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峡谷办学院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再逃
    “疾风骤雨!”

    看到那双眼神的瞬间,赛内思就反应了过来!

    那个杀害风中挥矛阿马尔的画家!

    他居然还敢找上门来!

    全然没有一丝畏惧,而是无穷无尽的愤怒!

    全神贯注地赛内思,如一道幻影,双手闪着红雷,狠狠朝画家拍下!

    然而那个画家,眼前这个邋遢踢腾氏男人,只是愈发诡异地笑着。

    他的五官仿佛不像正常人类那般,而是像一幅抽象却具体的肖像画,望之生寒。

    哈沙疑惑地看着那位踢腾氏族人走过去以后,赛内思似乎呆滞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赛内思!”哈沙大声招呼着。

    有人在叫我?

    我不是把那个画家撕了吗?

    为什么我一动都不能动?

    赛内思心中开始有些急了起来。

    “赛内思!醒醒,乌代他们还在等你!”哈沙着急地走了过去。

    这时圣树上的维罗妮卡也注意到了下方的异动,聚神看去。

    发现赛内思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而一个来访的异族男人,站在他面前。

    双手的姿势,像是准备画一幅赛内思的肖像画。

    哈沙大声叫着朝他们走去,那个男人似乎非常敏感地停止动作,对于自己在作画时被打扰。

    他显得有些暴躁地用力甩了下手,转头朝哈沙望去。

    哈沙也离他们越来越近。

    维罗妮卡立刻反应了过来,然而无法即刻赶到阻止,急忙地大声叫到,“停住!哈沙!”

    赛内思眼睁睁看到哈沙走过来,而面前的画家转身朝他看去。

    快走啊!他在内心里大吼。

    维罗妮卡手上的白色外壳笔瞬间变形,形成一对翅膀,从圣树上跃起!

    在自家院子,葡萄藤下的迪里奥,眼神一凝,抬头仿佛跃过阻隔的视线,朝这边望来。

    这一瞬间,赛内思疯狂地调动体内源力。

    仿佛被困在茧里的蚕蛹,疯狂地敲动声音。

    滋滋滋……

    源力的触碰,导致鲜血慢慢渗了出来。

    咔擦……啪啦!

    壳破了!

    血之饥渴触发,加持众星之子索拉卡的治愈效果!

    对自己的治愈,即是对敌人的伤害!

    “流星堕落!”

    星空不规则的扭动,一颗硕大的映射着星光闪烁的火红大球,瞬间轰向了刚刚转身的画家!

    这个邋遢恐怖的男子只好停住步伐,单手凭空而动,像是铺平一张白纸。

    堕落下来的流星火球,像是被黑洞吸收了一样,转眼消失。

    这次攻防之间的片刻,维罗妮卡也从圣树上飞了下来。

    而本来前行着的哈沙,像是被固定了一般,一动不动呆滞在原地。

    再次强行使用神器的维罗妮卡,嘴角带着一丝明显的血迹。

    画家忽地双手虚抬!

    好像面前是一座至一教会的新教堂里,暂时空无一物的墙壁。

    等待着他去描绘一个个传神具体的图像。

    他的右手,缓慢画上了第一笔。

    维罗妮卡不顾身上的伤势,突然飞扑至赛内思身旁,和他一起飞滚到一旁的地上。

    而赛内思刚才所处的地面,有一道散发着灼热气息的深深裂痕,像是被一道无往不利的画笔深深地刻下。

    画家双眼愈加通红,看到这一幕,声音像是牵扯着喉咙,从牙齿间传出,“那你们一起死吧!”

    说罢,他左手虚空一按。

    仿佛规定了一幅画的大小篇幅。

    赛内思只能感受到依偎在一起的维罗妮卡,和足下方圆几米的范围。

    而这之外仿佛是一片灰暗的虚空不可见。

    维罗妮卡嘴里流着鲜血,她短时间内连续强行在受伤的情形下运用源力,本来在安稳恢复的身体,又一下子变得更为严重了。

    赛内思默唱催使,“星之灌注”。

    温暖的星光宣泄在维罗妮卡身上,慢慢止住了她的流血。

    这时候,我必须保持高强度的注意力。

    对了,“冥想”可不只是休息打坐时才能用,赛内思眼睛一亮。

    完美级“冥想”的使用,他闭着双眼,抱紧维罗妮卡,感受着周围的一切。

    画家右手再次移动看不见的画笔,描绘第二笔。

    一道如刀一般的切割气劲向赛内思拦腰斩来!

    “疾风骤雨!”

    赛内思抱着维罗妮卡,仓促间却是躲过了那道气刃。

    气刃在地面上,像是大地被震动了一般,深深地割出一道裂痕。

    画家噙着嘲讽的笑容,像是知道了赛内思的底细。

    左手跟上,右手一起,像要画上一道从画幅底端到顶端的一笔长线。

    凝神感受着的赛内思,仿佛知道这小片天地间,一道通天彻地的裂痕将要袭来,而他却躲无可躲。

    冷汗从额头上冒出,咬了下牙,认命一般地,赛内思死死将维罗妮卡护在了身下。

    ……

    乌代的房屋内。

    乌代哈哈笑道,“当然可以,赛内思绝对会乐意尽最大的努力帮踢腾氏族人的忙,你尽情放心。”

    骑鳄冲拳也轻松一口气,完成了一个任务一般,向乌代行礼表示谢意。

    乌代疑惑自语道,“按照时间,哈沙早应该和赛内思过来了啊”

    ……

    “去死吧!”画家癫狂地说道,洋溢着马上大仇得报的快感。

    “未经允许,外人不可随意进入他人住居。犯之,最高可按杀人者处理!”

    画家完全意料不及时。

    束缚赛内思等人的禁锢已消失不见。

    反应过来的赛内思,立马抱起维罗妮卡扑腾闪烁到一旁。

    哈沙迈着前进的步伐,却是被禁锢久了一番。不知所措地跌落在地上。

    而拿到斩向赛内思的笔气像是被排斥一般,调转方向,轰向了天空之中。

    抬着两只通红不似人类的双眼,看向来者。

    一个阿兹特科人打扮的,普洛克人?

    他嘶哑着喉咙用普洛克语说道,“三阶顶级的‘秩序’修持者,你是谁?”

    迪里奥没有理会,仿佛知道面前的不是真人一般。

    皱着眉头,望着画家,似乎要看向更远处的地方。

    画家嘿嘿一笑,知道自己也无法奈何修得源力的赛内思和维罗妮卡,竟转手对着哈沙的方向。

    画了一笔。

    “放肆!”迪里奥双眼一瞪。

    那扑向哈沙的画劲,就反转割到画家自己身上,一大块血肉掉落在了地上。

    ……

    巨响清晰地响起,在每个房屋都能听得到。

    骑鳄冲拳应声而起,“这是什么声音?”

    乌代拧着眉也严肃了起来,起身,快步朝屋外走去。

    骑鳄冲拳等人也急忙跟上。

    ……

    画家不以为意地疯狂笑着,又起了一道画劲,扑向哈沙。

    毫无意外地,那道画劲再次反转自身,他的一条腿被切割了下来,但是奇怪的是,这次却不见血液。

    观察到这一点的迪里奥,瞬间反应过来。

    一指指向掉落的血肉,一指指向天空。

    “以此为初”

    “去!”

    霍兰氏驻地外不远处,一个黑装中短发男子,刚刚接上的本不属于自己的双腿,瞬间被切割了下来!

    画家的脸色第一次大变,铁青着脸,痛苦地嘶吼起来。

    这时,在地上已反应过来的赛内思,看向痛苦翻转的邋遢男子。

    “疾风骤雨!”

    像一道无法阻挡的旋风来到邋遢男子面前!

    清晰地看到邋遢男子,痛苦扭曲的五官,身上散发的不似人类的死气。

    赛内思猛地伸出双手,巨大红雷闪烁!

    “天、雷、破!”

    “你要干什么?!”这时,从远至今急急传来骑鳄冲拳的声音。

    “赛内思!”乌代的同时声音传来。

    “给我破!”红雷猛烈撞击在邋遢男子身上,将他全身爆裂开来!

    骑鳄冲拳震惊到不能言语,无法相信地震惊地看到挥洒星光,当着有两个普洛克人的面孔,将踢腾氏族人乞食懦夫杀掉。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