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298章:他握不住这把刀
    皇帝盯着段星,直说他是故意的,语气笃定。

    段星眉梢微挑,随后轻笑了一声,懒洋洋的道:“啊,被陛下看出来了,这可怎么办是好?”

    皇帝:“……”

    皇帝额角的青筋在欢快的蹦哒着,觉得自己再说几句话,可能就又要陷入昏迷了。

    毕竟是刚醒过来,身体大不如如前了,抗压能力不太好。

    皇帝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段星,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段星:“我活的比较明白,从小到大,都是目标明确,一言一行,再清楚不过。”

    皇帝:“那你今日做所作为,皆事出有因了。你放任太子被老三刺杀,如若朕晚来片刻,是不是看到的只是太子的尸体了?”

    段星不言。

    皇帝沉沉的道:“你想要太子死。”

    段星还是不言,眼睛都没眨一下。

    皇帝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说:“是因为世子妃吧?”

    提到世子妃,段星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他微微抬头,直视着皇帝,淡淡的道:“我所作所为,皆是从我出发,与世子妃有什么关系?”

    “太子当年仰仗世子妃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太子为了脱困,转头就出卖了世子妃,害得世子妃麻烦缠身,甚至被皇后责骂。”皇帝盯着段星,道:“这个仇,你一直记着吧?”

    段星淡淡的道:“世间多有忘恩负义之辈,我若是都记仇,怕是记都记不过来了。”

    皇帝看他这样的神色,就知道他记仇。

    “你心眼比针尖儿大不了多少,朕看着呢。”皇帝缓缓地道:“得罪了你,怕是会被记到下辈子去。”

    段星扯着嘴角笑了笑,也不反驳。

    皇帝沉声道:“段星,朕是对你太过放纵了吗?”

    段星:“……”

    “你以为,贤安公主的事情朕不知道是你干的?”皇帝悠悠的道:“你不就是嫉恨皇后让世子妃跪伤了膝盖吗?转头就让贤安差点废了一双腿,到现在膝盖都留下了疤痕。你这斤斤计较的性子,倒是什么人都敢报复。”

    段星一本正经的道:“贤安公主自己不小心摔了,与我有何干系?陛下可不要冤枉好人。”

    皇帝冷哼一声,道:“别在朕面前演戏。”

    段星笑了笑,接了一句:“微臣真的冤枉。”

    皇帝懒得和他鬼扯,直接道:“朕不管你对太子有什么意见,他是太子,你的职责就是辅佐他。以后若是再有这种事,你必须护着他,记住了吗?”

    段星扯了扯嘴角,说:“微臣尽力而为?”

    皇帝皱了皱眉头,深深的看了段星一眼,然后摆了摆手,说:“滚吧!”

    有些话,他这个时候还不想和段星扯,实在是没有那个精力。

    段星也不想在这里多待,转头就出了大殿。

    段星一走,夭夭才从外面进来。

    “陛下,要不要紧?”夭夭扶着皇帝起身,担忧的道:“臣妾看你脸色不好,要不要请个太医看一看?”

    皇帝凉凉的道:“太医院那帮庸医,没一个管用的。”

    夭夭:“那怎么办……”

    “没事,”皇帝扶着夭夭的手,一步一步的往寝宫走,一边走一边道:“朕还得好好的活着呢,否则呀,这江山都不知道要姓谁了。”

    夭夭大惊,“陛下何出此言?”

    皇帝慢悠悠的道:“朕子嗣单薄,就老三和太子还像个样子。如今,老三折了,只剩下一个太子了。”

    夭夭:“有太子殿下在,这江山怎会、怎么会……”

    “太子愚笨,犯了大错。”说到太子,皇帝的语气里满满都是失望,道:“天底下女人那么多,他却偏偏看上了他最不能动的那一个。”

    夭夭:“……”

    “段星就是一头野狼,敢动他的猎物,就等着被他撕碎了吃肉。”皇帝一字一句的道。

    夭夭心中咯噔一声,干巴巴的道:“世子殿下他……他不像是那种人啊。这次的事,若不是世子殿下出手,还不知道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呢。还有陛下中的毒,也是仰仗了世子妃。他若是有什么其他想法,这次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他肯这么做,是因为朕还活着。”皇帝轻声道:“如他所说,他段星是个守诺的人,不会做违背约定的事情。他是朕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心中对朕还存着两分敬畏,所以,只要有朕在,他段星就是一把最锋利的刀,趁手的很。”

    夭夭:“……”

    “但是,这把刀太过锋利。如果握着他的人掌控不了他,就会被反伤,”皇帝忧心忡忡的道:“太子啊,他握不住这把刀。”

    更何况,如今这把刀的刀尖正对着太子。只要太子有点异动,这把刀就会毫不留情的落下。

    夭夭抿了抿唇,看着皇帝的神色,不敢吭声。

    皇帝转头看了她一眼,说:“怎么不说话了?”

    “臣妾不敢多说,”夭夭老老实实的道:“臣妾是世子殿下送进宫来的,不管说什么,都不合适。”

    “你倒是坦诚,”皇帝笑了笑,说:“怕朕怀疑你是段星的人?”

    夭夭嗯了一声,说:“正常人都会这么想。”

    “你是怎么入宫的,朕一清二楚,”皇帝淡淡的道:“如果朕连你的来历都不清楚,又如何敢宠幸你?”

    夭夭眼睛一亮,道:“陛下这是相信我的意思吗??”

    皇帝点了点头,说:“自然。”

    夭夭眼睛又些红,说:“太好了。”

    皇帝拍了拍她的手,与她一道进了门。

    皇帝一沾着榻,身子便软软的靠在软枕上,脸色也白了下来。

    夭夭看的不放心,说:“陛下,臣妾还是请个太医来吧……”

    皇帝:“不用!太医院那帮人若是真有用,也不会任由朕昏迷了这些时日而束手无策。”

    夭夭沉默片刻,试探着问:“要不,臣妾请世子妃来?”

    皇帝:“……”

    夭夭看他不吭声,连忙道:“太子的毒是世子妃解的,陛下你的毒也是世子妃的婢女解的……臣妾听说,世子妃乃是药王谷的人,这天底下,就没有他们解不了的毒。陛下,不管发生了什么,身体要紧,还是让世子妃来给陛下看看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