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修仙世界养猪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归来
    浦江市,高铁站。

    九月的浦江仍骄阳似火,整个大地都仿佛置身在熔炉之中。

    可是。

    此时的高铁站台却有一股让人皮肤发寒的压抑。

    这压抑的源头来自负手而立的林凡。

    林凡剑眉一凝,寒芒微露,暗道。

    “十年了!”

    “十年前,我侥幸不死,十年后,我必拿你们的命祭我父母在天之灵!”

    十年前,林氏家族在浦江市可谓是与如今的刘家、蒋家是三足鼎立般的存在,实力不分伯仲。但一场再普通不过的家族宴席是彻底改变了原本属于林凡富家子弟的命运。

    那一夜。

    林凡父母中毒身亡!

    罪魁祸首就是他的二叔!

    贪图家主位置的叶国峰!

    要不是林凡的师父青玄仙人路过浦江市,他只怕也早已坟头生草!

    他至今记得当时叶国峰给自己灌毒药的时候说的话。

    “你这个废物,若不是你爸执意要让你当继承人,我也不会下此手段,现在让我救你父母,简直是痴心妄想!你爸妈我会竖碑立墓,而你就弃尸荒野吧!”

    没有人知道林凡这十年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当他已然踏足浦江市的土地时,那些让林凡受尽苦难的折磨又算的了什么!

    “蒋顾成,刘全志你们两个老匹夫,如果不是你们从中挑拨,叶国峰那个王蛋就不会跟我父亲反目成仇!”

    “刘北龙你抢我未婚妻之事,我也会一并跟你算清!”

    叶凡收回气息,虽然是不禁意间散开,但他如今携带的煞气可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尤其是在这种炙热的阳气与煞气相冲的情况下更是危险,体质差点的人可能会因此休克。

    当所有人浑身一松时,始作俑者已经坐上的士,扬尘而去。

    而他们并不知道身边曾走过一个看似普通,实则身怀恐怖的青年。

    立交桥上,林凡看着高楼林立的浦江市,目光深邃。

    司机话挺多,语气也很喜庆。

    “今天你走运呐,刘家二公子结婚,掏钱给了公司赞助,所以今日坐车你能省一半的钱哩。”

    “瞧看车顶的横屏没,祝刘北龙与胡玉婷今日大婚,啧啧,这有钱人结婚就是大手笔。”

    嗯?

    刘北龙、胡玉婷今天结婚?

    还真是冤家路窄。

    林凡上车时还真没有注意,他冷笑:“真是赶上了好日子!”

    胡玉婷是谁?

    正是他的那位未婚妻!

    林凡十七岁那年就在双方父母安排下跟同岁的胡玉婷见了面,并定下了亲。

    一开始林凡觉的胡玉婷挺好,人不仅漂亮身材也丰满,可林凡万万没有想到这胡玉婷竟脚踏两只船!那日他亲眼所见,她跟刘北龙在公园偷情!

    十七岁的林凡还是生长在温室的花朵,他气愤的上前阻止,可刘北龙这个常年混迹在校外的二代,哪里怕林凡。

    反而因为破了他的兴致,暴打了林凡一顿。

    林凡清楚回忆到胡玉婷看着自己狼狈的目光。

    里面掺着不屑,窝囊,鄙视!

    确实。

    林凡自嘲一番。

    以前的他太过仁慈了!

    以至于是谁都可以捏一下他的脑袋。

    林凡向司机说道:“他们在哪举办婚礼?”

    “星罗国际酒店。”

    “现在改变目的地,前往星罗国际酒店。”

    既然老天给了这样的安排。

    岂能放过你们!

    将近傍晚,一辆黄色的士停在一颗散落枫叶的枫树下。

    星罗国际酒店外。

    林凡下了车后,看着星罗国际酒店大楼高悬在上发着柔光的名字,有些恍然,他小时候最喜欢这里酒店厨师做的牛排。温情随着林凡目光的下移时,他眼睛陡然一缩,在酒店的牌匾下方一个刘字logo跃然在上。

    林凡负手而立,身坚背直,星目剑眉,一米五的个子,挺着像一杆磨出锋刃的战枪,他脚步微微一跺,肩头掉落的几片血红色枫叶直接震开。

    这里,原本是属于林家的。

    更是属于林凡的。

    林凡的眼神就像一把无形的利剑刺向那刘姓logo。

    长出一口气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甩在嘴里叼着。

    今晚注定是带血的一晚。

    火星燃起,林凡深吸一口,直觉浑身舒畅。

    有人见血前,会开坛烧香。

    而林凡便是吸烟。

    貌美女伴正一脸骄作的享受时,她瞪大了眼睛大叫道:“快踩刹车!前面有人!”

    韩文科听此,下意识的赶紧一脚下去。

    急刹车的惯性让他的胸口一勒。

    “玛德!”

    韩文科语气阴沉的抬起脑袋,见一男人站在车头前一动不动的在抽烟,顿时骂骂咧咧的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

    “你特么想死啊!”

    “眼睛瞎吗?”

    那女伴迈着雪白大长腿,手中拎着lv包,高跟鞋蹬蹬的跑到韩文科身边,她看着叶凡的目光一样不善,拉着韩文科的手臂后,拍着胸脯小声妩媚道:“韩哥~你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了!”

    叶凡偏过头,淡淡的看着来人。

    “老子跟你说话呢,没听到吗?难道你耳朵也聋了?”韩文科一手搂住女伴,见林凡淡若无事的样子,更加火急火燎:“小子,知道这什么车吗?碰坏了你赔的起吗?”

    林凡眼睛微眯,这兰博基尼他以前都是当玩具玩。

    这边的争吵很快就引起了不少衣冠楚楚人士的注视。

    “瞧,那不是韩少吗?”

    “还真是,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家伙惹的韩少如此大火。”

    “听说上次把韩少惹出大火的人,腿被打断了,在医院住了三个月。”

    韩文科恼怒的看着林凡,他不仅从对方的眼神中看不到一丝惧怕,似乎还感受到了一股玩意。

    这时他怀中女伴娇滴滴道:“韩哥,刘北龙刘公子的婚宴快开始了,我们不能迟到啊。”

    一听刘北龙,韩文科语气都慢了一些,在他的认识中,面前之人的命恐怕都不及刘北龙的婚宴重要。

    韩文科随即指着林凡阴沉道:“今天放过你,要不是老子有大事,非打断你一条腿不可!滚!”

    滚?

    呵呵。

    这十年间林凡已经不曾听闻有人对他用滚这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