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307章:拖出去喂狗
    当那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扔到东宫门口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背脊一凉,头皮发麻。

    这人,那晚是他们亲眼看着带走的。

    去的时候完好无损,回来的时候破破烂烂。

    一身的鲜血,像是刚从血泊里捞出来的一般。左手齐根断裂,能看见森森白骨,看起来像是被什么野兽一口给啃掉的。

    不止如此,他的脑袋上一个大坑,能看到里面的脑浆,红红白白的。因为时间不久,还在往下淌着。

    林云站在东宫门口,气的手指头都在发抖。

    他瞪着郑言,咬牙切齿的道:“你、你们是什么意思?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郑言冷笑一声,道:“你不是说了吗?这人是你们东宫的人,那我们世子殿下也不是不讲道理,这不就给你送回来了吗?”

    “你……”林云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的道:“你这算是给我送回来?带回去的时候什么样,现在成什么样了?你家世子讲理,那这世界上就没有不讲理的人了。”

    郑言神色一冷,说:“说话注意一点,若再有半句对我家世子殿下不敬之言,就别怪我不客气。”

    林云:“……”

    郑言凉凉的道:“说起这个,那我倒是想问问,我家世子妃好好的来参加东宫的喜宴,怎么就落了水了呢?初春的水有多凉,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去感受一下。若非世子殿下动作快,咱们世子妃现在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呢。你倒是说说,这件事应该怎么算?”

    林云咬牙,沉声道:“这事儿与东宫有什么关系?谁知道世子妃是怎么……”

    “容我提醒你一下,”郑言似笑非笑的道:“还记得那晚被割了舌头扔出去的女子吗?你这话,与她那晚说的话有些相同。你猜,你的舌头还能不能保住?”

    林云差点咬碎了一口牙。

    但是话到了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通通哽在喉咙口,快要憋死他了。

    恰在此时,得知消息的慕容弈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眼扫见地上的尸体,慕容弈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看向郑言,言简意赅的道:“什么意思?”

    郑言低头,恭恭敬敬的道:“世子殿下说了,物归原主。您说这是东宫的人,世子殿下便将人给您送回来。”

    慕容弈又看了一眼那个尸体,眼角忍不住抽了抽?

    把人送回来?这是送了一堆烂肉回来。

    这人,已经看不出生前究竟是个什么模样了。

    郑言没看慕容弈的脸色,继续道:“世子殿下让我给太子带一句话。”

    慕容弈:“……什么?”

    “世子殿下说,这厮临死之前招认,他的背后还有主使人。这件事,不是意外,而是有人精心策划。”郑言一字一句的道:“世子说,事情出在东宫,太子殿下必须给他一个交代,否则……此事他绝不善罢甘休。”

    说罢,郑言低了低头,说:“属下告退。”

    郑言来的快,去的也快。

    扔下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转身就回了越王府。

    慕容弈站在门口,神色难看。

    林云气的脸色铁青,道:“殿下,现在怎么办?难道就任由他们嚣张下去吗?”

    慕容弈顿了顿,偏头看向林云,冷冷的说:“本宫觉得,你不在适合现在的位置。”

    林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道:“太子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慕容弈淡淡的道:“御林军里还有空缺,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在东宫伺候了。”

    林云震惊,有些慌乱的道:“太子殿下,我……”

    “林易,”慕容弈扬声喊了一句:“将这个尸体拖出去喂狗,然后查一查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慕容弈说完,看也不看林云一眼,转头回去了。

    一个更年轻的人匆匆走了出来,吩咐处理那具尸体。

    林云看了看那个叫林易的人,随后眼里渐渐的漫上了一抹嘲讽。

    他在慕容弈身边多年,是陪着他从最难的时候走过来的。

    现在倒好,他刚刚走出困境,竟是一脚将他给踢开了。

    那个叫林易的,让人将尸体搬开之后,偏头看了林云一眼,朝着他走了过来。

    林云神色阴沉,道:“怎么,来炫耀?”

    林易摇了摇头,说:“你知道你哪里做错了吗?”

    林云:“不需要你来说。”

    林易却没听他的,自顾自的道:“错在,你看不清现在的形式。”

    林云:“……”

    “你以为,太子殿下愿意忍受段星吗?你以为,太子殿下乐意受这窝囊气?”林易缓缓的道:“太子殿下那是没办法!如今,段星是陛下都不敢轻易招惹的人物,你撺掇着太子殿下和段星对上,那是将太子殿下往火坑里推。你上次说错话挑起东宫和段星的矛盾,太子已经放你一马了,你却仍旧不知道反省,今日继续激怒段星的人……林云,我知你忠心,但是你这样做,只会害了太子殿下。”

    林易说完这话之后,再不看林云,转身进去了。

    林云呆呆的在原地站了半晌,随后梗着脖子冷声道:“还不是因为怂了?借口那么多,也就只有你自己才会信了。”

    他冷着脸,回去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转头就去御林军报道了。

    另一边,慕容弈很快便查到了那个人的来历。

    这人名唤李牧,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之前一直以砍柴为生,前不久,东宫买下人的时候,他自己跑来把自己给卖了。

    因为不识字,不能到主子的身边伺候。又因着他有把力气,管事的便安排他做一些粗活。

    他做事勤垦,人也老实,从来没出过什么差错。

    查到这里,一切都很正常。

    但是,他一个最下等的错粗活的下人,怎么会到宴会上来?

    要知道,当时在场的都是些贵人,因此上来伺候的也都是精挑细选过的。

    像他这样的,连宴会的门都进不了。

    慕容弈皱着眉头,沉声道:“他到底是怎么进去的,查到了吗?”

    林易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当晚,人多嘴杂,查起来需要时间。”

    慕容弈点点头,说:“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敢在我东宫做这样的事情。”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