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综影视之随心 > 章节目录 第24章 天外飞仙之翠娘8
    这时临安一霸想起牢房里林子兮的话,又见自己真的被洗脱了罪名,自然是对林子兮的话毫不怀疑了。他也不知道直接提妖物作祟好不好,只是直言直语罢了,于是,他搔搔头,讷讷地说:“大人他……不是因为被别人下了蛊咒么?”

    “什么?!”

    “什么?!”

    这话一出,四周又惊嚷起来了,“下蛊?”回味过来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有些惊慌。巡抚看着周围人的恐慌,想要阻止临安一霸信口开河。

    不过被打断了,那边元宝和小七董永心里一紧,揪着临安一霸焦急地问道:“你说的这个下了蛊咒是怎么回事?”

    临安一霸看了一眼小七恩人,憨憨地说:“是啊~听说县令大人因为被蛊术控制,所以做了许多错事,原来的县令大人不是这样的。”原来的县令大人还救了他,只是被害了,现在才变了的。

    董永他们一阵茫然,倒是旁边有一个中年男子长叹了一声,“是啊……原来的县令大人和县令夫人,是那样好的人……可是,县令夫人却为了那样一个人……”

    听到这句话,刚刚众人百般讨论都无动于衷的县令抬头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眼神微动,却没有说什么,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县令大人和县令夫人,那可真能称得上是神仙夫妇啊!还有小翠娘。县令大人为官公正,县令夫人温柔大方,小翠娘活泼可爱,常常到街上来买东西……”

    “是啊是啊!”旁边一个老婆婆哆嗦着接过话茬,“那时候县令夫人还是个双身子呢!还在我老太婆的摊子上买过布,笑眯眯地,一点儿架子也没有!”

    “唉……”这个话茬似乎勾起了大家的记忆,“多好的一个人啊,说没就没了……”

    “欸?我听说是为了救一个孩子?”

    “好像是因为县令夫人生产时出了差错吧?”

    “我也听过这事儿,不过也和那个孩子有点关系。那孩子没个良心,跑到路中间玩差点被马车撞了,县令夫人为了救他动了胎气,他爬起来一句话没说推了县令夫人一把就跑了……”

    “天可怜见的,当时翠娘那个小姑娘还在旁边呢!听说当时还痴了好久……也是县令夫人去得早,不然翠娘他们姐弟也不会没什么人管着了……”

    “那天……就是县令夫人……”一个头发枯黄随意扎起的老汉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说起又想到说这个不太好,不过见旁边有人凑过来听了,就压低了声音和旁边的人说着,不过那些话还是传入了默然的傅元宝、董永、小七和上官浩淇耳中,传到巡抚的耳中,传到县令的耳中,“大出血那天……正是圆月的时候呢!到后半夜,那圆月就被遮住了,你说怪不怪?”

    旁边那人搓了搓手,“作孽哦!那个孩子是谁啊?”

    “约莫记得,是叫陈什么的?”

    “陈?!不会是这个陈吧?”

    “那县令真的可能被下蛊了。他怎么可能会包庇那个陈员外家的人呢?”

    “唉……真是……”“老天怎么就……”“可怜……”

    “肃静!”见堂下的乡亲们越说越激动,巡抚拍了惊堂木,喊道。

    听了这么一会儿,他也有所了解了,一个人这么说可能是托,现在大家都这么说,那么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他虽然同情县令,可他毕竟没法证实县令真的被下蛊了,他受贿倒的确是事实。他最多也就只能从轻发落,不把范围扩大影响这位县令的家人。

    巡抚下定决心,叹了一声“虽然糊涂,但是罪不及妻儿”,正要宣判自己的决定,扫了一眼县令,忽然一惊,“宋县令!你怎么了?!”

    众人听到巡抚的话,连忙看向县令,只见他嘴角流出了黑血,还保姿势,脊背却挺得笔直。

    “大人!”“大人……”

    “县令大人!”傅元宝心里一惊,连忙围着县令,关切地问着。

    县令缓了一会儿,眼睛忽然亮了一下,抬手招了招,傅元宝他们循着县令的视线看过去,见是去而复返的林子兮,看着那道绿色的影子缓缓地走上前来,他们心里一紧,别过眼,不敢看她。

    林子兮眼神复杂地看着县令,“你……这又是何苦呢?”

    县令却咧开嘴笑起来,“呵呵……我知你如今的能力能照顾好圆圆,我也就……放心了……”

    “宋知县,你……”巡抚也复杂地看着知县。

    “宋知县……呵呵……呵呵呵……咳咳……我差点要忘了,我原来……还叫宋清风……”

    林子兮也是第一次听到县令的名字,宋清风?想起第一次进入他爹的梦境里看到的那个青年,霁月清风……倒也相合。只是后来,竟然成了如今的面貌……

    宋清风挣扎着看向巡抚,“请巡抚大人看在曾经同僚一场,放过下官的家人……”

    巡抚握了握宋清风的手,“……好”

    宋清风像是松了一口气,喃喃着“水至清则无鱼”,慢慢地垂下了手。

    巡抚走回堂上时看了一眼刚刚县令塞给他的纸条,忍不住喟叹……

    审判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陈员外的儿子杀人犯法,判赔偿家属的损失两千两,流放十年,宋清风,贪污受贿,着念其知悔改,又积极认罪,今罢免其职,待回京述职以后,再论。在此期间,由原通判暂时摄领其要务。巡抚如今奉命巡查各地,有权直接处置比自己小两级以下的官员,那个通判他也看过,虽然耿直了一些,为人还算正直,风评不错。

    在这些判定落下来时,宋清风身上忽然冒起一阵黑气,在公堂之上招摇了一瞬以后,散去了。

    周遭的人于是说宋县令是为了不让那妖物继续作祟才自尽了,没见那黑气离开了县令大人的身体以后就散了么?

    不过这些事和林子兮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她默默地让下人们把宋清风的身体抬回了府里,傅元宝和小七董永一句话也不敢说,陪在林子兮的身边。

    拒绝了傅元宝他们的陪伴,林子兮心里乱糟糟的,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还是被冲击到了。

    思绪飘远,不由地想起昨晚她去书房找她爹的时候……

    ……

    书房里……

    “翠娘……这两天知道爹的秘密了吧?”县令抬起笔悠悠地说。

    林子兮心里一惊,“您知道?”

    县令抬头看了她一眼,“呵呵……老了老了……许久没有做那时候的梦了……”

    “我……”林子兮想到自己前两天进入的梦境,有些讪讪地。

    “爹要多谢你……”县令摆摆手,“这些年有时候浑浑噩噩,有些事情云遮雾绕无法深想。前几天我又梦到了以前,这两次却和以往不同,没别的来干扰我。我看到了你娘以前的样子,看到了以前自己的样子,看到了除了悲伤,除了死亡,背后还有的新生和喜悦……曾经我们那么期待圆圆的到来,后来,却因为你娘的事,冷待了他这么些年,是爹对不住他,还好他有你这个姐姐。”

    “这些天我仔细想了想自己这些年的事,心里有许多感叹……梦中似乎看到了你的影子,想来你或许在为父不知道的时候有了一番奇遇。见你近来行事,应该能照顾好圆圆,为父就放心了。”

    林子兮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他的态度怎么一会儿一变的?“您怎么了?”

    “哈哈哈,没事,就是感叹一下。这些年混沌,如今清醒了开心嘛。不过还有件事事,这个……”县令递给她一个木盒,“里面有一些私产,你收好……”见她犹豫,笑了一下,“放心,都是干净钱……”

    林子兮被他这样一说,顿时顾不上想什么了,接过木盒,白了她爹一眼,“谁说我想这些了……”

    “哈哈哈!没想就没想,爹只是担心到时候爹一认罪,这些东西都没了,到时候,你可别来找我哭鼻子……”她爹大笑着,然后得意地说。

    “爹……你要认罪?”不知为何,林子兮觉得似乎有一些怪异。

    县令瞥了她一眼,笑,“怎么?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林子兮一梗,忽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想让他认罪,是因为她知道他染上了许多因果,还债去因果对他才是最好的,她可以救他。可是她作为女儿,作为爱父亲的女儿,违背原身的感情,这样盼着她爹去认罪,很伤人吧?是她飘了么?自觉得高高在上,一副鱼唇的凡人你们都不知道我的苦心的样子……对于大部分来说,他们不知道有来生,今生难求,可谁知来世?

    林子兮有些难过有些愧疚,吸了吸鼻子正要说话,忽然县令又冒出一句话,不同于他平日里和她开玩笑时候的语气,用的是无奈又带着些许儒雅的气息的语气,“好了,你不要逗她了……”

    林子兮难过的表情僵在脸上,抬起头,眼睁睁地看着有一团黑气慢慢地化为了人形,像人的影子一样从她爹身上冒出来了……冒出来了……出来了……

    “!”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