弃的货仓。”

    “不是这样的。”白鸽急急地撇清,外面的铁门突然洞开,所以他的话一下子含在嘴边。

    两道白光直直地照到白鸽的脸上,照得他睁不开眼。张齐和郭绰站在门口,像看贼一样看着他们。

    “看来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平常的夜晚。”张齐笑着说,他掏出手机给赵天龙打去了电话。

    赵天龙带着保卫处的一干人在十分钟之后赶到了现场。

    “你们是来偷东西的?”赵天龙的眼神在邹全和叶淮之间转来转去,他显然无法相信这身打扮的人会大半夜的做这种事。

    “我是不是见过你?”终于赵天龙的眼神停留在邹全的身上,他恍然大悟地说,“你上次就在这个仓库前面鬼鬼祟祟的。”

    叶淮轻咳了两声,他拿出工作证展示在赵天龙面前,说他今晚只是来例行公事检查一下工厂的安防情况。

    赵天龙仔细端详着那个工作证,对证件的真实性不疑有他。叶淮他也是认识的,恒凯集团老板的亲侄子,叶峥的堂弟弟。

    于是赵天龙点头表示这个解释勉强说得过去“那检查出什么成果了吗?”

    “没有。”叶淮板着脸说,“一切都非常安全。”

    “嗯。我们的工作是不会有纰漏的。”赵天龙回头示意保卫处的人员警报解除,等无关人员都散尽的时候,赵天龙向叶淮伸出了手。

    “把钥匙还给我吧。”

    叶淮的眼神与赵天龙对视,良久,他笑了一下,把钥匙轻轻地放在赵天龙摊开的掌心里。

    “以后不要这么晚过来了。”赵天龙当着他们的面锁上了门,然后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叶淮快步走向邹全停在马路边上的那辆黑色别克,邹全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叶淮走到车前二十米处骤然转身,他指着仓库对邹全说“这就是你言之凿凿的密室?”

    邹全苦着脸说,他也没有料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他是无意间看到了赵天龙的资料觉得有鬼,对掌握的信息太过于自信,所以导致了神经过敏算计错了人。

    叶淮给了邹全一个冰冷的眼神,打开副驾坐了进去。白鸽在后面追了上来,他急急叫住邹全,看向他的眼神殷切中透着期待,询问叶淮许诺给他的钱还算不算数。

    “你说呢?”邹全嘲弄着看着白鸽,又好气又好笑。

    在白鸽张嘴之前,邹全伸出右掌狠狠地甩给了白鸽一记耳光,语气比手上的力量更凶狠“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