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 章节目录 第486章:不要惦记我媳妇儿
    事实证明,冉书辛对秦艽的关心,真的值得段星吃醋。

    如冉书辛所说,他除了是个宠妻狂魔之外,还是个醋精转世。

    段星盯着冉书辛,语气非常不耐烦的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找媳妇儿?”

    冉书辛嘴角抽搐,道“这种事情,是我能决定的吗?再说了,我找不找媳妇儿,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

    段星哼了一声,说“等你找了媳妇儿,你就关心你家媳妇儿去了,不会关心我家媳妇儿。”

    冉书辛“……我都说了,我对世子妃的关心,只是因为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也不行,”段星看他一眼,道“但凡是个公的,只要惦记我媳妇儿,就不行。”

    冉书辛“……”

    他抬手扶额,好一会儿之后,咬牙切齿的道“那你就祈祷,将来不要生个儿子。因为你儿子也是个公的,不但会惦记你家媳妇儿,还会明目张胆的霸占你媳妇儿,还会分走你媳妇儿的很多注意里和宠爱。到时候,我看你要怎么办!”

    段星“……”

    他像是惊呆了一般,脸上的表情先是茫然,随后渐渐的变成了惊恐。

    “真的会变成这样吗?”段星喃喃的道“有了儿子,我媳妇儿就不理我了?”

    冉书辛幸灾乐祸,说“是啊!你难道没看见过吗?女人一旦生了孩子,那她的生活重心就会放在孩子的身上。”

    段星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一般。

    “算了算了,”段星坚定的道“我不要生儿子了,就这样过吧。”

    冉书辛“……你简直有病。”

    这个人,对世子妃的独占欲,已经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

    他摇了摇头,懒得在跟段星扯这些没有意义的问题。

    他问段星“那个假公主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段星从‘有个公的会霸占他媳妇儿’的这件事中抽身出来,听到冉书辛的问话,道“也不一定就是假的,还是先查清楚再说吧。”

    段星抬手拿过笔墨,开始写信,一边写一边对冉书辛道“我写封信,你派人送去北岩交给元骁,让他帮忙探查此事。毕竟慕容情是他的王后,他查起来更得心应手,比我们要简单多了。”

    冉书辛皱眉,说“元骁会帮你这个忙吗?你确定他不会漫天要价,开出一堆条件让你完成?”

    段星嗤笑一声,说“放心吧,他会查的,也不会找我开条件。”

    冉书辛“……北岩王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元骁吗?”

    “若是其他的事情,他肯定会像你说的那样漫天要价,最后说不准还什么都不会帮你做。但是这件事,他会毫不犹豫的去查,而且会很上心。”段星一边将信封起来,一边阴阳怪气的道。

    冉书辛挑眉,问“为什么?”

    “因为,他和你一样,惦记我媳妇儿。”段星冷哼一声,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凭他也敢惦记我媳妇儿?狗东西,迟早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冉书辛“……我都说了,我没有惦记你媳妇儿。”

    顿了顿,又有些惊奇的道“所以,他对世子妃有那种意思?到底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段星面无表情的道“很早,娇娇到边关找我的时候。”

    “我曹?”冉书辛瞪大眼睛,道“居然那么早的吗?他们怎么认识的?”

    段星抬头看冉书辛一眼,冷笑一声,说“因为我媳妇儿对他有救命之恩啊。”

    冉书辛“……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和他不一样。”

    段星也不反驳,伸手将信封拍在冉书辛的手上,道“用最快的速度送去北岩。”

    冉书辛收好信,抬眸看着往外走的段星,嚷嚷道“你就这么走了?太皇太后那边怎么办,不管那个所谓的公主了?”

    段星淡淡的道“放心吧,我刚送了太皇太后一份大礼,她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给我们惹麻烦。”

    冉书辛“……”

    虽然不知道段星送的大礼是什么,但是冉书辛直觉的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对段星送了什么不好奇,只要夭夭能老老实实的当她的太皇太后,不给她找麻烦就行了。

    ———

    时间一晃而过,三日不过眨眼一瞬。

    郑言一直在观察着隔壁院子白微的动向。

    这三日,她依旧像是往常一般,平静的将所有事情都做完,剩下的时间,全部拿来看书了。

    她整个很平和,也安静了很多,一点都不像之前在世子妃门口叫嚣吵闹的那个白微了。

    郑言将自己所见的都告诉了秦艽,秦艽沉默了一会儿,起身去了隔壁的院子。

    一把大锁,将这个院子锁了快两个月。

    秦艽看了郑言一眼,郑言便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那把快要生锈的锁。

    房门被推开,吱呀的白微。

    白微下意识的回过头来,待看清门口站着的秦艽的时候,她刷的一下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喊了一声“姐姐?”

    秦艽点了点头,朝着白微走过来,轻声问“在做什么?”

    白微有些无措,拿着书的手指有些泛白。

    她低垂着头,说“我、我在看书。”

    秦艽点点头,道“你能安安静静的看书,我很欣慰。”

    她的封面。

    这是一本有关药理的书。

    白微在受罚的时候还能坚持学习,这让她有些高兴。

    可能,这孩子只是因为无人管教才会这般顽劣。

    兴许,这快两个月的闭门思过,真的让她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因而如她所说的那般,都改过来了。

    白微将手中的书放下,有些紧张的看着秦艽,小心翼翼的问“姐姐,你是来接我出去的吗?”

    秦艽伸手摸了摸白微的头,轻声说“我说过,只要你真心悔改,我就来接你出去。”

    白微的眼圈红了,低垂着头,可怜兮兮的道“我早就想明白了,也知道过去的自己到底有多么的荒唐无知。姐姐你放心,我真的已经改过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