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黎明手札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对不起!我来晚了
    拜大名鼎鼎的血之即墨为师,不知道是两界多少人和灵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凌子凡却摇头拒绝了,“抱歉了,前辈,我已经有老师了。”

    即墨被拒绝也不恼,反而提起几分兴趣,问:“你的老师是谁?”

    凌子凡握剑的手紧了紧,眼神中含着即墨看不懂的意味,“前辈应该听过她的名字,皇灵羽。”

    羽?何止是听过!即墨这一生极少有甘拜下风的时候,但他却必须承认皇灵羽是真的惊艳绝绝,羽被誉为灵界的明日之光,其风华气度在其死后多年仍被无数灵怀念,只可惜羽英年早逝……

    不过……即墨好好地回忆了一下,羽难道不是被猎灵者杀死的吗?她的弟子怎么成了猎灵者?

    想到这里,即墨看向凌子凡的眼光已经有些变了。

    “卖师求荣?”

    这是即墨格外看不起的一类人。

    凌子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我看起来像卖师求荣的人?”

    即墨仔细地打量起凌子凡,眼神清正的很,不像。

    羽的死的的确确是和凌子凡脱不了干系的,但要说凌子凡卖师求荣纯粹是在胡说八道,当年的凌子凡因为羽的事情,和家族决裂,孤身一人来到北盟闯荡。

    他到北盟的这一路究竟有多艰难呢?被家族里的别派势力刺杀,被羽的拥护者疯狂围杀……

    一万七千里的路程。

    十二天的不眠不休。

    上百次的刺杀封堵。

    十九岁的凌子凡无数次濒死,又无数次从死神那里夺回自己的生命,才造就了今日的“绝对清理者”。

    他失去羽的那一年,也失去很多其它的东西,并且第一次真真正正地看清了这个世界的残忍。

    但最为难得可贵的是凌子凡在看透这个世界阴暗面之后,仍然坚守住了心中的底线,没有在一次次的杀戮中迷失自己。

    “其实羽都死了,你完全可以再拜一个师父。”

    即墨这样说到,在即墨的逻辑里,再强大的人或灵死了就算结束了,活着的就该向前看,为了变强,再拜一个师父真的十分正常。

    “不了,谢谢前辈的好意,凌子凡只认一个师父。”

    在这件事上,凌子凡有他自己的执拗。

    即墨有些惋惜地说,“可惜了你的剑道天赋。”

    凌子凡将从喉咙里涌上来的血咽下去,有些无奈地看着即墨,“前辈,你是要留下吃晚饭吗?”

    听得出凌子凡是在委婉地赶自己走,即墨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急躁吗?”

    看起来比凌子凡还要面嫩的即墨一本正经地用老气横秋的语气说出这样一句话,其实是很违和的,有点好笑。

    凌子凡却笑不出来了,讲真,灵力严重透支的感觉很不好受,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现在的虚弱,连站着都成问题,有种下一秒就要倒下的感觉。

    即墨在临走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你的命,现在可是非常值钱的,努力活下来吧。”

    即墨不在乎悬赏凌子凡的奖励,是因为特殊原因今天才来走个过场,不代表其他实力强大的灵对这份奖励不会眼红。

    所以完全可以预料到凌子凡接下来的生活有多刺激。

    确定即墨彻底离开的凌子凡终于支撑不住,连维持手中的十方戮世剑都做不到,失去支撑的凌子凡单膝半跪在地上,气喘吁吁,冷汗直冒。

    还真的是狼狈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凌子凡现在本应该把云姬叫出来,让云姬扶自己回去,可只要一想到云姬看见他受伤后会有的表现,他就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算了,还是歇一会儿,自己回去吧。

    至于凌子凯那边……

    “小凡……”

    听到这声音的凌子凡整个人都僵住了,他缓缓地抬头看去。

    离凌子凡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处,那个人逆光而立。

    与凌子凡偏向东方人的长相不同,凌子凯有着一张纯正的西方脸和金色短发,五官深邃迷人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灰色的风衣下是黄金比例的身材,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和属于上位者的压迫感。

    然而就是这个看起来就知道是久居高位的人,在看见凌子凡的第一眼就红了眼眶。

    “小凡……”

    凌子凯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着的,他无数次设想过和小凡重逢的场景,却没想到会是今天这样。

    只是算计着时间到了,小凡还没来,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耽搁了,于是就用了瞬移,结果就发现是真的出事了!

    第二次了,小凡第二次在自己面前受伤了。

    凌子凯一双琥珀色的眼睛里填满了暴虐,浑身的杀意浓重得几乎可以化为实质,空气仿佛都凝住了。

    这也太尴尬了吧,果然自己最近在犯太岁。

    凌子凡颇为无奈地想要捂住脸,却忘了自己的右手已经严重受伤,一抬起就疼得要命,脸又白了一分。

    一直密切观察凌子凡的凌子凯心头一跳,迅速地收敛起身上的杀意来到凌子凡面前,在凌子凡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弯下腰,轻轻地抱住了凌子凡。

    一道温柔得有些令人心酸的声音在凌子凡耳边响起。

    “小凡,对不起,哥哥来晚了,对不起。”

    被突然抱住的凌子凡浑身僵硬,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

    凌子凡发现自己错了,他以为自己可以足够冷静地去面对凌子凯,可当这个占据了自己接近九成人生的人真的站在他面前时,他做不到冷静了。

    他想去推开凌子凯,奈何实在没力气,只能被凌子凯以一种很熟悉的方式抱着。

    凌子凯大了凌子凡七岁,早早就承担起长兄的责任,在无数次凌子凡跌倒时就这样弯腰去抱他。

    作为真正的天之骄子,凌子凯从未折过腰,除了对他最亲爱的弟弟。

    那时候他们的感情多好啊,凌子凡有全界最好的哥哥,凌子凯有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弟弟。

    “小凡,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是哥哥来晚了。”

    凌子凯小心翼翼地抱紧了凌子凡,像是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

    这是他凌子凯血浓于水的亲弟弟,他最珍贵的宝藏。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