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308章:打狗也要看主人
    慕容弈下定决心要将李牧的事情查个清楚。

    不仅仅是因为段星的威胁,还有其他的原因。

    比如,他很想知道,究竟是谁要杀秦艽。秦艽这样与世无争善良的女子,到底为什么会惹上这样穷凶极恶的人。

    还有,他很想知道,那人选择在东宫动手,到底是不是想要挑拨他和段星之间的关系?居心何在?

    慕容弈这些天,一心扑在这件事上,其他的事情全都被放到了一边。

    这样一来,难免冷落了新婚妻子。

    秦婉嫁过来当晚就出了事,慕容弈进房间的时候就闷闷不乐的,她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也只好理解。

    但是,这些天慕容弈又扑在秦艽的事情上,忙的根本就没有进过她的房门。

    这让秦婉的心一天比一天冷。

    谁能想到,她大婚几日了,到现在仍旧是处子之身?

    这样屈辱的事情,秦婉根本连抱怨都不敢。

    因为说出去丢人。

    这一日,秦婉特意让小厨房准备了慕容弈爱吃的东西,让身边的丫头去请慕容弈过来。

    但是,丫头仍旧无功而返。

    秦婉气的啪的一声扔掉了手中的筷子,冷着脸道:“殿下究竟在忙什么?竟是连吃一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吗?”

    丫头低垂着头,小声道:“太子殿下在书房,好像是在查世子妃的事情……”

    秦婉一愣,随后脸色陡然间一沉,站起身来伸手将一桌子的饭菜给掀了。

    碗碟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汤汤水水,满地狼藉。

    身边伺候的人噤若寒蝉,没一个人敢吭声。

    秦婉站在那,气的脸色涨红,咬牙切齿的道:“世子妃世子妃世子妃,怎么哪里都有她?之前就算了,现如今我已经嫁入东宫,却还是摆脱不了她!她到底想做什么?”

    秦婉急的来回走了几步,然后猛然间抬腿往外走,沉声道:“我倒是要看看,秦艽对他到底有多重要。”

    秦婉气势汹汹的去了书房,还没进门,便被林易给拦住了。

    秦婉冷眼:“你敢拦我?”

    林易表情不变,淡淡的道:“太子妃见谅!书房重地,没有殿下的命令,谁也不许进。”

    “这其中不包括我,”秦婉冷冷的道:“让开!”

    林易眼睛都没眨一下,道:“抱歉,您不能进。”

    秦婉气的抬手就要去扇林易的耳光,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一条看门狗而已,也敢拦着我?”

    林易眸光一闪,抬腿往后撤了一步,让秦婉的手落了空。

    秦婉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她震惊了,恼羞成怒,喝到:“你居然敢躲?”

    那些下人,哪一个挨打不是乖乖的站着一动不动的?

    林易眸子低垂,淡淡的道:“我就算是狗,那也是太子殿下的狗。世子妃要打,也要问问主人才是。”

    秦婉:“……”

    她没想到,她嫁过来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刁难居然来自慕容弈身边的一个下人。

    她一下子委屈了,眼圈都红了。

    为什么?她现在已经是太子妃了,却还要受这样的窝囊气。

    她看了看紧闭的书房门,扬声喊到:“太子哥哥,太子哥哥……”

    林易皱了皱眉,本想开口阻止,但是想了想,又将嘴巴闭上了,沉默的站在一边。

    不一会儿,书房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慕容弈皱着眉头看着外面的人,沉声道:“怎么回事,吵什么?”

    林易往后退了一步,道:“回殿下的话,世子妃想进去,被属下拦住了。世子妃不服,于是便扬声叫了您。”

    秦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若不是慕容弈在,她怕是要再次冲过去甩巴掌了。

    什么狗东西,居然敢抢在她前面说话?

    秦婉两步跑到慕容弈的身边,一把抓住慕容弈的手,委委屈屈的道:“太子哥哥,我都好几天没见到你了。我想来看你,可是这个狗奴才非要拦着我不让我进。太子哥哥,你帮我教训他!”

    狗奴才林易垂着头,像是完全没听到秦婉的话一般。

    慕容弈皱着眉,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随后沉声道:“这里是书房,不是随便能进的。是我下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他也是听命行事。”

    秦婉一看慕容弈居然不站在自己这边,有些傻眼。呆楞片刻过后,她又拽着慕容弈的袖子,道:“可是,我刚刚打他的时候,他后退了!哪里有下人这样的?太子哥哥,他也太没有规矩了!”

    慕容弈听的直皱眉头,有些不耐烦的道:“林易是我身边的人,不是什么普通的下人,不是你能随意打的。”

    秦婉:“可是我……”

    慕容弈:“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就先回去,等我空了再来看你。”

    秦婉这次是真的哭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有事,我有事,”秦婉哭着道:“你几天不见我,就是因为秦艽那个女人吗?”

    慕容弈:“不要胡说八道!”

    “我才没有胡说八道,”秦婉哭着说:“大婚之前,你和她的传言满天飞,许多人都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有你们自己清楚。大婚之后,你还因为她冷落我,看也不多看我一眼。有哪个女儿家出嫁了还是、还是……总之,没有我这么惨的。这个秦艽,她到底想做什么?她为什么阴魂不散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啊?我讨厌她!”

    慕容弈听她把这一长串话说完,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压不住了。

    他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的道:“外面的人议论也就随他们去了,但是你身为我的妻子,东宫的太子妃,却跟着人云亦云,你觉得对吗?”

    秦婉:“可是……”

    “她是世子妃,是段星心尖尖上的人。”慕容弈冷声道:“你身为太子妃,不想着与她搞好关系,却明目张胆的和她过不去,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你父亲平时就是这么教导你的吗?教你到处为我树敌,给我制造麻烦?”

    秦婉:“……”

    她呆愣愣的看着慕容弈,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她搞不清楚,婚前对她体贴入微温柔如水的太子哥哥,怎么在婚后就变了一副模样?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