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追爱成瘾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回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大一课程就要结束了。

    苏满心中无比惆怅,放假了就意味着她要回去。

    还清楚的记得上次回去是寒假的时候,苏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在年味的衬托下有些清冷罢了。

    林叔去火车站接她回来的路上与她闲聊,问她大学的趣事,问她这段时日的收获。

    他依旧是那么的亲切,和蔼,听着林叔问东问西竟觉得无比怀念,眼中不觉涌出一股热流,她装作不经意地抹去了。

    林叔与她说了很多,比如苏宅又添了新的阿姨,煮的饭很好吃;比如她的房间虽空着却又添一床新的被子;比如苏简易还是那么忙,清晨出去夜间回来是常有的事;比如苏简易交了一个女朋友,温婉恬静,灵动大方不失优雅。

    第一次,苏满对苏简易的事情感到好奇。

    虽然,已经听林叔说了童春。真正见到她时,苏满还被被震慑了。

    不得不说童春是美的,那双眼睛清凉的像沙漠中的甘泉,清澈明亮的如同一泓碧水,令人见而心生怜惜。可整个人却又有种坚韧的气质,这种气质一般不会出现再一个女人身上。她的身材高挑,和苏简易站在一起,苏满脑中除了“契合无间”就再也想不到其他的词来描绘了。

    想来,童春一定是经常出入苏宅,像极了一位女主人。见到苏满便帮着拎过行李;揽着她坐在餐桌旁;给她夹她爱吃的菜。

    苏满微微蹙眉,心中略有抵触,虽明白自己不属于这,但现今却真真切切的成了个生人。

    没吃两口,苏满就借口太累回房间去了。

    正简单收拾着衣物,叶子就打来了电话,电话那端沸沸嚷嚷的,叶子扯着喉咙喊着:“苏满,到家了吗,我跟我妈逛街呢,这里吵死了,你放假什么打算?”

    “唔我还没想好,想着过几天回姑姑家呢。”苏满把整理好的衣服放进柜子里。

    “苏满,不是我说你呀,你跟周树益是老乡吧?”叶子拖着长音,又是一副操碎心的语气。

    “对啊,你问这干嘛。”苏满不以为然。

    “你是要把我气死,夏晓琳都追人家里去了你知道吗,你干嘛呢?”叶子的声音颤颤巍巍,貌似是被她气的跳了起来。

    “把衣服收拾收拾。”苏满淡淡道。

    “苏大姐,你竟然还在这收拾衣服,赶紧约周树益啊,不然你这快到手的鸭子就被别人给抢了!”

    “哪有你这样把人当鸭子形容的,我不和你说了,先挂了。”苏满觉得再说下去耳膜都要被震裂了。

    叶子那边还在“哎哎哎”的嚷着。苏满心想,若她现在在她跟前,叶子肯定是要抓着她的胳膊,不把她摇散架誓不罢休的。

    稍顷,又有人打来。

    苏满看到来电显示心中已明白了大半,不用说,叶子在她这里没招,又去祸害周树益了。

    “喂。”不知道是不是叶子总在身旁瞎嚷嚷的缘故,苏满此时突然心跳加快,脸也跟着热了起来。

    “苏满,明天有时间吗?好久没回母校了,一起去看看吧。”周树益在那头爽朗地笑着。

    苏满能想到周树益一定是微微勾起嘴角,笑的时候眼睛微微眯着透着一股痞气。

    “好啊。”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说完自己也觉得诧异,随即一笑。

    “那我们明天上午十点学校见。”

    “嗯!”

    挂了电话后,苏满心中那抹不明的欢快慢慢放大了,心底甜滋滋的,回到苏宅的烦闷被这通电话一扫而空,回过神来苏满发现自己还在笑着,嘴里不知什么时候还哼起了歌,而且是周树益经常哼的那首。

    “咚、咚、咚”,有人敲门。

    苏满打开门,一看来人是苏简易,方才好转的心情又降了大半。

    “苏先生。”苏满微微颔首,礼貌的招呼道。

    苏满从不叫他叔叔,显得太过亲切,像苏先生就刚刚好,虽然生分却不失敬意。

    苏简易看过她,眼中流出的神情苏满猜不透,反正也从没看懂过他,她心里想着,索性也不去猜了。

    “苏满,你半年没有回家了,若需要什么我不在,可以找童春。”

    苏简易抬眸看了看床上散落的还没整理好的衣物,转而神情淡淡。

    他总是这样,淡漠的掩盖着一切,任谁也无法看透。

    “嗯。”

    她不太想继续和他聊下去,干脆顺从他来终止话题。

    沉默了半晌,苏简易伸手抚了抚她额前的发。

    “怎么瘦了,打给你的钱为什么没动。”

    苏满全身僵住,不明的,一股寒气,自心底扩满全身。

    她没有出声,也不知该怎么回复。对于苏简易的触碰,或者可以说是长辈对晚辈的“爱抚”,苏满从心底排斥。

    或许,她从未把苏简易当成叔叔看待。想到这她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二人之间的距离。苏简易将她的动作收进眼底,眸光暗了暗,俊美的轮廓透着冷峻。

    突然,他跨步上前,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逼到墙角,他的呼吸有些粗重,温热的气息擦过她的眼帘。

    “苏满,你以为,我放你走,就是为了让你这般待我吗?”苏简易沉声说着,面色却并无波澜,沉静如水。

    苏满吓得紧紧地阖上眼睛,她没想到刚才那不经意的抗拒,竟会将他激怒。此时苏简易靠的太近,她觉得她快要窒息了。她改怎么解释她刚才的举动?就算可以解释,那说出来又是什么后果呢?

    苏满理了理呼吸,撇开脸不敢看他。

    “苏先生,我要回姑姑家,明天就走。”苏满小声的说道。

    能想到的,还是逃吗?心底的怯弱,让苏满不禁对自己生了鄙夷。

    苏简易握在她手腕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她皱了皱眉,额角竟冒出一层薄汗。

    苏简易盯着她的眉,抬手想帮她拭去额角上的细汗却又作罢。他松开了钳制着苏满的手,转身背向她。

    “苏满,这是我最后一次放你走,就当是新年礼物,但是以后不会再有了。在这期间你好好考虑怎么接受这里。不要总是逃到你姑姑那里,作为长辈我尊敬她,但是你姑姑对我造成不了威胁,我想你要清楚。”

    苏简易说完便径直走出门去。

    苏满只觉得浑身发软,时隔半年,还是怕他,怕他盯着她,那双如鹰般锐利的双眼。

    苏简易从始至终都知道她心中有着怎么样的盘算,他简直看穿了她!她不敢想若再以这种态度对他,不知道将会面临着什么。

    第二天,苏满便收拾东西回姑姑家去了。当然,这次也没能和周树益回母校。

    苏满愧疚的同周树益说要回姑姑家的时候,她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失落,这让她的胸口闷闷的,仿佛塞了一团棉花,堵得她不停地叹气。

    周树益听到叹息后则笑出了声,说她像个傻孩子,总是轻易便被眼前的小事挡住,反而是他安慰了她好久,最后还祝她在姑姑家过一个好年,遇到有趣的事回学校一定要讲给他听。

    很神奇,听他说完苏满心里竟没那么堵了。

    后来,苏满没有回苏宅,大着胆子直接奔回了学校,苏简易竟也没去找她。

    想到这里,苏满明白了,苏简易自那时起便给了她半年的时间,当她再回到那里的时候,绝不可以再用那些态度待他。

    她心中沉沉的,想不出该如何面对一直以来抵触的“家”。

    当然,还有苏简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