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297章:你是故意的
    皇后当场惨死,所有的人都没了声息,就算是皇帝,也瞬间沉默了。

    他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后目光复杂,看着抱着皇后尸体痛哭的慕容羽,沉默了许久。

    段星抱着膀子的手放了下来,定定的看了皇后一会儿,才收回了视线,神色淡漠,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皇帝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一出声,所有的人都屏息凝神,生怕错过了什么。

    皇帝看着慕容羽,沉声道:“三皇子年幼,受皇后教唆做了错事。虽谋逆之罪当诛,但是也算情有可原。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慕容羽垂着头,像是没听到一般,只一下一下的擦着皇后脸上的血迹。

    皇帝沉默片刻,才又继续道:“贬为庶民,流放随州!”

    皇后用自己的一条命,换了慕容羽的一条命。

    众人心中唏嘘不已,怎么都没想到这件事会以这样的方式收场。

    当有人上来想要将慕容羽拖出去的时候,慕容羽狠狠的甩开了人,冷冷的道:“我自己会走。”

    他神色麻木的将皇后的尸体抱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

    随着他的离开,皇帝的脸色也渐渐的难看了下去。

    他之前强撑着一口气来处理残局,此时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他轻咳了一声,站在一边的夭夭立刻上前扶着他,低声道:“陛下,你的身子……”

    “无妨,”皇帝摆了摆手,道:“朕撑得住!”

    夭夭想说什么,但是看了看皇帝的脸色,又只好作罢。

    皇帝缓了一会儿,才抬头看向众人,沉声道:“太子和段星留下,其他的人都出去。”

    这话一出,众人瞬间松了口气。

    走出大殿的时候,竟然有种重获新生的错觉。

    大殿内,皇帝偏头看了眼夭夭,道:“你也出去。”

    夭夭也不多问,伸手将一杯热茶放在皇帝的手边,这才转头退了出去。

    皇帝又轻咳了几声,这才抬头看向两人。

    慕容弈盯着皇帝,眼神担忧,道:“父皇,你没事吧?”

    皇帝的视线落在慕容弈受伤的胳膊上,轻声道:“朕死不了!倒是你,如此无能,竟让老三伤你至此!”

    慕容弈神色一变,随后便道:“是儿臣懈怠了,今日过后,儿臣一定勤加练习。”

    皇帝哼了哼,又道:“当了这么多年的太子,竟然连这样的事情都处理不了,还要世子出面为你摆平,你这些年,都做了什么?”

    慕容弈低头,一言不发。

    皇帝看着他,眼神很沉,咬牙道:“连自保都尚且做不到,如何保家保国,如何治理天下?”

    慕容弈:“……”

    皇帝说到激动处,又是一阵闷咳。

    “父皇,都是儿臣的错。”慕容弈不忍,担忧的道:“父皇你别气坏了身子。”

    皇帝摆了摆手,冷冷的道:“滚回东宫去反省,没有朕的命令,不许出来。”

    慕容弈:“……是。”

    他看了站在一边的段星一眼,转头退了出去。

    大殿中,只剩下段星和皇帝两个人了。

    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血腥味儿。

    皇帝浑浊的眼神盯着段星许久,才缓缓的说了一句:“你没让朕失望。”

    段星笑了一下,道:“我段星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最基本的诚信还是能做到的。陛下既然与臣有约在先,那臣定然会做到。”

    皇帝点了点头,道:“正是因为这一点,朕才敢把那样一道圣旨放在你这里。”

    早在几年前,段星刚刚崭露头角的时候,这道圣旨就已经握在段星的手上了。

    段星可以说是皇帝亲自看着长大的,也是皇帝亲手提拔的。

    他从一个二世祖到一军统帅,一路走来飙升的这么快,除了自身的实力之外,还有皇帝的刻意提携。

    皇帝知道段星狂,还任他狂,甚至给了他越来越狂的资本。

    几年前,段星初为风雷军统帅,这道圣旨就送到了段星的手上。

    皇帝想来想去,这道圣旨放在谁的手里他都不放心,且那人就算是拿着圣旨也不一定能服众。最后,只有段星一个人选。

    段星狂,谁都不放在眼里。

    段星傲,从不选边站,我行我素,谁都讨好不了他。

    段星有实力,让所有的人都闭嘴,就算不情愿,也要乖乖的接受这个结果。

    所以,这道圣旨在段星的手中一放就是好几年。

    皇帝想到这些,看段星的眼神便忍不住的柔和了几分。

    他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对段星到:“我失去了一个儿子。”

    不是朕,是我。

    他是天子,不能脆弱,不能有情。但是在这个时候,却还是想找人说一说话。

    最终听他说这些话的,却是那个几次三番将他气的要死的段星。

    段星看他那样子,沉默片刻,好心安慰到:“陛下别伤心,反正这个儿子你也不是很喜欢。”

    皇帝:“……”

    又来了,一张嘴就要气死人的节奏。

    皇帝沉声道:“朕这么多年宠着他护着他,朕不喜欢他?所有人都知道,朕最宠爱的便是三皇子。”

    段星一脸无辜的道:“你宠着三皇子难道不是因为忌惮皇后吗?哦,还顺便转移一下视线。”

    皇帝差点直接一口气没上来,撅过去了。

    皇帝捂着心口,艰难的道:“段星,朕大病初愈,你就这么对我?”

    段星晒笑:“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嘛……看来陛下不怎么喜欢听实话。”

    皇帝:“……”

    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

    他就不应该犯蠢,和段星这种人能有什么心里话说?

    皇帝深吸一口气,直接切入正题,道:“刚才,你为何眼睁睁看着太子被伤,却不出手相帮?”

    段星挑眉,道:“微臣早就说过,微臣不站队。既然不站队,自然不能偏帮谁了。”

    皇帝冷声道:“你手里拿着朕的圣旨,要帮谁,你心中没数吗?”

    “没数。”段星淡淡的道:“陛下当时将圣旨交给微臣的时候,只说在陛下的时候需要微臣拨乱反正,没说要微臣出手相帮。”

    皇帝盯着段星看了两眼,然后沉声道:“你是故意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