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黎明手札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心在深海,梦魇!
    像是溺进了深海之底,压抑地几乎喘不过气来,眼前是大片大片的蓝黑色,一点点的微光显得格外珍贵。

    想要伸出手去触碰散在深海中这点零星的光,眼前的画面却突然支离破碎,手指也一点点碎成光点,心脏骤紧。

    一种失重感突然袭来,仿佛整个人跌落到无尽深渊之中,并且在不断地下落,无休无止。

    “阿凡。”

    “阿凡。”

    “阿凡”

    黑暗中是谁在叫他的名字,一次又一次?

    …………

    现实中的云姬紧盯着床上像是被魇住得凌子凡,眉头微皱。

    自从那天凌子凡去解决远郊的恶灵,遇上车祸事件已经四天了,凌子凡只要一睡着就是这个状态。

    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还会这样?梦魇怎么会又生出来了?

    只有寥寥数人知道在猎灵界有着“绝对清理者”之称的王牌猎灵者凌子凡的身上曾经寄生着一只魇灵。

    魇灵的攻击力并不强,但极为难缠,一般诞生于强烈的执念之中,以惊惧,愤恨,懦弱……等等负面情绪为食,最是擅长唤醒人内心深处的阴暗面,有魇灵寄生者,往往会死于梦中。

    而凌子凡曾被魇灵寄生了三年,在经历了三年的夜夜难以安眠后,凌子凡终于成功把魇灵拔除。

    远郊的事情不足以让凌子凡这样,所以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催生了梦魇?

    来不及思考太多,云姬用手帕仔细擦掉凌子凡额头上的冷汗,随后快速地用右食指在左手腕上虚空一划。

    深蓝色的血液缓缓流出。

    云姬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血液喂给凌子凡,一向艳丽的眉眼流露出几分少见的柔和。

    等凌子凡终于平静下来,可以睡个安稳觉的时候,云姬止住血,唇色有些发白,甚至连脸上的泪痣好像都黯淡了不少。

    伴生灵和其它的灵还不一样,实力的的确确是拔尖的,但修炼起来却格外不易,每滴血里面都蕴含着极其精纯的力量,失去血液,就等同于失去力量。

    云姬前几次就打算喂血的,但都被凌子凡拒绝了,之前凌子凡虽然有梦魇,但靠自己完全可以醒过来,但今天……

    于是云姬忍不住了,还有什么能比本体是上古异兽冉遗鱼的她更适合应对梦魇呢?

    《山海经》记载:英鞮之山,上多漆木,下多金玉,鸟兽尽白。涴水出焉,而北流注于陵羊之泽。是多冉遗之鱼,鱼身蛇首六足,其目如马耳,食之使人不眯,可以御凶。

    冉遗鱼正是梦魇的克星。

    如果不是凌子凡不肯,只要喝上云姬的血不到一个月,凌子凡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梦魇了。

    子凡大人,上一次云姬没在你身边,这一次不会了,哪怕拼尽性命,也要让你一切安稳。

    这是伴生灵对主人的忠诚,也是云姬对凌子凡的心甘情愿。

    …………

    清晨。

    凌子凡醒的时候不同去前几天的疲倦,反而活力充沛。

    他揉了揉太阳穴,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云姬。”

    凌子凡视力极好,一眼就扫到云姬手腕上浅浅的一道红痕。

    “大清早的叫我做什么?”

    “不用这样,我可以解决的。”

    云姬瞪了凌子凡一眼,开口说道,“我是你的伴生灵,我有守护你的责任。”

    见到云姬的执拗,凌子凡知道没必要再多说了,他沉默了一会儿,“手腕还疼吗?”

    在凌子凡的印象中云姬是很怕疼的,偏偏受伤后又恢复的很慢很慢。

    云姬不在意地笑笑,“一点都不疼了。”

    这点疼比起当年云姬要找到凌子凡所受的伤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

    自从凌子凡离开,没人心疼的云姬已经不再怕疼了。

    凌子凡便不再说话了,只是把抽屉里的药扔给了云姬。

    等凌子凡洗漱和吃完饭后,他便立刻开始翻阅资料了。

    凌子凡的梦魇的确已经拔除了,但他现在又开始出了现被梦魇缠上的现象,或者与其说是梦魇,不如说是某种预兆……

    实际上像凌子凡这样拥有时间天赋的人是很少做梦的,一旦做梦了,往往带有预知的色彩,想到这里,凌子凡的眸光冷了冷,他的梦看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呢。

    深海。

    黑色。

    窒息感。

    感觉熟悉,偏偏就是想不起来的声音。

    这究竟是在预示着什么?

    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东西,到底忘记了什么?

    一目十行地翻阅着一本本资料,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找到了,是这本《解灵说》!

    当预兆为深海窒息时,暗示着将面临内心深处的恐惧,遗忘,暗示将面临困境,或处于生死攸关的时刻。

    恐惧,遗忘,困境。

    生死攸关。

    看来的确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这几年来灵的暴动事件越来越多,偷渡到现世的灵也越来越多,敏感的人早就察觉到了异样,灵界在筹划什么?

    凌子凡想,估计他今年的假期又要泡汤了。

    就在这时,凌子凡的电话响了起来,当看见上面熟悉的号码时,凌子凡的指尖颤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接通电话。

    “小凡。”

    熟悉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过来,给了凌子凡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对面叹了一口气,又说道,“回家吧。”

    凌子凡一言不发,握着手机的手却紧了紧,连指尖都有些泛白。

    凌子凡,冷静下来,没什么的。凌子凡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我知道你在听。”

    “小凡,我很想你。”

    “回家吧。”

    凌子凡十分怀疑这几天自己犯太岁了,要不然怎么这么多的烦心事一起来了?

    凌子凡从不怕麻烦,可电话对面的人实在是个超级大麻烦,凌子凡一点也不想理会。

    二话不说,凌子凡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玲声响起。

    挂掉。

    玲声再次响起。

    再挂。

    …………

    一条短信进来。

    “小凡,再不接电话的话,就抹掉云姬的灵纹怎么样?”

    疯子!凌子凡接通电话,上来就听见对面人低沉磁性的声音。

    “小凡,我不愿意威胁你,回家吧。”

    “不然,谁知道我会做出来什么事情?毕竟三年没见到你,我的脾气有点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