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几度秋凉意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奋进
    “你说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风轻烟看着他气急败坏道,“你以后不要再跟我说话了!”

    太过分了,他就是傻!她就不信,权毅看不出来尹秋然喜欢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就算看不出来,难道他不喜欢尹秋然吗?何苦要自欺欺人,惹的两两伤心。

    她就不明白,权毅为什么要这么做,尹秋然如果清醒,听到他说这样的话,不知道要多难过。

    风轻烟回到宿舍,拿起桌上的本子扇着风,真是气得他火冒三丈的。

    “不行……”

    风轻烟越想越觉得不对,她还是要找权毅理论理论。

    抄起竖在门口的晾衣杆,急火火地往出走,他俩应该还没走远。

    权毅看着风轻烟的背影愣了许久,想说些什么,但知道自己现在说些什么,都很苍白无力。

    他低着头,走到墙角转身靠着墙角蹲下说道:“洛谦……我……是不是做错了,我是不是不该这么说……”

    “于情,确实不该这么说,可我知道内情,或许你的做法不恰当,但对于尹秋然,推远她,是非常明智的,你是对的。”

    程洛谦看着好友这样颓废,都不知道用什么话语来安慰他。

    “什么对,什么明智,就你明智,就你对,我家秋然做错了什么!”

    风轻烟从宿舍楼门口出来,听到程洛谦的最后一句话,上去便拿着晾衣杆朝着他和权毅身上打。

    “什么明不明智……”

    嘭……

    “什么对不对……”

    嘭……

    “怎么着都行,就是不能欺负我家秋然!”

    嘭嘭……

    风轻烟一边说着,一边往他俩的身上抡晾衣杆。

    “别打,你轻点,你知道什么啊,我什么都没说……”

    程洛谦一直往后躲,风轻烟最后一下没打到他身上,自己还差点摔倒。

    风轻烟说道:“好,我不知道什么,那你告诉我呀,你告诉我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不告诉告诉就把嘴给我闭上,让我消了气儿再说。”

    这不说还好,一说程洛谦瞬间不说话了,就连风轻烟接下来打这几晾衣杆子时,他也一句话都没有。

    最后,风轻烟打着打着,两人只是静静的挨着她的打。

    这反应不对呀!

    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了,怕不是两人被她打坏了吧。

    “程洛谦?”风轻烟停下,叫了叫程洛谦,程洛谦不理他,她看向权毅,叫着他,“权毅……权毅?”

    权毅头低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没理她。

    风轻烟停下来不动手了,三人谁也没说话,相互之间的气压,渐渐开始降低。

    最后是程洛谦反应了过来,发现了异常。

    平时遇到什么事情,权毅只是不说话,但对人还是很客气的,别人叫他,他会和礼貌的回应别人。

    即使是关系不那么好或者不喜欢的人,他也会跟人说话,只是淡淡的跟人打招呼而已,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过……

    程洛谦蹲下来,低头,看向权毅,他的状态有些吓到了程洛谦,他伸出手,环住权毅的背,安抚着权毅。

    这……

    风轻烟看到这一幕,不解,蹲下后,目光落在权毅脸上时,她也愣住了……

    权毅咬着牙,脸上满是泪痕,天色早已暗下来了,即使是透过路灯微弱的光,他眼中的那抹恨意,还是不容忽视。

    这是风轻烟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权毅,平时从没见过他情绪这样崩溃过,跟人恼火都没有过。

    这样的他,虽然没有哭出声儿来,但风轻烟感觉到了他的悲恸。

    她心里暗道不好,不会是自个儿下手太重,把人给打坏了吧。

    “对不起啊,权毅,对不起……”风轻烟连忙跟权毅道歉,“我不能知道,就不知道呗,我只是气不过你为什么说不喜欢秋然,没有别的意思,我的错,我的错,不喜欢就不喜欢,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的。”

    感情的事情,同样也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自己看不清楚的事情,搞不明白的东西,搞得那些小动作,甚至是一个眼神,旁人都一清二楚的看在眼里。

    权毅和尹秋然两人都不是那种拎不清的人,他们之间的事情,他们俩应该都很清楚。

    风轻烟觉得,两人之间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继续走下去。

    她有种感觉,在权毅说“他没有喜欢过尹秋然”这句话的时候,尹秋然听到了他说的这句话。

    “轻烟……”

    “嗯?”

    “轻烟……”

    “嗯……”

    “轻烟……”

    “我在……”

    “我是喜欢秋然的。”

    权毅这句话尾音干净利落,不带一丝犹豫,很坚定。

    赵临启以最快时速行驶在路上,不敢耽搁一分一秒。

    “秋枫……”车子停在路口等红灯,赵临启望向倒车镜里的尹秋枫说道,“你应该不是那孩子想的那个意思吧。”

    自家兄弟,他了解,尹秋枫不是那种阻拦妹妹感情的哥哥,他没猜错的话,尹秋枫应该是想确认,权毅那孩子是不是真的喜欢秋然。

    至于自己,他还是想在等等,毕竟他在意的,是尹秋然这个人,其他的都不重要。

    “不是,有人喜欢咱们小小,不是很正常事情吗,我只是问问而已。”尹秋枫回道,“那孩子的反应有点奇怪。”

    权毅眼里全是尹秋然,这些小动作,在尹秋枫眼里看到很明显。

    他又不是爸妈,只是哥哥,可没想到,权毅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也觉得是,你话还没说完,他就极力否认,掩饰地太过了。”

    赵临启对尹秋枫的话表示赞同,权毅的反应太过强烈,反倒让人会往别的地方想。

    尹秋然睁开眼睛,床头昏暗的灯光不那么刺眼,窗外天色全暗,零星飘着几滴雨滴落在窗台上。

    轻抬左手,手背上粘着输液贴,输液管连接着输液瓶,液体还在滴落,右手被人牵着,她看过去,是一张熟悉的脸。

    尹秋然出声叫她:“浔南姐姐……”

    “嗯,我在,然然你醒了。”

    顾浔南听到声音,立即坐起身,看到尹秋然转醒,伸手向额头探去,皮肤挨住,手背上传来温热的触感,还没尹秋然等说些什么,她就已经跑了出去。

    “秋枫,然然醒了!”

    一句话落音,半分钟不到,病房里就进来了一堆人。

    医生也一同赶来,简单检查没什么问题,说要住几天院输液后就离开了病房,把空间留给他们。

    “哥,妈和外公外婆他们知道吗?”

    尹秋然说着,把被子拉到脖子上,想着将自己捂起来,但这么几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她要是当只鸵鸟藏在被子里,他们一定能这么看着她,知道她把脑袋放出来的。

    “没告诉他们,你安安生生有什么想吃的就跟我们说。”秋沛宁看了一眼黑着一张脸尹秋枫,开口说道:“这两天映初和浔南会来照顾你,我们闲了也就过来了。”

    “好,都听你们的……”她弱弱的说道。

    “都听我们的,现在你听我们的了,早在一年前我回来要给你转学的时候,你怎么不听我的呢?”

    尹秋枫不嫌事儿大,直戳戳地往尹秋然身上插刀子。

    “秋枫……”

    “秋枫!”

    “尹秋枫!”

    如果不是知道尹秋枫没有恶意,房间里站着的这三人早就跟他恼了。

    “那我现在听你的行不行,来的及吗?”尹秋然说完,把被子全部拉上去,裹住脑袋。

    再说了,不行就不行呗,尹秋然想着,尹秋枫难道还能撇下她不管她?

    他就不是那种人,这么多年了,他对自己从来都是没有原则的。

    她被尹秋枫抱上车,尹秋枫跟权毅的那段对话,她隐隐地听见了几句。

    就是这几句,让尹秋然觉得自己的喜欢好像变得不值一提。

    权毅是喜欢自己的,她能感觉出来,她觉得,权毅应该也是能感觉出来自己是喜欢她的。

    当听到他没有喜欢过自己,尹秋然以为自己迷糊,是听错了的原因,可第二句,她努力去听了,结果就是,“我没有喜欢过尹秋然”。

    那一刻,尹秋然只觉得自己的心里酸酸地、闷闷地,像是有什么东西被限制住了,想出,出不来;想进,进不去。

    “不去兴银也可以?”尹秋枫惊诧她如此乖巧,试探性地问道。

    其实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知道不该这样说,妹妹还在病着,确实不该说这些。

    “不去就不去了,兴银也学不了什么,在那儿我们……我都是自学的。”尹秋然点点头,声音低低地说着,“哥,马上要高考了,我知道来不及,可我还是想努力一下,能不能麻烦你,能不能帮我找找老师,帮我补习。”

    尹秋然说的越言辞恳切,房间里的几人越觉得尹秋然不对劲。

    她的学习能力是没问题的,能这么说,一定是听到了些什么,他们也不能直着上来问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小小,对不起……哥哥错了……”

    尹秋枫上前,坐在她病床边的凳子上,和她道歉,为着刚刚的言词,也为着他问的事情。

    “哥,不是你的问题,你为什么要道歉?”尹秋然对上自家哥哥的眼睛,目光凝视着他,说道,“我只是觉得,我不该在兴银中学继续颓废下去,放任自己和那些同学一样,就算你还让我去,我也想跟你提周末去报补课班的事情,现在不去兴银中学了,时间上就宽裕很多。”

    现在报什么班,说实话已经来不及了,尹秋然自己也觉得赶不上了,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整个市里是什么排名,什么位置,或许在中游,或许还没有在中游,只是在下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