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是剑神 > 章节目录 第0033章 豁然开朗
    李娇决定,一定要去李自在家看看,到底养的什么猪,自己竟比猪重。

    李自在兴高采烈,搞定一件大事,这可真是太运气了。

    “嘿嘿嘿!”

    李娇听到了李自在的笑声,侧头看去。

    笑的好通透!

    撇撇嘴,李娇道:

    “好了,别美了,不就是一块火凤之心吗?我还看不上呢,走,去找点水喝,然后继续赶路,估计后面没人会追来了,咱们现在想想怎么回去吧,也不知仗打的怎么样。”

    “嗯,走,嘿嘿嘿。”

    “别傻笑!李自在你知不知道你这人笑起来特别傻!”

    李娇忍不住打趣李自在。

    其实她很喜欢李自在的笑。

    感觉有点没心没肺的样子,他明明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却可以笑得这样通透阳光,真的是很难得。

    李自在听李娇也觉得自己傻,于是不笑。

    暗道这小姑娘怎么跟娘子一样呢?

    咦?

    不对啊!

    李娇可是他的长官,怎么现在却感觉她就是一小姑娘?

    人生有一词,叫豁然开朗。

    其实每个人都曾经历过。

    伙房切墩动刀将土豆切丝。

    初学时总切不好。

    一日生,却掌握握刀手法。

    二日生,却掌握拿土豆的姿势。

    三日生,却掌握下刀的方向与力度。

    第四日,忽有一瞬,刀握的好,土豆放的好,下刀方向力度刚刚好,切下几刀,丝丝顺滑,条条规整,刀法成,这就是豁然开朗。

    李自在从小在山村中没出去过,身边之人皆从小认得,看着他长大,或是他看着长大。

    木悠然婵儿算是他遇到的第一,第二村外女子。

    相处下来一直没章法,导致他好几天都不和木悠然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说什么。

    而如今,与李娇相处一日夜,忽然间李自在就觉得李娇已是他熟人,可以在其面前自在表现自己,这是一种与人相处之道,他豁然开朗。

    回顾之前一日夜,他没把李娇当外人,或是当女子,当大人。

    想拉手拉手,想说话尽管去说,想笑就笑,钻林子不介意自己的背影是否看上去笨拙,不介意自己是否因为出汗而有女人们不喜欢的味道。

    他自在了,李娇也就自在,于是他们成为了这样朋友一样的关系。

    李自在有些兴奋,觉得自己的名起的可真好,原来还有如此的大道理。

    “哈!快走!”

    他高兴的上前拉住李娇的手,就在大山里狂奔起来。

    “干嘛啊?疯疯癫癫的。”

    李娇不知道李自在又发什么傻气,却不知他是成长了一分,如那雨后之笋,直接拔高了一块。

    李娇就跟在李自在后面跑,心情格外舒畅,仿佛都忘了那边关的烽火。

    两人向东南跑了一上午,终于到达又一个山顶。

    站在这里望去,下方竟是绝壁,深不见底,而远处还是连绵大山,看不见出路。

    这下他们是高兴不起来了。

    怪不得蛮人没从这些地方进攻宁国,天险就是天险,可不是说说的。

    “怎么办李自在?“

    “还能咋办,向东北走,总能走过去,我就不相信这里还真的是绝地?”

    李自在不服气。

    于是两个人就在山脉顶沿着东北方向走。

    这一走就是两天,终于看到了下行的山路。

    两人都很兴奋,可天色已晚,为避免遇野兽,只能找地方休息。

    这里的山高度估计已过千米,甚至更高。

    夜色淡淡,星光明媚,他们躺在地上仰望天空。

    “这星空,比我们村边的山上还美。”

    李自在赞叹。

    “你喜欢观星?”

    李娇开口问话,想要更多了解李自在。

    “喜欢,李娇,你说以后如果我成了剑神,就叫星空剑神怎样?”

    “星空这一封号有的,不过你也是有趣,你能成剑神?”

    “怎么不能?我刻苦着呢。”

    “你把天钢拿出来给我看。”

    李自在有些不好意思,可想着也没啥,不是有一人通过一纹天钢修炼成剑神的吗?

    想到此处,李自在伸手,意念升,天钢慢慢从手掌钻出,悬浮。

    李娇谈口气。

    果然是一纹,最弱的资质,如能炼剑称神,可就是奇迹了。

    “叹什么气?瞧不起我?你的天钢呢?拿出来我看看?”

    “不给看。”

    “啊?你这女子,我要看天钢,又不是看你的**。”

    “李自在!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实的!”

    “又说这话,小爷我是老实,可也不是傻子啊。”

    “哼,不过你这句小爷是跟谁学的?听你说好几次了。”

    “兵营里,那些老兵都自称大爷,他们年纪确实挺大,所以我就自称小爷,显得豪气。”

    “傻样吧!”

    “你又说我傻,看我不收拾你!”

    李自在说完,就去抓李娇的痒。

    “啊!烦死了!别,哈哈哈!受不了。”

    李娇笑着,叫着,纠结着。

    她也终于意识到,李自在已不是那管她叫大人的新兵了,他在自己面前已毫无压力。

    到底是自己太温柔,还是他本来就是个厚脸皮?

    这时,李自在忽然停下,不再对李娇动手。

    李娇有些诧异,喘息道:

    “你怎么不挠我了?”

    说完一句话李娇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下来。

    搞什么,难道还希望李自在继续挠她的痒?

    李自在轻声道:

    “不挠了,你总叫,怪怪的,行了!睡觉吧。”

    说完李自在竟真的躺下呼呼大睡。

    李娇并不知,她之前让李自在豁然开朗,让他懂得了一些与女人相处之道。

    而如今,她又给这十七岁的山村少年上了第二堂启蒙课,那就是情窦初开。

    并不是李自在对李娇产生了什么兴趣。

    而是李自在忽然觉得,这男人和女人还真不一样,笑声,叫声,都不同。

    怪不得老人们总说,这男女有别,果真如此啊。

    夜静静的,能听到风声,草声,虫声。

    夜也是躁动的,不时从远处传来兽吼的声音。

    李自在这次并没有很快速的睡去。

    他闭着眼睛,有点失眠,琢磨着今天从李娇身上领悟到的东西。

    忽然,一声狼吼响彻山林,让李自在吓了一跳,因为这吼声长嘶,太过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