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340章:哎呀,手滑!
    秦艽千算万算,怎么都没算到段星现在的处境。

    她以为自家相公现在沦为阶下囚,一定是非常落魄和难过的。

    再来之前,她甚至想,自己可怜的相公孤零零的住在满是杂草的脏兮兮的牢房里,睡在冰冷的地板上,没有干净的衣服穿,吃着馊了的饭菜,甚至还没有水喝。那些狱卒还会时不时的欺负他为难他,说不定皇帝和太子还会给他用刑。

    秦艽想的心痛难当,怕自己的相公吃苦头,一刻也不敢耽误的赶来。

    她甚至,都想好了要给皇帝和太子下什么毒,让他们死的惨一点给自己的相公出气。

    但是,当她看到段星的时候,她就觉得之前心痛的掉眼泪的自己有多傻了。

    人家哪里吃苦了?吃好喝好耍好,劳里的狱卒将他当祖宗一样的供起来,生怕得罪了。

    想想自己坐牢那会儿,还得拆了自己的首饰换钱才能有好日子过。后来没钱了,那过的叫一个惨。

    同人不同命,说的就是这个了。

    第二日,秦艽提着厨娘新做的菜去了段星那里。

    段星知道她今日会来,早就眼巴巴的坐在桌子边等着了。

    实际上,今日天一亮,段星便爬了起来,眼巴巴的看着门口,苦苦的等着。

    外面的守卫心里直犯嘀咕,总觉得世子不对劲。

    往日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今日却是鸡叫就起。起来之后还整理自己的穿着,甚至让他们拿了铜镜,对着镜子照了半天。

    将自己收拾完也不软绵绵的躺着看书了,反而坐的端端正正的,眼巴巴的看着门口。

    守卫们很心慌,总觉得世子要搞事,一个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来面对段星。

    直到一个小狱卒提着食盒出现在门口,坐了一早上的世子突然间坐了起来,大步往门口走去。

    外面的守卫个个都是惊弓之鸟,一见段星的动作,纷纷拔出手中的武器。

    叮铃咣铛的一阵响,天牢里的气氛紧张,像是一根绷紧了的弦,马上就要断了。

    段星:“……”

    秦艽站在门口一脸懵逼,下意识的道:“你们做什么?”

    众人不答,直勾勾的盯着段星。

    段星的白眼都快翻到了后脑勺,有些烦躁的道:“你们是有多怕我?我就是饿了,站起来接饭而已,你们用得着这样?”

    众人:“……”

    搞了半天,你一大早爬起来又是照镜子又是眼巴巴的瞪着门口,乱七八糟的一通折腾,就是为了吃饭?

    众人对事一眼,纷纷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三个字:去尼玛!

    他们收起手中的武器,默默的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大家纷纷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刚才那尴尬的场面似乎不存在。

    目睹全程的秦艽:“……”

    她好像还是低估了这些人对段星的惧怕。

    原以为牢头称段星祖宗是一种夸张的说法,现在看来,段星在这天牢里头,是真正的祖宗!

    段星看她的神色,心中有些生气,气这些守卫一个个的都大惊小怪,如此这般,就好像他很可怕一样。

    段星连忙道:“那什么,他们就是爱小题大作,平时就爱一惊一乍的,这种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在这里当守卫。”

    众人:“……”

    什么叫我们一惊一乍的,难道不是你太可怕?

    秦艽看了看段星,又看了看那些守卫,然后选择相信自己的感觉,说:“我也觉得,他们太一惊一乍了。”

    明明段星一点都不可怕,搞不懂这些人为什么这么怕他。

    众人:“……”

    呵呵!

    段星眼睛里都是笑意。

    他伸手接过那食盒,问:“今天送的是什么?”

    秦艽跟着进去站在一边,顺口道:“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段星点头,兴致勃勃的摆饭菜,摆着摆着突然动作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她。

    “你,别站着,坐那儿去。”段星伸手指了指自己平时用来睡觉的榻,道:“快去。”

    秦艽:“……这不合规矩。”

    段星嗤笑一声:“在这里,我就是规矩。”

    秦艽:“……”

    虽然心中仍然有顾虑,但是相公好帅怎么办?

    秦艽星星眼看了一会儿段星,然后磨磨蹭蹭的过去坐下了。

    段星把秦艽的眼神瞧的明明白白的,心中得意。

    他在娘子心目中的形象光辉伟大,这一点是他一直为之努力的。

    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段星坐在桌边,一边吃着饭,一边顺口和她聊:“吃过了吗?”

    秦艽:“吃过了。”

    “有没有觉得不习惯?”段星慢悠悠的吃,大多数时候都在说话:“住的习惯吗,吃的习惯吗,有人欺负你吗?”

    秦艽:“没有不习惯,都很好。自己一个人住,房间不大,但是收拾收拾,不影响的。吃的也习惯,厨娘的手艺不错。也没人欺负我,因为我钱多。”

    段星:“……”

    他吃着吃着,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钱多?这是什么鬼理由。

    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段星塞下最后一口饭,才道:“嗯,别让自己受委屈。钱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多少有多少。”

    秦艽点头,完全没有要心疼钱的打算。

    段星站起身来,默默的收拾好碗筷装进食盒。

    秦艽看着他的动作,问:“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谁敢说不好?”段星慢条斯理的盖上盖子,道:“你让他来找我。”

    秦艽:“……”

    好像不会有人来找你。

    大家根本就不敢来见你,看你一眼都能吓得当场尿裤子。

    这话秦艽没说,怕段星暴走。

    她站起身来走到段星身边,伸手去接食盒,道:“我中午再来……”

    哐一声,段星手里的食盒顺着指尖滑落,直接砸到了地上。

    秦艽傻眼。

    段星却淡淡的瞥了一眼地上的东西,然后面不改色的说:“哎呀,手滑!”

    秦艽:“……”

    她看了段星一眼,无奈的蹲下准备收拾。而与此同时,对面的人也同一时间蹲了下来,也伸手去帮秦艽收拾。

    段星背对着门口众人,东西没收拾,却牢牢的抓着小狱卒的手,咬着牙声音发颤的喊:“心肝儿~”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