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192章:他就是个疯子
    皇后即便有再多话想说,但是看着女儿脸色苍白的说累了的时候,她也不忍心再打扰,只得闭上嘴,低声嘱咐了两句,这才带着人出去了。

    等皇后一走,刚刚还累了的慕容情立刻睁眼,叫住正要往外走的秦艽,道:“世子妃,你等一下。”

    秦艽脚步一顿,抬头看了眼皇后,见皇后往这边看了眼便出去了,她也只好停住了脚步。

    屋子里,只剩下慕容情和秦艽两人了。

    慕容情看着秦艽,低声道:“抱歉啊,母后只是太紧张我,所以情绪有些过激,说话也有些不太好听……”

    秦艽沉默片刻,才笑着道:“又不是你的错,你道什么歉呢?”

    慕容情:“那你还生气吗?”

    “生气不至于,”秦艽语气淡淡的道:“只不过,皇后娘娘那些话的确让人心中不太舒服。”

    慕容情表情有片刻的惊讶,随后很快道:“对不起,我代我母后给你道歉,你不要生气了。”

    秦艽看她苍白着脸还要给自己道歉,心中有瞬间的不忍。

    她的语气柔和了两分,道:“好了,我不会生你的气的,毕竟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也遭了罪,想必会很疼,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顿了顿,秦艽又道:“虽然皇后娘娘不赞成,但是我还是多嘴说一句,别吃止疼药了吧,对身体不好。扛过去,就没事了。”

    慕容情点头如捣蒜,道:“我听你的。”

    秦艽笑了笑,转头退出了房间。

    秦艽一走,慕容情身边的丫头低声道:“公主殿下,不吃止疼药真的行吗?你、你这伤看着很严重啊。世子妃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非不让您……”

    “闭嘴!”慕容情皱着眉头,沉声道:“世子妃既然这么说了,那一定是为我好。止疼药我不吃,我能扛过去。还有,以后不准再说这样的话,若被我听到,绝不轻饶。”

    那丫头脸色变了变,不敢再说话了。

    而此时,慕容情的寝宫外,秦艽正跪在皇后的面前。

    皇后脸色阴沉的看着秦艽,良久,才缓缓的道:“你是不是仗着本宫和越王妃交好,才如此嚣张?”

    秦艽面色不变,不卑不亢的道:“我不知自己做错了何事,嚣张二字,我更是愧不敢当。”

    皇后冷哼一声,道:“上次太子的事情还没说清楚,这次居然又牵扯上了贤安。第一次和贤安见面,就能让贤安这么护着你,世子妃,你本事不小啊。”

    秦艽:“公主殿下与我投缘,她能护着我替我说话,我很感激。至于皇后娘娘说的本事……我没什么本事,唯一会点医术,还差点招来祸事。”

    “伶牙俐齿。”皇后冷冷的道:“你这是笃定我没证据,不敢拿你怎么样了。”

    秦艽低垂着头,没吭声。

    皇后冷冷的看着秦艽,道:“本宫不管你和太子到底有没有关系,本宫量你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但是,你若刻意接近公主,做出对她不好的事情来,本宫绝不轻饶。”

    说罢,皇后站起身来,大步离开。

    商路连忙上前将秦艽扶起来,没好气的道:“好心当作驴肝肺,救了人,还要被责骂。”

    她一边揉着秦艽的膝盖,一边嘀咕道:“早知道会这样,当时采桑来报信的时候就该及时抽身,不管这事儿的。”

    秦艽叹了口气,道:“公主性子讨喜,看她那样子挺惨,不忍心而已。”

    她活动了下双腿,道:“好在没吃大苦头,没事儿。”

    商路很是不爽,但是奈何这些都是大人物,她没办法,只能将话给压下去。

    这边事了,秦艽带着商路便回了越王府。

    公主在生辰宴后摔倒受伤的事情,很快便传了出去。

    东宫,林云低声对慕容弈道:“这次公主生辰,幸好太子称病躲开了,不然这糟心事儿说不定就和太子扯上关系了。”

    他脸色有些幸灾乐祸,道:“这位公主可是皇后的心肝宝贝儿,这一下子伤的这么重,皇后的脸色可是难看极了。”

    慕容弈的脸色有些怪异,沉默片刻之后,才道:“你说,贤安公主伤在哪儿?”

    林云愣了一下,然后老老实实的道:“据说是不知怎么的双膝跪地摔下去的,那地上全是碎石子,膝盖伤的很重,据说很惨烈。”

    慕容弈:“……伤在膝盖啊!”

    林云看他脸色有些怪异,忍不住道:“殿下,有什么问题吗?”

    慕容弈嗤笑一声,道:“贤安公主这是在为母还债呢。”

    林云:“……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哪里都没伤,偏偏就伤在膝盖,你不觉得奇怪吗?”慕容弈看着林云,道:“那院子,贤安公主每日都走,从未摔过,怎么偏偏今日就摔了呢?还不偏不倚的摔了膝盖,还摔的这么严重。”

    林云一头雾水,道:“太子殿下越说,属下越不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容弈沉默片刻,道:“听说,那日皇后让世子妃跪了许久,世子妃出来的时候站都站不稳了。”

    林云:“……”

    “据说,世子妃从小教养,半点委屈受不得。秦山虽是个粗人,但是却把这个女儿养的娇滴滴,最是怕疼,一疼就掉眼泪……”慕容弈语气一顿,才又接着道:“那日跪的战都站不住,想来是很疼了。”

    林云有点明白慕容弈的意思了。

    他有些不可思议的道:“殿下的意思是,这事儿是段星干的,就为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世子妃出气的?”

    慕容弈点了点头,道:“多半是。”

    林云沉默了好长时间,才说:“这个段星,就是个疯子,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

    慕容弈嗤笑一声,道:“这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宫里那位夭夭姑娘不也是他的杰作吗?敢往父皇的身边送美人,这事儿除了他,还有谁敢干?”

    林云:“……疯子!”

    慕容弈觉得手里的茶索然无味,扔下茶盏,淡淡的道:“给我送了一人头,让贤安公主废了一双膝盖,伤害她的人一个都没放过,很好,够公平!”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