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颤抖吧NPC > 章节目录 第004章 千年树妖变宠物
    那个图案和那团白光,似乎对慕堇若有着无比的吸引力,就像是一只飞蛾看到了火焰,让她不由自已地想要朝着它飞过去。

    她感觉自己开始变轻,好像腾空而起,快要飞起来了。

    朦胧之中,整个天地都清澈了,冰冰的,凉凉的,好舒服……她情不自禁地闭上了双眼。

    白光消失了,慕堇若感觉自己坐在了地上——是的,她感觉自己终于能坐下了,双腿不再直挺挺地站着不能动了,她还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下的戈壁滩上,有颗小石子硌得她生疼。

    慕堇若睁开了眼睛。

    眼前还有未落尽的淡紫色花瓣飞舞着,透过花瓣,慕堇若看到刚才那些人,都在以一种惊讶地目光看着她。她背后那棵千年木槿树,则化作无数的花瓣和绿叶,就这样消失了。

    “竟然已经修炼成人形了,了不得啊,了不得!”被称为“泉叔”的白发老者抚摸着白胡子,一脸赞叹的神情。而刚才那个迫不及待要走的变声期男孩子,此刻则是双眼发亮,对刚才使用了采撷术的男子说道:“殿下!不如我们把它带走吧?”

    殿下?!慕堇若一听,扭头去看那个拯救她于火焰皮鞭斧头中的人,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跳得好快。

    “不行!这是我先发现的怪!”红衣小哥却大叫着,想要冲过来,被马背上另一个黑衣人拿剑一挡,立刻不敢动了,嘴里还在大声嚷嚷着:“就算是npc也不能抢玩家的怪啊!还有没有天理!你们不是皇室吗?皇室就可以随便抢怪吗?巴拉巴拉巴拉……”

    没等慕堇若说话,那位殿下就露出了一抹冷笑,看着那个红衣小哥,冷冷道:“送你了。”

    “咔嚓”一声,慕堇若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她和其他人都没有看到,红衣小哥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屏,是一个对话框的模样,上面写着:

    系统提示:玄武国大皇子雪清泫向您赠送“千年木槿树妖”,是否接受?

    红衣小哥果断抬手一点,选择了“接受”。

    光屏一闪,内容又换了:

    系统提示:恭喜您得到一只宠物,请及时为您的宠物命名,方可使用!

    慕堇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家收做宠物了,正愣愣地看着那位英俊的殿下,看他干脆利落地翻身上马,又看了她一眼。

    她疑惑地歪了歪头,猜测着那个眼神的含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个眼神很奇怪。

    那位殿下却已经收回了目光,拉起缰绳,扬起马鞭,整个队伍就如同来时一样,浩浩荡荡地往西方向行进了。

    慕堇若被那位殿下的一句“送你了”一击而中,好久都没缓过神来。直到队伍中最后一个人也从她身边走过了,她才振作起来,开始在心里劝着自己:

    “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我好不容易变回了人,千万不能玻璃心,不能随随便便就心碎。说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呢?他们居然会法术,肯定不是华夏国真实的历史朝代。难道我是穿越到了某个奇幻架空的平行世界?”

    在慕堇若看不到的队伍的最前面,那位白发老者正恭敬地请教他们冷漠的大皇子:

    “殿下,您可曾注意到那棵千年树妖身上的伤痕?”

    雪清泫微微侧过脸,淡淡看了白发老者一眼:“帝师大人想说什么?”

    白发老者继续说道:“看这个红衣小子的装束及招式,必定是朱雀国武者无疑。殿下为何要替他说话?我们刚刚得知此处有棵千年古树,好不容易绕路过来,却被他捷足先登,还说是乘扶摇而来,如此巧合,殿下不觉得可疑吗?依老夫看,此事似乎有点不简单呐。”

    雪清泫目视前方,依然淡淡地开口道:“帝师大人是想说,我玄武国内有了奸细?”

    “当今天下,动荡不定,不可不防啊!”白发老者一脸忧虑。

    雪清泫没有回答,倒是旁边那个变声期的男孩子,用他那沙哑的声音说道:

    “泉叔,我看您是老糊涂了吧!您看刚才那个家伙,武力低下,又头脑简单,说话还疯疯癫癫的,谁会用这么蠢笨的人作为奸细呢?过会天黑了,随便出来一只猛兽就可以夺走他的小命!

    “再说了,有我和姐姐在,别说一个奸细,就是一只苍蝇,只要敢背叛玄武,必定死无全尸!是吧姐姐!”

    说着,得意地看向他旁边那另一个黑衣年轻人。后者带着面罩,只露出两只清亮的眸子,刚才就是她拿剑挡住了宋名扬,没想到却是个女人。

    她只轻轻瞥了自己的弟弟一眼,一个字也没说,然后目不转睛地看向前方,紧紧跟随着他们的大皇子殿下。

    而那个变声期的弟弟,也早就习惯了姐姐的反应,朝白发老者做了个鬼脸。

    白发老者“哼”了一声,却也不生气,好像认可了年轻人的话,说道:“柒染你这个臭小子,话这么多,你的嗓子是不是不想要了?”

    后面的侍卫们听了,都在偷偷憋笑:作为玄武帝国皇子们的老师,亦是当今皇上的老师——帝师白泉,他才是出了名的话唠。从他刚才对素不相识的无名小儿都说了那么多话,就能看出来他有多爱唠叨了。

    一队人马,继续朝着他们的目的地行进。

    奋力奔腾的马背上,那位冰冷寡言的大皇子,正默默地看着西方的地平线。

    夕阳即将被山峦吞没,远处的天幕下,残月淡淡的影子已经悄悄地浮现了出来。暮烟四起,夜晚很快就要降临了。他望着远方连绵的群山,脑海里却浮现出刚刚过去不久的那一幕:

    采撷术式描绘完成,只有施术者才能看到的画面中,那棵树的精魂,向着术式缓缓飘出。那一份轻柔飘渺又惊心动魄的美好,一如几年前他曾在玄武山巅看到的白云出岫,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描绘的婉转之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在他的瞳孔中,映出的是一个黑发紫衣的年轻女子。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