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353章:外面守卫怎么换人了?
    夭夭也不着急,就那么笑眯眯的看着秦婉。

    过了许久,秦婉才犹犹豫豫的说:“先、先听好消息。”

    夭夭一笑,温柔的说:“你的太子哥哥,终于忍不住要逼宫了。等他进了宫,就能带你出去了。”

    秦婉的双眸骤然发光,定定的看着夭夭,手指都激动的在发颤。

    夭夭却不等她高兴完,继续笑眯眯的道:“先别高兴太早,还有个坏消息呢。”

    秦婉一愣,然后戒备的道:“什么?”

    夭夭:“因为,他要逼宫的事情被我知道了啊。”

    秦婉:“……”

    夭夭长长的叹了口气,说:“秦太师精明了一辈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货女儿呢?他要逼宫,我都知道了,你觉得他还能成功吗?”

    秦婉:“你要阻止他?”

    “我真不想回答你这么愚蠢的问题,”夭夭翻了个白眼,说:“当今陛下待我如珠如宝,而你家太子哥哥却恨不得我快点去死,你说我应该帮谁啊?”

    秦婉一听,顿时疯了,想也不想的朝着夭夭扑了个过去,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你这个贱-人,你敢阻拦他,我要杀了你……”

    夭夭神色一顿,快速后退半步。

    旁边的两位老嬷嬷眼疾手快,一左一右将秦婉给按住,不论她怎么挣扎都没办法靠近夭夭。

    秦婉红着一双眼睛瞪着夭夭,嘴里不干不净的各族诅咒和怒骂,听的夭夭叹为观止。

    她也不生气,淡定的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悠悠的道:“第一时间来告诉你这个消息,就是想让你高兴一下的。谁知你不但不高兴,反而对我破口大骂,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她哼了一声,扫了秦婉一眼,说:“你这种不知好歹的东西,与你说话实在是浪费口舌。”

    她转头往外走,顺带吩咐那两个老嬷嬷:“好生伺候太子妃,莫要太子妃有什么闪失。另外,让太子妃莫要忘了抄经祈福,陛下可还夸她有心呢。”

    话音落,夭夭已经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秦婉撒泼不成被人制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离开,而她却要被困在这方寸间,日日抄写那见鬼的佛经。

    秦婉有些激动了,肚子隐隐的抽痛了一下,吓的秦婉脸色顿时煞白了。

    旁边的老嬷嬷看了眼她的脸色,语气冷冷的道:“太子妃还是老实一点吧,可别太激动了。若是动了胎气,吃亏的可是你。咱们太医院的太医都走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多半是半吊子,若出了事,可不保证能救回来。”

    秦婉再没力气闹,捧着自己的肚子坐在椅子上。

    现如今,她不知前途命运如何,唯一的保障,便只剩下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了。

    若是没了这个孩子,她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会被怎么对待。

    秦婉不敢再作,不吵也不闹,坐在书桌前怪怪的抄写经书。

    而另一边,夭夭从秦婉那里离开之后便径直去了御书房。

    御书房对她不设门禁,只要她去,无需通报,随时随地都可。

    夭夭进去的时候,皇帝正盯着面前的一份奏折,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听见脚步声,皇帝抬头看到夭夭,眉头舒展开一点,说:“你怎么来了?”

    夭夭端着汤药放到皇帝面前,说:“来给陛下送药。”

    “这些有别人做,何须你亲力亲为?你在屋子里待着好好养胎,别操劳。”皇帝温和道。

    夭夭笑了笑,说:“太医说我恢复的很好,可以行走自如的。再说了,让别人来伺候汤药,我总是不放心。”

    “这些事,原是我做惯了的,我不想因为自己怀孕了就怠慢了陛下。”夭夭端起汤药递给皇帝,说:“孩子和陛下同样重要,我不能厚此薄彼啊。”

    皇帝被她逗笑,伸手接过药碗,乖乖的喝了。

    夭夭看着他喝药,漫不经心的道:“陛下,外面的御林军换人了吗?”

    皇帝一愣,然后说:“没有,怎么了?”

    “没事儿,”夭夭笑了笑,说:“也许是臣妾太敏感了吧。门口换了几个生面孔,臣妾有些不太习惯。”

    “生面孔?”皇帝蹙眉,然后说:“许是御林军内部正常调动吧,你不必担心。”

    “是,臣妾明白的。”夭夭说:“臣妾就是对生面孔格外敏感,毕竟现在这个时期……想来是臣妾多虑了。”

    皇帝没说什么,低头喝药。

    夭夭之后又和皇帝说了很多,都是些没什么意义的家常,皇帝还挺爱听的。

    没待多久,夭夭便离开了。

    皇帝埋头看向手中的奏折,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这封奏折,是参太子的。

    慕容弈这么多年修身养性,形同虚设,朝中大臣当这个人不存在一般。

    现如今,太子渐渐掌权,走入人前。慢慢的,便有不同的声音冒了出来。

    皇帝抬手将那封奏折扔到了一边,并不打算处理。

    太子是他元后的儿子,是他心里最重要的继承人,直到现在,这份心都没有任何动摇。

    皇帝在御书房坐了一天,晚上打算去瞧瞧皇后。

    一走出御书房的门,皇帝的脚步便不自觉地放慢了。

    他的视线,从外面站着的御林军身上一一扫过。

    他突然间想起夭夭下午说的话,说他御书房全都换了生面孔。

    如今看来,并不是夭夭太敏感。

    这些御林军,全是他都没见过的生面孔。

    皇帝皱着眉头,多看了两眼,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去了夭夭的宫中,正巧看夭夭在整理一桌子的纸张。走过去一看,原是密密麻麻的经文。

    “这些都是什么?”皇帝问。

    夭夭头都没抬,说:“这些都是太子妃这些时日抄写的经文,臣妾都妥当的收拾着。太子妃不愧是太师的掌上明珠,一手字写的漂亮无比,臣妾真是佩服。”

    皇帝扫了一眼,然后道:“字还尚可,不过世家出身的贵女,都不比她差。”

    夭夭一顿,随后道:“臣妾就比不上。”

    皇帝想到她的出身,顿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忙伸手将她揽过来,说:“你和她比这个做什么?你在朕心里,就是最好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