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追爱成瘾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怎会放你走
    “苏满,苏满,你要走我怎么会放?”

    眼皮挣扎着抬起,看了眼灰暗的墙壁又继续合上双眼,脑中又想起那句话,是梦罢……

    “你要走我怎么会放。”呵,我怎么会放。

    可再要四十二天,她就要走了。终于要走了。想到这里,苏满嘴角不住的扯出一个弧度。

    “苏满,终于能将我摆脱,让你这么高兴吗?”

    声音从背后响起,苏满浑身僵住,呼吸也不自觉的停顿了。

    他捉住她的一缕发在手中把玩,温热的气息洒在苏满的头顶。就算是在夜里,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目光她还是能真切的感受到。

    苏满突然意识到,那句“我怎么会放”并不是梦。

    她想努力的使呼吸听起来平稳,却还是打了个冷颤,忽然有抹温热从她身边抽离,是他要走了,苏满心里浮起一丝窃喜,不自觉的悄悄放松了脊背。可静了好一会,他还是没离开,苏满刚松懈的精神又崩了起来。

    就这样跟他沉默的对峙着,是她擅长的,也是她面对他时做的最多的事情。

    “苏满,你走不掉的。”

    他突然开口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静谧,扔下这句话便走了。

    他终于走了

    苏满知道,他想激怒她,她越是崩溃他就越有成就感。所以苏满认为她必须沉默,只有沉默才能将情绪掩藏。

    心里又开始数着要离开的日子,脑袋却渐渐变得昏昏沉沉。苏满不知道又睡了多久,再醒来,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

    这样的夜晚还有四十一个,或者可能更少,想到这,苏满不禁扬起了嘴角。

    哦!苏满,一个即将步入大学的高中生。

    三年的寒窗,使她终于可以离开这里,非要说要离开这的理由,那就是苏简易。

    a市,一个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无比繁忙的大都市。

    白天,高架上的车流穿梭不息,车上坐着的人,犹如陀螺不停地旋转着,仿若不知疲倦,年年日日,不休不息。

    黑夜,天空被夜幕笼罩,却也被霓虹映得宛若璀璨若璃,大群大群不知疲倦的人们,狂舞着身躯,在这夜生活中尽情的挥泄,像要挣出这牢笼一般。

    在这样一座吃人的城市,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生计。

    就是这样的一个城市,对于苏简易来说犹如一个棋盘,每天俯视着这些黑白棋子,计算着怎么样步步为营。

    苏企的执行董事,一个永远猜不透的人,正是苏满的叔叔。

    没错,苏简易是她的叔叔。

    虽然也就年长她五六岁的样子,可辈分这个东西很奇怪。

    三年前苏满住进这里,对她而言就已经够怪诞的了,还有什么是她不能接受的呢。

    苏满依然清楚的记得,那天下午的教导处,坐在沙发上的苏简易,浑身散发着尊贵。她一进来便撞上了那双漠然如深潭一般的眼睛,那双眼睛像是要把她吞没,令她惶惶不安。

    自此,苏满每每同他讲话从不敢抬头同他对视,那双眼睛让她窒息。

    平日里威严的教导主任,此刻正恭维的将手上端着茶递给苏简易,苏简易接过淡淡抿了一口,便起身径直走到苏满身侧:“人我带走了,后面的手续就麻烦李主任了。”

    教导主任慌忙堆笑应承着,又费尽心思留住苏简易,阿谀奉承的话说了一堆。看到这副情景,苏满不经意的皱了下眉,虽然只是一瞬,却还是被苏简易捕捉眼底。不再同李主任纠缠,便轻揽着苏满离去了。

    到了苏宅,苏满才知道,原来自己竟有一个这么有钱的亲戚。

    父母两年前出去旅游,发生了意外不幸双双去世。

    姑姑收养了她,虽然家里不算富裕,但是好在日子也还过得去。这些年,虽过得平平淡淡,却也不失温暖。姑姑把她从失去双亲的悲痛中拉了出来,生活也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可现在,这个从天而降的叔叔,又把苏满带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她开始慌乱了。

    “没经过你的允许就让你来这边,很抱歉,但是今后你必须要在这生活。我姑妈有一个养子,两年前他和他的爱人不幸意外去世,留下一个女儿,没错,就是你,为了你的安全及成年之前的生活有所保障,所以你必须呆在这,。”

    苏简易说完,直直的盯着她。苏满不想呆在这里,这个环境对她来说太陌生了,而且对于这个自称是她叔叔的人也是一无所知,她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应对。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的苏先生,我姑姑已经把我照顾得很好了。”苏满轻声说,语气却坚决无比。

    “我并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你姑姑那里我已经安排好了,其他的你不用担心,你安心住下,若实在想姑姑跟我说,我会命人送你回去探望。”苏简易此时的声音轻软,苏满听来却是无比的冷漠坚硬。

    她还想再说什么,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苏满明白了,苏简易早已安排好了一切,而接她住到这里便是最后一步,她要做的就是乖乖听话,像一个任人摆弄的提线木偶。

    那时起,苏满便对苏简易生了排斥之意,也竖满了全身的刺,即便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保护他。就好比,当你惊醒一只熟睡的猫,它也会弓身亮出尖利的爪子冲你低吼。

    而此时的苏满和三年前比起,对苏简易的抵触只有更甚。

    苏满从没把苏简易看作亲人,即便他待她可以说是好到极致,苏满需要的将要需要的一切全被他安排的妥妥当当,但她就是无法接纳他,或者说是接纳这里的一切。

    她是个外人,苏满想。她得处处小心翼翼,这里没有一样东西属于她,你看就连自称是她叔叔的人,对他的态度从来都是不温不热如一潭死水。不过也好,这样等她离开的时候也不会有太多负担。

    与苏简易,三年来的交集也是屈指可数。他每天早早便出门,回来的时候苏满早已睡下,偶尔回来的早了才会跟她一起吃饭,也只有这时才会聊上两句,但都是他问她答,也算不上聊天。

    对于这种相处方式苏满十分满意,可两个月前,这种方式却崩塌了。

    跟往常一样,放学后苏满回到苏宅,打算回房就把下午的习题复习一遍,推门竟看到苏简易坐在她的书桌前,苏满吓得浑身一惊,立即顿住了脚,紧接着一股寒意便直窜心底。。

    “苏满,过来。”苏简易的视线从她脸上淡淡扫过,声线一如既往地清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苏满脑袋微耸,静了一瞬,还是抬步挪到他身后,等他发声。

    “毕业你去a大,虽然校方那里已经安排好,但即便只是走个过场,考试也不能懈怠。”

    苏简易表情平静无澜,在苏满看来像他戴了一张坚硬冰冷的面具。犹如五雷轰顶,大脑一片空白,待她回过神来,盘算许久的计划早已脱口而出:“我想去h大!”

    “不行,你要待在我能看到你的地方。”苏简易的语气像在阐述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苏满突然感到不寒而栗,对苏简易来说她是什么?脑中突然飞快地蹦出两个字,囚禁。她开始有些抖了,不错,她害怕的发抖。但,更抑制不住的是心中的怒火。隐忍了三年,现下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他苏简易凭什么草草的帮她做出了选择,绝对不能,这是她的人生!

    “苏简易,你凭什么?”她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应该是苏满第一次这么对他说话,苏简易有些诧异,他顿了顿,缓缓道:“你只需知道,这是为你好。”

    苏满气急,为她好?就算是为她好,总是要给她一个理由吧。

    “我要离开这。三年间,我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也尽量不麻烦任何人。如今终于有一个机会让我可以脱离。我不能留在这,我要走,一定要!无论你同意与否,我都要是走的,这里不属于我。我从未干涉过你半分,你必然也没有权利决定我的人生!”苏满终于忍不住对他吼了出来,这三年的隐忍也算是到了头。

    苏简易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一把抓过苏满的肩,重瞳轻眯。

    “不要试图挑战我。”

    苏满愣了愣,她从来未见过苏简易多余的情绪,现在他是生气了吗?想到这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苏简易的力气太大,她试图挣开却是徒劳。

    一直以来,她害怕看着他的眼睛。但此时,却不得不看去。

    大概是看到了苏满眼中的水雾,也可能是感觉得出她在发抖。苏简易缓缓松开了对她的钳制,却反手将她搂在胸前,继而深叹了一口气。

    苏满全身僵住,心中突有一团乱麻,苏简易从没对她这样过。

    “苏满,你总是这样防备我。”忽然,苏简易温热的气息洒在她耳尖。

    是了,他一直清楚地明白,苏满对他的敌意和防备。

    苏满不禁在心中想着,之前一直努力维持的关系,今日起怕再也不会有了吧。明天起又要开始以什么样的方式度过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