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153章:我的姐姐是世子妃,你是什么玩意儿
    董诗诗在脸上蒙了面巾,挡住自己那肿成猪头的脸,也挡住自己那缺了一颗的牙。

    一路跟在越王妃身后进了皇宫。

    她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样恢弘的建筑,更是第一次进这样的场合。

    她大气也不敢喘,走路都刻意放低了声音,眼神更是不敢乱飘,生怕自己做错事说错话。

    而反观前面的秦艽,落落大方,一路与越王妃有说有笑,仿若行走在自家后院一般的闲庭信步。

    董诗诗心中又妒又羡,何时她才能有这样的底气呢?

    一路进了大殿,董诗诗才敢抬头看一看四周。

    上首设了两座,正中间的是帝后座位,旁边放着一张贵妃椅,想来那是贵妃的位置了。

    大殿之中,位置分两边排列开来。越王府的座位比较靠近上首的位置,而董诗诗的座位这是在越王妃和秦艽的后面。

    她身份低微,本无资格来这样的地方,是贵妃的一张帖子让她破例进来了。

    周遭已经有不少夫人小姐,许多人过来与越王妃和秦艽打招呼攀谈。

    而董诗诗就站在秦艽的身后,却无一人多看她一眼,好像她是个隐形人一般。

    她低垂着头,像是要将自己藏起来。

    这周遭的所有,都让董诗诗无所适从。

    她低垂着头,视线一转,却是看到了站在一边的秦霈霈。

    董诗诗心中一喜,想也不想的便朝着秦霈霈走了过去。

    她在这京城无依无靠,秦霈霈是唯一能和她说的上话的人了。

    董诗诗凑到秦霈霈身边,笑着喊了一声:“妹妹,你……”

    “这位夫人,别乱喊。”秦霈霈蹙着眉头,先是看了一眼自己周遭的人,随后又对董诗诗道:“我认识你吗?”

    董诗诗愣住了,她做梦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

    她顿了顿,然后道:“是了,我带着面纱,你肯定没认出来我。妹妹,我是董诗诗,世子侧妃啊。之前,咱们姐妹相称,很是投契。”

    秦霈霈周遭的人脸色各异,有心直口快的,直接道:“世子侧妃?杨夫人,没想到你还和这样的人有交情?”

    另一个人也道:“听闻世子侧妃乃是边关小镇的一个普通村妇,因为救了世子殿下一命,被陛下格外开恩下旨赐婚的。没想到,杨夫人还能和她有话聊。聊什么?聊怎么种地吗?”

    她这话一出,周围的人眼里都带了笑意,看着秦霈霈的眼神也是怪异。

    董诗诗听着这些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她急切的看向秦霈霈,似乎想要迫切的找一个同盟,让自己不那么难堪。

    秦霈霈被周遭的人指指点点,脸色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她转头看向董诗诗,沉声道:“各位说笑了,我怎会与她有交情?先不说她一个村妇与我有没有共同话题,单说她一个妾室,我也是瞧不上眼的。”

    董诗诗:“妹妹,你怎么……”

    “我都说了,不要乱叫。”秦霈霈冷声道:“我只有一个姐姐,便是世子妃秦艽。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称我姐姐?”

    董诗诗:“……”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霈霈,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此前,这个人还在自己面前大倒苦水,说自己的姐姐是多么的恶毒多么的可恶,她对这个姐姐是多么的深恶痛绝恨不得与其断了关系。

    但是如今在人前,她竟是亲亲热热的称呼那人为姐姐?

    董诗诗想不明白,一个人怎么能变得这么快。

    秦霈霈嫌恶的看她一眼,跟着一堆夫人去了另一边。仿佛她身上有毒,靠近她就会被毒到。

    董诗诗站在原地,忍了忍眼泪,默默的回到了秦艽的身后站着。

    秦艽斜眼看她,低声道:“是不是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那个和你互称姐妹的人,却不愿意认你。”

    董诗诗猛然间抬头看向秦艽,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你怎么知道?

    秦艽轻笑一声,道:“她表面上与你好,是因为想借你的手对付我,可不是真想当你的妹妹。你怎么不换位思考一下,若是你,是愿意当将军府的女儿,还是当一个村妇的妹妹?”

    董诗诗:“……”

    秦艽又道:“即便她再讨厌我,但是在外面,她也会装作与我姐妹情深。因为,我能给她带来地位和荣耀,你不能,这就是现实。”

    董诗诗咬着牙,道:“你说这些,不就是看不惯我吗?我知道,你一直不想我留在世子殿下身边,你恨不得我去死。”

    秦艽看她一眼,淡淡的道:“我的却是不想你留在他身边,但是也不到恨不得你去死的地步。不过你若是一再找死,我其实也不介意成全你的。”

    董诗诗不说话了。

    她想起那日被秦艽暴打的场面。

    这个表面上笑眯眯实则狠辣的女人,说不定真敢这样做。

    她呼出一口气,低声道:“你别得意的太久!可别忘了,我毕竟是陛下亲赐的世子侧妃,你们这样对我,可曾顾及过陛下的脸面?”

    秦艽蹙眉,侧头看着董诗诗,道:“警告你,别搞事,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董诗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吭声。但是眼神里却是带着倔强和不屈服,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秦艽蹙眉,看她这个样子,心中便有些不安。

    她走到一边,对商路道:“我之前让你派人去京郊大营找世子殿下,怎么样,派人去了吗?”

    商路连忙点头,道:“奴婢不敢耽搁,你说了之后奴婢立刻就去办了。”

    秦艽点了点头,道:“这就好。”

    商路看了看四周,道:“怎么了吗?是不是,要出什么事啊?”

    秦艽:“不知道,预防着总是没错的。”

    商路低声道:“世子殿下若是不耽搁立刻启程回来的话,今夜怕是能赶到的。”

    秦艽点点头,心里有了底。

    没过多久,宴会便开始了。

    贵妃果真是后宫第一宠,办个生日宴,搞得如此声势浩大。

    贵妃一身红衣,艳丽非常,手里挽着皇帝缓步走了进来。

    满堂之人,除了皇帝那一抹明黄,便只剩下贵妃那一身红最为耀眼。即便是站在皇帝身边的皇后娘娘,也不过身着紫衣,刻意避了贵妃的风头。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