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庶长子 > 章节目录 第 175 章 喜讯
    贾政来到后院的时候,贾母房中已经集中了很多人,凡是在贾府中有些头脸的仆妇,都过来向贾母贺喜,而贾母坐在正中间,脸上都笑开了花,但凡是有人来贺喜,她便命人赏,贾母房中现在是热热闹闹欢欢喜喜的。

    贾政一进入贾母院中,就有人向里禀报,贾母房中的丫鬟婆子,一听说贾政来了,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贾母素来爱听恭喜的话,她们这一住嘴,贾母不由得就皱了皱眉头。

    贾政进入贾母房中,众丫鬟婆子敢忙行礼,除了几个有身份的丫鬟婆子,其他人然后便退了出去。

    贾母不高兴的对他说“我这里好容易热闹一会,你一来他们就都走了。”

    贾政赶忙满脸带笑赔罪“都是儿子的不是,儿子这一回来是给母亲道喜的。”

    贾母听了他这话,脸上也露出笑容,“大哥儿还是很争气的,这才多长时间,就挣下了一个爵位。将来看来一定是有大出息的。”

    贾政也陪笑着说道“大哥这一次得了个三品将军,还能再往下传一两代,就是他现在什么也不做。我也没有什么话说了。”

    贾母听他这话,满脸的不高兴的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赶快给我闭嘴。我们大哥儿将来一定有更大的成就,要按你这么说你的祖父和父亲现在也不过是不知名的小官。哪有荣国府的今天?”

    贾政知道自己失言了,能陪着笑说好话道“是儿子的不是说错了话。大哥儿将来的成就,一定不比父亲和祖父差。”

    贾母听了他这话,这才把他放过,“这还像句人话,以后可不要说这些丧气话。咱们家现在越来越兴盛,将来一定会更加兴盛。到时候让别人知道你说过这话,可不让人笑话了去。”

    贾政陪再笑了,向贾母寻问道“大哥儿现在已经有了爵位,是不是应该给他起一座府邸?”

    贾母听了他这话不高兴的说“现在还没分家呢。怎么就想把大哥儿往外赶?”

    贾政连忙解释道“母亲说的哪里话来?我怎么就把大哥儿往外赶了?我的意思是说,给他起做府邸,以后他回来了,接待同僚面子上也好看些。”

    贾母不高兴的说“那现在就更不能动了,谁知道以后大哥儿还要升多大的官儿。现在忙着把宅院盖起来了,以后他回来了。万一不合用怎么办?拆了重建?”

    贾政这时候你也明白贾母的意思,一是害怕起了宅院,贾珂回来必然要分出去过,怕万一和家里生分了。二是如果贾珂再立军功,皇上再有封赏这宅子恐怕就要废了,而贾家现在也只是收支刚刚平衡,还经不起这样的浪费。不如等贾珂回来,再做打算。

    贾政想明白这些之后,陪着笑对贾母说“还是母亲想的周到,儿子我只顾眼前,当你是没有母亲看的长远。”

    贾母也笑着说道“你们哪里经过这些事?当年打仗的时候,许多人一月之间就能迁好几次,那时候才乱呢。有的人家刚刚带好屋子,但是不符合规矩格局太小,最后只能重建。这样的人家也不是一两个。”

    贾政陪着贾母说笑几句,便要告辞。

    贾母拦住他问道“你且站一下,我问你,周姨娘那你准备怎么处置?”

    贾政被家母问愣了,不知所措的说“母亲的意思是?”

    贾母没好气的看着他一眼,“她现在的儿子是咱们家族最出息的,她有这样大的功劳,不得奖励奖励她。”

    贾政皱着眉头,思考半晌说道“母亲,儿子觉得她现在的位份已经够高了,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升了。”

    贾母瞪了他一眼说道“既然不能给名份,就给点实际的嘛。她现在是不是还住在那个小院子里?给她换个大一点的院子,多派几个下人伺候着。这样不违反礼法吧?”

    贾政一听这话恍然大悟,“儿子这就去准备,把荣禧堂旁边那座精致的小院让给她住。”

    贾母这才欣慰的说道“这才对嘛。她住的舒服,将来大哥儿回来看着也高兴。也给下面立个榜样,让人们知道,咱们家是有功必赏的。”

    贾政这才信服,贾母对他接着说“行了,没事你就回去吧。你在这里他们都不自在。刚才好好的在一起玩笑,你一来他们就都躲了。”

    贾政这才躬身施礼,退出贾母房中。

    再说周姨娘现在贾府中地位超然,她已经到了丫鬟们能够爬到的最高位置,并且因为生了个好儿子,所以母以子贵。而贾珂升的守备,她身旁的这些小丫鬟都水涨船高。在府中都抖了起来,经常对别人说的话是,“我们也不贪这府里的什么东西,我们大爷最后都能置办下。将来搬出去,我们还跟着我们姨娘身边伺候着,就像老太太跟前的那些丫鬟似的。”

    这些话不知怎么就传到王夫人耳中,她对这些话,即是恼怒又有些欣慰。恼怒的是贾珂把她的儿子比了下去,现在贾珠还在房中修养。至于什么时候能好,就要看老天爷的。欣慰的是他们还算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这些家产都是他两个儿子的,不来和他们争夺。不然以贾珂的本事,贾政弄不好,真的会把荣国府让贾珂继承,毕竟有时候在家族传承上,嫡庶之分也不会那么清晰,而且贾珂还有长子的名分。

    而赵姨娘听了这话,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跟了贾政这么长时间。肚子就一点没有动静,刚开始还有些自怨自叹。后来有一次和自己母亲抱怨,她的母亲便留神了,去找了几位有精神的老嬷嬷,把她的话这样一学,这些老嬷嬷就明白怎么回事。

    嬷嬷们告诉她回去之后要让赵姨娘,吃饭时当心注意。当年周姨娘能够怀孕,很多亏了老太太身边的嬷嬷见多识广给她提了醒,这才能有了贾珂,也有了周姨娘如今在府里的风光。赵姨娘从母亲口中知道这个消息,便暗暗留了心,从此之后只吃母亲带来的食物,贾府的山珍海味,碰也不碰。

    而今天周姨娘,正要让小丫鬟们去大厨房领午饭,突然夏麦就从外面跑着进来,还气喘吁吁的,这是跑了不少的路。

    夏麦再也不同往日了,她现在是周姨娘身边唯一领一两银子的大丫鬟。虽然说不能和老太太与王夫人身边的那几个相比,但是在这府中也是头一份了。不过她爱八卦的小毛病,还是改不了。有时间就到处乱窜,打听各种小道消息,然后回来和周姨娘学说。

    周姨娘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又得到什么不得了的消息了,平常这种情况下,周姨娘都会满足她的小小的虚荣心。所以今天也不例外,见她跑进屋里来,就问道“又有什么消息?是赵姨娘的,还是大老爷的?”

    夏麦这时候兴奋的脸都变红了,张着嘴要说话,但是因为兴奋一时又说不出来。

    周姨娘看她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不着急没人催你,歇歇再说。”

    夏麦却没有管这些,而是过来不顾礼仪的抓住赵姨娘的手,兴奋的小脸通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