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干物男观察日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前尘如梦(上)
    瞿晓雨最近离开家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以往她会隔上几个月才会消失那么几天,随着瞿霆年龄的增长,瞿晓雨消失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同时她消失的次数也在不断攀升,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

    瞿霆从来不会主动过问瞿晓雨屡次离开的理由是什么,正如瞿晓雨也从来不会过问他的。在瞿霆小的时候,瞿晓雨还会以“妈妈是天上下凡的仙女,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回天上重新汲取仙气,否则仙气就会褪散”,这样荒唐的理由来搪塞他。等瞿霆长大一些后,瞿晓雨也自知这样拙劣的借口已经不适用于蒙骗一个心智健全的初中生,索性也不再解释为什么了。让隔壁老王,也就是瞿霆有名无实的假爸爸,搬过来照应几天,再给瞿霆留下一笔数额较大的现金,自己拎上包就走了。

    隔壁王叔叔也是一个爱玩的人,他的心思远远不在照顾小朋友的身上,所以他只不过是早晚来视察两次,说几句话就离开了,好在瞿霆从小就是一个生活能力很强的孩子,也不会轻易捅出什么乱子,所以这么些年来也算是相安无事。

    “密斯方”在瞿霆的门外轻轻叫着,用爪子挠着门。密斯方是瞿晓雨某次消失之后带回家的一只猫,刚抱过来的时候才六个月大,现在已经三岁了,据说品种极为尊贵,是一位混血公主,只吃鸡肉和三文鱼肉混合的罐头,不吃普通的妙鲜包。但据瞿霆亲身测试,喂给密斯方吃火腿肠她也是可以接受的,只不过她表面上还是会做出嫌弃的表情,然后背地里悄悄叼回太空舱啃食干净。

    “又饿了吗?”瞿霆把门打开一条缝,密斯方顺着门缝颐指气使地走进来,脖子下面还系着一束愚蠢的粉红色波点蝴蝶结,那是瞿晓雨的杰作。

    瞿霆把密斯方抱到桌子上,打开侧柜的抽屉打算找一些小零食来喂她,巧克力葡萄干这些东西都不能给猫吃,于是瞿霆拿出一袋他最不喜欢的小鱼干。

    瞿霆在撕包装袋的时候,听见书桌上一阵窸窣的响动,他回头,发现密斯方正烦躁地在书桌上走来走去,举起爪子啪地把他的圆珠笔扔到地上。瞿霆假装伸出手去捉她,密斯方的反应十分敏捷,她“嗖”地一下从桌子上跳下去,用火箭一般的速度蹿出了门,等瞿霆下楼找她的时候,她早已经没了踪影。

    “密斯方。”瞿霆在前院循环叫着猫的名字,昨夜刚下了一场雨,庭前的枇杷树叶子还在偶尔往下滴着水。

    找了一圈,没有发现猫的踪迹。何湛从前门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笑“哟,今天还特意出来迎接我,这么热情。”

    瞿霆这才想起来,今天他邀请了何湛和任牧野来家里吃饭。

    准确的来说,这次的邀请是李静海主动提出来的。前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李静海突然幽幽地说“什么时候请你的朋友来家里吃顿饭吧。”

    “何湛不是天天来吗,还需要请?”瞿霆浑不在意。

    李静海顿了一会儿说,“是那天来家里跟你借唱片的朋友。”

    瞿霆这才意识到李静海指的是任牧野,于是笑了一下,吃完饭后上楼给任牧野打了一个电话。

    等瞿霆打完电话下楼的时候,李静海正在厨房的水槽里洗盘子,她随口说“明天中午把何湛也请过来吧,冰箱里还有一些新鲜的蘑菇。”

    “任牧野说他明天来不了,那何湛还请吗?”

    失望挂在了李静海的脸上,她讪讪给自己找台阶下“是因为初三太忙了是吗,我忘记了他这个月末就要中考了。”

    “倒不是那个原因,明天天气预报说有大雨。”

    李静海立刻转忧为喜,刷盘子也刷地起劲了,她说“那就请他后天来做客吧。”隔了一会儿又说,“我可以给你的朋友补习一下数学。”

    瞿霆仿佛在背后笑了一声“就算你愿意免费给他补习,他也未必有兴趣听,把碗放那儿,我来洗吧。”

    “不用不用,你上去看你的动漫吧。”李静海说,窗外蜜蜂在花瓣上飞,李静海看了一会儿,觉得她自己真是无聊透了。

    瞿霆是一个特别爱忘事的人,所以导致了他几乎忘记了今天中午的邀请,但是室外碎金一样的阳光又提醒了他,瞿霆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上面显示现在是早上九点四十五。

    “不是说好十二点来,你来的也太早了。”

    “我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何湛兴致勃勃地说,也不等瞿霆邀请他,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宅门。

    李静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厨房开始准备了,瞿霆听到“咚咚咚”在菜板上剁东西的声音。

    “啧啧,这么勤劳,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家养了一个小女佣。”何湛在李静海的身边评论。他看向玻璃盏子里面小山堆起来的蘑菇,问李静海“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要做天妇罗和咖喱饭。”李静海说,面对何湛的时候,她也没有平时那么羞怯了,“你知道什么是天妇罗吗?就是动画片里演的那个。”

    “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我爸爸经常带我去商业街那家日式饭馆里面吃东西,而且人家炸的是虾,你炸的是蘑菇。”

    两个人在你来我往地拌嘴,瞿霆走上楼接着看一会儿书,快十一点半的时候,前门的门铃响起来,任牧野到了。

    李静海的“天妇罗”已经炸好了,但是并不好吃,油腻腻的。李静海也是第一次尝试做这种东西,往常她并没有什么机会下厨,瞿晓雨生怕哪里亏待了她,不会让她一个小姑娘做饭,而且他们平常大多数时候都是点外卖。

    但是任牧野还是礼貌地夸赞了李静海的厨艺,只是他手上的动作出卖了他,他只吃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李静海感到有些惭愧,自己本来是卯足精神打算露一手的,结果却露了丑,好在她还有另一道菜可以弥补。

    李静海伸手去掀电饭煲的盖子,这个时候惨剧发生了,她精神不注意,把左手按在了电饭煲的出气眼上,蒸腾的热气冒着白烟升起来,李静海惊呼一声,她的两个手指尖已经被烫红。

    “你站在那儿别动,用凉水冲一下,我去给你取烫伤膏。”瞿霆的动作很快,飞快地上楼打开抽屉,意外的是,他房间小药箱里的烫伤膏竟然不见了,于是他打开他妈妈的房间打算找一下。

    瞿霆刚刚打开瞿晓雨的衣橱,密斯方就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窜了出来,她直直地扑向衣橱,一顿狂抓乱舞,把里面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

    “糟糕”,瞿霆暗叫不好,瞿晓雨的房间是一个“禁地”,平时并不愿意外人出入,即使进来的人是她的儿子。这下子被猫搞得这么乱,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瞿霆,你找到了吗?”何湛已经走上了楼,他走进瞿晓雨的房间,看着地上一大团衣服,疑惑地从衣服里抽出几件明显属于男式的衬衫。

    “这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