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综影视之随心 > 章节目录 第25章 天外飞仙之翠娘9
    那黑影卜一出来,就窜上了房梁,横铺在房梁上十分惬意的样子。

    见林子兮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和黑气相交甚好的样子,县令摸了摸鼻子,笑叹道:“这些年,难为梦兄了,被拘在我身边这么久,为我照顾儿女……”

    那团黑气闻言“哼”了一声,倒是没开口。

    林子兮愣愣地看着黑气,似乎还能看到那黑气在……翘着二郎腿?“这是……?”

    县令并不答,只是摸着林子兮的头发,言语有些酸涩,“这些年,苦了你们了……爹爹沉溺梦境,不愿醒来,梦兄见我执迷不悟,答应顺着我的意为我造梦,还辛苦地照顾你们。若不是那日你忽然闯入梦里,爹可能还会浑浑噩噩下去……”

    “喂喂喂!我也没短他们吃喝好吧?苦什么了?”那梦魔不爽地嘟囔着,“老子辛辛苦苦地养他们,结果还被惦记上了。不就贪财了一点嘛……老子也是为他们好啊,对于那些人来说,非要讨公道的话可别给先报复了。公道值什么?能给那些人家换几斤米么?还是钱财更重要的嘛,死了也不白死啊……呃……”随后声音愈发弱了。

    林子兮恍然明白了什么,想到第一次的梦里爹开心的样子,闷闷地抱住县令的胳膊,“爹……对不起……我……”

    “小丫头还委屈上了?”县令浅笑地拍着她的头,“爹什么时候怪过你?况且,你不是和别人说过了,爹只是被蛊惑了嘛?不过,偶尔清醒时看到梦兄处理事情的样子,爹爹自愧不如。水至清则无鱼,或许,爹爹真的不适合官场吧。”

    林子兮哑然,她还以为自己做得够隐秘了,却忘了她爹也可以去审问犯人……哦,不对,他身边还有这只梦魔大人在……

    况且,这个人是她这具身体的爹。她爹与她的关系那样好,别人可以指责,她却是不行,她有何资格?林子兮心下有些闷,可是如今已成定局,这件事情被揭露,是时也命也,已然注定。

    宋清风告诉了她一些陈年旧事和自己想要揭露“自己”近几年的错事,做回宋清风的决定,“不必要难过,为父是想你娘了,也为了,了结这段因果。”

    虽然如此,林子兮还是心下难安,忍不住和她爹说了许多,关乎因果,关乎未来,关乎来世……来安慰他。

    县令默了许久才说:“……那时候,你娘刚走,爹根基未稳,乡绅势大,后来去问陈员外,只想让那个孩子来你娘灵前烧一柱香,可他却拒不承认……我……心寒……”

    梦魔听到这个似乎有些不开心,默默地顺着墙壁飘走了。林子兮抬眼看了一下,没说什么。

    “那时候太过气愤,对你娘愈发愧疚。想着要是那时候多陪在你娘身边就好了,想着那时候她来邀请的时候不要沉迷公事一起出门了就好了,千悔万不该……”

    “而后,懦弱地沉梦十年……”

    最后,她爹幽幽一叹,“翠娘啊……你说如果能再见到你娘,爹会不会被她嫌弃呢?”

    ……

    ……

    林子兮跪在宋清风的灵柩面前,添了几张纸,想着梦里那一家子的幸福,有些难受,轻声道:“她不会嫌弃你的……她肯定会特别心疼地拉着你,说‘老爷辛苦了’,可能她还会抱抱你,为你整理整理衣冠……毕竟……娘她那么温柔,是吧,爹?”

    ……

    “哼!”林子兮正难过着,旁边传来一道冷哼声,伤心的心情微顿。

    此时是在停灵第一天,林子兮在宋清风面前跪了许久,到底担心圆圆受不住,就让他先去休息一会儿。

    瞥了一眼上方角落里憋屈的黑气,她撇了撇嘴,挥手让其他人下去了。梦魔见别人都离开了,化作傅元宝的样子,蹲在林子兮旁边,“差不多得了,你爹这是解脱,你干嘛还让自己受累?”

    林子兮就盯着梦魔看。

    梦魔瞬间得意地说:“哎呀,是不是很帅?这小子的品味差不多能赶上我了!”

    见林子兮转过头不说话,梦魔戳了戳她,“喂!好歹我也当过你老子一段时间的呀,你能不能尊敬我一点?”

    林子兮被晃了一下眼,回过神来扯了扯嘴角,捏住这个“傅元宝”的脸往外拉了拉,“你确定要我对着这张脸喊爹?”

    看林子兮黑着脸的样子,梦魔撇了撇嘴,又换成上官浩淇的严肃脸蹲在另一边画圈圈去了,林子兮不忍直视地撇过头,继续烧纸。

    过一会儿他又没事找事地凑过来,别扭地说:“你和老宋有这一番缘分,他来世会得偿心愿,和你娘好好儿的。那个……圆圆还需要人照顾呢。”

    “嗯。”

    “咳!怎么说我也和你父女一场,你有什么事记得说噢!我心情好的话可以帮你。”

    “嗯。”林子兮想起之前“爹”对自己的宠爱,心里一暖,嘴角微扬,点了点头,默默地添纸。

    “你还好吧?”没看到林子兮的笑,梦魔戳了戳她的肩膀。

    “嗯。”

    “……”见林子兮好像有点平淡的样子,梦魔有些沮丧。

    “喂?”烧完手上的纸以后,见梦魔耷拉着脑袋的样子,林子兮有些不好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啊?”梦魔愣了会儿,反应过来以后笑嘻嘻地开口,“我叫……梦千寻。”

    “你是怎么和我爹娘认识的?”林子兮有些好奇,照理说一个是妖,一个是人,怎么也不会这么要好的样子啊。

    “……”梦千寻忽然有些扭捏,“咳……不就是……爱吃了一点……然后……被捡回家了不是?……呃,你不怕我是妖吗?”

    “呃,你不是我‘爹’么?我有什么好怕的啊?”

    “嘿嘿嘿!”梦千寻傻笑着,“其实我原来是一只梦貘,不过后来的出了点事就变这样了,你信吗?”

    “……哦”林子兮不在意地点点头,见他乍然亮起来的眼,不自在地转移了话题,“不过你怎么会把……我教成那样子?也不说多给我请个家教什么的,最后养得那么……刁蛮?”林子兮难以启齿地说着,这确定不是仇恨么?

    “那样不好吗?”梦千寻立马被牵引了,听到这句话直想跳脚,“女孩子就是要娇娇俏俏地!要是养得一板一眼的,那才碍眼呢!”这样多好!

    林子兮仔细地看了看他的样子,确定他是认真的,真是这么想的,忽然,对他好感倍增,忍不住“噗嗤”一笑,“嘿嘿!梦千寻,你帮我个忙呗?”

    ……

    拜那日回忆县令夫人二三事所赐,宋清风又“为了不被妖魔控制”而自尽,乡亲们对前县令大人好感倍增,第二天,不约而同地前来吊唁。他们神奇地发现,原以为只有翠娘一个女娃不知道怎么样撑起门户的宋家,居然还有一个那么俊俏的表哥!

    乡亲们虽然好奇,但也知道此时不是打听消息的时候,只是感叹了一下翠娘和圆圆虽然没了爹,但是好歹还有表哥撑腰,看那表哥给人的感觉,是个靠得住的,翠娘姐弟以后应该也不用担心了。

    终于放学的傅元宝、小七、董永、上官浩淇和偷溜出来的赛金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林子兮亦趋亦步地跟在“表哥”身后朝来吊唁的乡亲们鞠躬致谢的样子。

    实际上……

    “梦千寻~”林子兮戳着他的腰,“没想到你化作人形还挺俊俏的呀,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挺像那么回事。”

    “嗯哼( ̄ ̄)”梦千寻面上维持着淡定实则心里早就得意地转圈圈了,“我平时只是比较低调┐(─__─)┌好歹我也是做过几年‘大人’的啊,嘿嘿嘿!”

    “翠娘……”傅元宝看着这似乎“郎才女貌”的一幕,心里酸的要命,死命地安慰自己,这人,没自己白,衣服没自己好,没自己帅,翠娘肯定不会看上他的。不过到底没忍住,走上前挤到两人身边,梦千寻见是自己刚刚化身过的人,摸了摸鼻子,往旁边让了让。傅元宝却认定他别有居心,瞪了他一眼,转身关切地看着林子兮,“翠娘……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你们来了啊。”林子兮平静地看着傅元宝和他身后的董永、小七、上官浩淇和赛金。

    “翠娘……”小七怯怯地站在董永旁边,一脸愧疚。

    林子兮看了一眼他们几个有些担心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脸,告诉他们其实他们没喝那瓶药水,公堂上一切都是他老爹和旁边这位装出来的。

    李勇他们那日来看她,虽然中途假装上茅厕时要在井里下推心置腹水,可一时被井边的一株样貌奇特的树吸引了去。这些天的“爹”早出晚归的,也没有趁机得罪下人,也就没有下人往井里倒被林子兮恢复味道的剩菜剩饭然后不小心把井边的药水撞入井里。

    逝者已矣,她理解他们的做法,甚至之前给临安一霸申冤也是自己提出来的,最大的推手可以说就是她,她有什么好和别人计较的?

    因为知道前缘旧事,她虽然难过,也有些对原主感到抱歉,但是她知道对于这个讲求因果的世界而言,宋清风的结局已经算好了。况且,在知道梦千寻才是这段时间让她感到温暖亲切的“爹”时,虽然有点渣,但她对宋清风的死,愧疚又淡了一些,所以面对着这些直率的少年,刚死爹的她还挺平静的。

    “嗯,多谢你们来看他最后一程。”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