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121章:你踹我做什么?
    李公公已经吓得白了脸,只有夭夭还在一脸懵懂的给皇帝喂茶。

    皇帝哪里还敢喝,此刻烦躁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段星低着头,憋着笑。

    他一直知道这个杨贵妃嚣张,没想到能嚣张到皇帝都有些怕她。

    也难怪,后宫之中,唯她没有子嗣。虽独宠多年,但是那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

    一个没有子嗣傍身的宫妃,皇帝能毫无后顾之忧的宠,她也能在底线之上再皇帝的面前作。

    杨贵妃来的很快,带着宫女大摇大摆的进了御书房。

    她也是一身红衣,但是却是雍容华贵的宫装。

    夭夭也是一身红衣,是魅惑的美。而红衣的贵妃,则是凌厉逼人的美。

    她一进来,整个御书房内气氛瞬间变了。

    贵妃往皇帝面前一站,微微福了福身算是见过礼了,随后便道:“陛下,这是做什么,这么热闹?”

    皇帝尴尬一笑,站起身来牵着贵妃的手,柔声哄道:“你怎么来了?来之前也不说一声。”

    贵妃挑眉,笑了一下,不阴不阳的道:“臣妾若是说了,能看到这场好戏吗?”

    皇帝蹙眉,道:“贵妃说的这是什么话?朕整日忙于公务,哪里有什么好戏看?”

    贵妃看向还傻站在一边的夭夭,道:“这就是陛下所说的公务?”

    皇帝:“这是段……”

    “陛下,微臣家中还有事要忙,先行告退。”段星一抱拳,转身快步退出了御书房。

    皇帝:“……”

    贵妃挑眉,看向皇帝,道:“这是段什么?”

    皇帝磨牙,说:“这是段星送来的。”

    贵妃蹙眉,问:“世子殿下?他做什么给陛下送个女子过来?”

    皇帝:“……他说是为了谢恩。”

    贵妃:“谢恩便谢恩,送个女子是怎么回事?”

    皇帝:“……”

    贵妃见皇帝不言语,脸色便已经有些不好看了,便道:“这女子容貌绝美,身段婀娜,着实不错。”

    皇帝:“……”

    贵妃语气一转,道:“陛下,此女子身在北岩,怕是不懂咱们这里的规矩,不若将她交给臣妾,由臣妾教导一段时间再给陛下送来如何?”

    皇帝一听,顿时连连摇头,道:“不行。”

    贵妃:“为什么不行?”

    皇帝看她一眼,暗道:为什么不行你不知道?送去你那里,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皇帝伸手将贵妃往怀里一搂,轻声道:“你前些时日不是还着凉了吗?身体才刚好,应该好好休息,操劳不得。这女子就不用你操心了,朕会让人教导她规矩的。”

    贵妃:“可是陛下……”

    皇帝:“来人,将夭夭送去皇后宫中,让皇后好好教导她规矩,若有差池,朕唯她是问。”

    太监个个都激灵,不等贵妃发作,上前便将夭夭给带走了。

    皇帝转而安抚贵妃,道:“好了,这事儿本是皇后该做的,你就别操心了。来来来,陪朕说说话。”

    贵妃心中憋了一口气,闷得快要吐出血来了。

    她往后退了两步,噘着嘴,满脸不高兴的道:“臣妾身子不舒服,就不陪陛下说话了,臣妾告退。”

    说罢,带着人转身就走了,都不带多看皇帝一眼的。

    皇帝:“……”

    等人走了,李公公才心翼翼的喊了一声:“陛下?”

    皇帝拿起桌上的砚台便砸了出去,气的怒骂道:“这个段星,其心可诛!”

    李公公:“……那个夭夭姑娘,陛下真打算留着?”

    说到这个,皇帝更气。

    抓起镇纸便扔了出去,骂道:“他送了来,朕能不留着吗?这事儿都这样了,不留也得留。”

    李公公:“……”

    皇帝气的不行,在御书房中又将段星骂了半个时辰才作罢。

    李公公可怜兮兮的收拾地上的东西,心中苦楚无法言说。

    世子殿下回来这段日子,陛下不知道摔了多少砚台扔了多少镇纸了。这些便罢,关键是陛下发起怒来他们这些伺候的都得遭殃。

    现在御书房里的丫头太监们都怕了段星了,每天上工前都默默烧香,希望世子殿下好好在家待着不要进宫才好。

    ————

    段星回去的时候,心情非常好,一路都带着笑。

    直到他走到院子门口看到董诗诗,脸上的笑便瞬间僵住了。

    他退回去看了眼院子门,发现这是他和秦艽住的院子不错。

    但是,董诗诗怎么会在这里?

    段星黑着脸冲进去,二话不说,提着董诗诗的胳膊便将人拎了起来,冷声道:“你怎么在这里?”

    董诗诗被吓了一跳,有些无措的道:“我、我来看看世子妃……”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段星道:“世子妃是什么稀奇玩意儿吗,用得着你专门跑来看?”

    董诗诗:“……”

    一边坐着的秦艽二话没说,一脚踹在段星的腿上。

    “嘶!”段星嘶了一声,偏头看秦艽,委屈道:“你踹我做什么?”

    秦艽:“你刚刚说的那是什么鬼话?你倒是说说,我是个什么稀奇玩意儿?”

    段星:“……口误口误。”

    他凑过去坐到秦艽身边,笑着道:“我绝对没有诋毁你的意思,绝对是口误。”

    秦艽瞪他一眼,然后道:“董姑娘怕我寂寞,专程过来陪我说话的,你别对人家这么凶。”

    段星:“你寂寞的话,我可以陪你啊!娘子想聊什么?天文地理家长里短朝堂八卦,你想聊什么我都能陪你聊。”

    秦艽:“……你是个女人吗?”

    段星:“我虽然不是女人,但是我愿意为了娘子去做这些女人做的事。”

    秦艽挑眉,道:“你的意思是,女人整日就会聊聊家长里短各家八卦?”

    段星脑子一懵,一下子清醒过来。

    自己刚刚嘚瑟过头,一不心又踩雷。

    “当然不是!”段星满脸认真,道:“我家娘子秀外慧中,心有大志,怎会如寻常女子那般无聊?”

    秦艽眼里带了笑意,却还是白了段星一眼,道:“油腔滑调!”

    段星:“我的话绝对发自肺腑,没有半个字作假。”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