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10章:你小子找死
    上一次就因为交错了秦艽,被秦艽狠狠的扇了两巴掌。

    秦霈霈忙改口,道:“还请世子妃大人大量,不要和他计较。他只是一时口误,绝非故意冒犯世子妃。”

    秦艽看她一眼,淡淡的道:“我也不想为难他,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坏了规矩,那就要承担后果。”

    秦霈霈:“可是……”

    秦艽抬手打断秦霈霈的话,示意她不要开口了。

    秦霈霈看秦艽脸色,也不敢多说话。她伸手摸了摸跪的发麻的膝盖,心中对秦艽的恨意不断的翻涌。

    这个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面对杨陵,没有半点情谊,好似之前那么多年的感情都是假象一般。

    无情无义心狠手辣,简直是她见过最心狠的女人了。

    秦艽陪着秦山在屋子里喝茶,秦霈霈跪在地上,外面传来啪啪的杖打声。

    不一会儿,杨陵被越王府的家将半拖半抱的弄了进来。

    秦霈霈再顾不得许多,爬起来一把扶住杨陵,心疼的眼睛都红了。

    “陵哥哥,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杨陵一进门,那眼神就落在秦艽的脸上,根本看都没看秦霈霈一眼。

    他一把推开秦霈霈,盯着坐在上首的秦艽,一字一句的问:“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去越王府,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心,为什么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秦艽抬头,勾唇一笑,说:“什么为什么?”

    杨陵看着她那一脸无辜好似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万种情绪涌上心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秦艽看着他一副情深无限的样子,心中不舒服,懒得跟他打太极了。

    她转头对秦山道:“我看妹妹和妹夫不太舒服,让他们下去休息吧。请个大夫来,别出什么事。”

    秦山点点头,直接挥手让人把秦霈霈和杨陵带下去了。

    杨陵不甘心就此离开,奈何伤处疼的他满头大汗,当下也不得不跟着人下去了。

    见人都走了,秦艽才偏头对身边的嬷嬷说:“嬷嬷,你先下去吧,我和父亲说说话。”

    那嬷嬷本就是为了给秦艽出气而来,此刻气出了,再不见趾高气扬的样子,恭恭敬敬的道:“是,奴婢就在门口守着,世子妃若有吩咐,唤一声便是。”

    说罢,还将屋子里的家将尽数叫了出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只剩下了父女两。

    秦艽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才说:“见面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问什么就问吧。不过说好,我只解释这一次。”

    秦山连忙道:“越王府有没有给你委屈受?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你看他们的态度像是会欺负我的吗?”秦艽看他一眼,然后道:“一开始发现我不是秦霈霈之后的确很生气,后来我解释了一下,他们就接受我了,对我很好。”

    秦山有点想问她是怎么解释的,怎么就让越王觉得他这个当爹的苛待她了将他好一顿臭骂。

    但是看看秦艽的神色,秦山到底是没敢问,怕被怼。

    秦山轻咳一声,才道:“你那日对我说你不想嫁杨陵了,我已答应为你退婚,你为何……”

    秦艽:“这是将损失降到最低的办法!”

    秦山:“……”

    他这个女儿,对他横竖看不顺眼,但是心里却是挂着他这个老父亲的。

    老怀甚慰,又有点心酸有点自责。

    他还不够好,不能为自己的女儿遮风挡雨。

    秦山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最后一个问题,你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这件事,和你妹妹有什么关系?”

    说这话的时候,秦山的脸色很难看,语气也非常冷。

    秦艽的表情倒是平静的。

    她沉默了片刻,才嗤笑一声,反问:“你们男人,都管不住自己的身体吗?嘴里说着爱你,实际上又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你们的身体和心是可以分割的吗?”

    你是这样,她一直相信着的陵哥哥也是这样。

    这世间,还有能信任的男人吗?

    秦山的表情再一次冷了下去,沉声道:“这么说,杨陵真的背叛你了?”

    秦艽垂眸,不咸不淡的道:“秦霈霈和杨陵勾搭上了,我成全了他们,事情就是这样。”

    砰!

    秦山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摇晃两下,最后咔擦一声断了腿,直接散了架。

    刚伸手要拿茶杯的秦艽:“……”

    她看了看那五马分尸的桌子,又看了看秦山,然后说:“淡定一点,桌子拍坏了不得换新的?败家!”

    秦山气的眼睛发红,吼道:“老子家大业大,砸一两个桌子还破不了产。”

    秦艽:“……行行行,你有钱,你随便败。”

    秦山此刻气的不行,他想拍碎的不是这张桌子,而是杨陵。

    “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秦山来回走了几步,暴躁异常,吼道:“他与你是自的情分,婚约是早早就定下的,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到底将你置于何地?这个混账,实在是该死。”

    秦艽看他狂躁,开口扎他心,道:“你还不是一样?你和我娘也是自的情分,你还不是上了钱湘的床?不止如此,还搞出一个庶妹来抢我的未婚夫。”

    秦山:“……”

    秦艽张嘴一把刀,将他扎的鲜血淋漓。

    “这、这怎么能一样?”秦山咬着牙,道:“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当年我受伤,是她趁我不备算计我,我这才不得不……总之,不要将杨陵那个混蛋拿来跟我比。”

    秦艽撇撇嘴,不置可否。

    秦山来回转了几圈,将杨陵骂了个狗血喷头,但是心中那口恶气还未出。

    他最后实在是忍不了,转身直奔秦霈霈的院子去了。

    秦霈霈带着杨陵暂时在这里歇息,顺便给杨陵上药。

    秦山手里拎着一根棍子,推门进去的时候,杨陵正扒了裤子趴在床上敷药。

    越王府的家将手重,他屁股被打开了花,血染了一裤子。

    秦山走进直接一把将敷药的大夫扔开,再将床上趴着的杨陵一把抓起来仍在了地上,吼道:“杨陵,你子找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