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是剑神 > 章节目录 第0042章 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荒剑神看着李自在,眉头微微皱起。

    这就是娶走木悠然的小子?

    在都城中,这件事已经被传的人所共知。

    宁国最天才女剑神竟成亲了,还是嫁给一平头小民。

    几乎没人相信,可这却是事实。

    荒细细打量了李自在后叹气。

    长得倒是有些男子气概,只是看上去很单纯,估计是没经历过什么事的人。

    剑修境,为修炼剑技成剑神,一生要走遍四处名山大川,人文古迹,荒野林海。

    如果能修成剑神,一定各个见闻广博。

    木悠然虽然才十七岁,但早些年她师傅一直带着她四处闯荡,这才领悟了剑之九技,心智上绝对要比这李自在成熟许多。

    无论怎么看,这门亲事都如游戏一场。

    荒心里如此想,却没表现出来。

    他抬手让文书将整理的案件情况对李自在说明。

    李自在听得目瞪口呆,一副傻样。

    木悠然看着李自在那样就生气。

    这小子明明是个狐狸,可偏偏却能偶尔搞出这种发傻的样子,让人误会。

    吴先生李娇和大部分同村村民都关心李自在。

    朱一山则一脸看笑话的样子。

    李自在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琢磨一会,急忙皱眉对孙亮将军拱手道:

    “大人节哀顺变。”

    “哼!”

    孙亮当然不会给李自在好脸色,却也没有发声咒骂,毕竟木悠然还在场。

    荒看的惊奇。

    听闻如此惊心大案,他还是最大嫌犯,竟不想着自辩,而是先去与死者之父说安慰话,这还真是第一次见。

    轻轻咳嗽下,荒道:

    “李自在,可认罪?”

    “小人不认。”

    “许你自辩。”

    “谢大人。”

    李自在呼出一口气,道:

    “我是被冤,若要自辩,莫不如找出真凶,死者已逝,总要让她去的安心。”

    “这话不错,可如今有十人见孙玉婷从你帐中出来,你却不肯认是酒后乱了性吗?”

    “大人,这只是从你们眼中看,看到的却不是真相,因为在我眼中一切都没有发生。”

    李自在声音清脆,为自己据理力争。

    “我并不识孙家小姐,更没与人在军中饮酒,今上午在床上看书,忽然昏睡,之后案件发生,我可以确认,是有人陷害我。”

    孙亮终于忍不住吼出声:

    “你说我女儿用她的命陷害你?”

    “大人别急,听我说来,当然不是你女儿陷害我,但却可能有其他人。”

    李自在呼出一口气,道:

    “如今结果无非两种,我有罪,我无罪。有罪不提,在你们眼中已证据确凿,现在就要听我自辩是否无罪,对吗?”

    “我说自己无罪!请诸位也如此假设,然后跟我一起来看这件事。”

    “如我无罪,那我话为真,昨夜不曾与赵家小姐喝酒,更没见过她,不认识小姐。”

    “这就怪哉,明明大家发现的是酒醉之景,赵家小姐从我帐中跑出,我铺上有小姐衣物,她还衣衫不整被人看到,最后自杀。”

    “若我话为真,则很显然有人陷害,既是陷害,就应有迹可寻,我所在帐篷为边城一脚,人并不多。而我上午之时忽然昏睡,疑似被人下了药,现在应还未过正午,从我昏睡到现在不过一时辰,在这段时间中,无人见小姐进我帐中,却有十人看到她出去,我很想请问这十人,他们是谁,为何在这一时辰之内,会到了我帐篷附近,并且看到了小姐。”

    李自子吐字清晰,一脸平静。

    木悠然看着他双眉忍不住紧锁。

    她想到了李自在河中斗蛇救孩童,山顶戏耍杀人贼,雨夜遇蛮人,用一片蘑菇地将他们制服,而后卖给酒家为奴的种种事。

    有一句话叫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现在看来所有李自在之事都不是巧合或运气。

    李自在就是这样一个可以在山崩前还能冷静的人。

    他才十七岁,且没有过多经历。

    那这种气势就是与生俱来。

    木悠然回想这许多年遇到的人,选来选去竟无一人能如李自在这样,遇事不慌,坦然自若。

    这时,听了李自在话的荒剑神已行动,将那十人叫上来,一一询问。

    荒剑神也不希望李自在有罪,毕竟是剑神女婿。

    而孙亮同样希望找出真凶。

    十个看到孙玉婷从李自在帐中跑出的人都被带上来。

    “我那时原本距离也不远,听到猫叫,叫的很凶,跑过去时刚好看到孙大小姐从帐篷中哭着出来。”

    一人这样说,其他所有人说法一样。

    木悠然的眼睛亮起来。

    李娇婵儿都一脸紧张。

    吴先生摸着胡须似在思索。

    李自在道:“既然大家都是被猫叫吸引过去,可曾见到猫?”

    大家全摇头。

    李自在道:“大人,是否可怀疑,有人故意弄的猫惨叫,将诸位原本只是在附近的人引来?我想请大人派兵去找,看附近是否有猫的踪迹。”

    荒剑神点头后派人去找。

    大家焦急等待,差不多半盏茶功夫,两兵归来,提着一只死猫!

    “距李百卫帐篷十米远处的另一帐篷后,先发现血迹,后发现掩埋痕迹,结果找到了它。”

    那士兵回报,荒剑神眼中透出了一丝玩味。

    咦?

    这李自在看似单纯,没想到思路如此清晰,就这样找出了证明他可能无罪的疑点,而且还幸运找到物证,真是有些厉害。

    李自在道:

    “有人故意用猫引人,然后让他们看到孙小姐从我帐篷中跑出,其中隐情道理我想不出,但杀猫之人一定是陷害我的人。今早我只吃一碗粥,是卫中兵士贾生送来。贾生与我同村,比我还小一岁,性情淳朴善良,我不信他能害我,并无动机,但可叫他来,询问早上送饭过程之详情,我可确定,自己一定是被下药了,而那让人昏睡的药,就在早饭的粥里。”

    荒剑神快速叫贾生上前详细诉说。

    贾生有些战战兢兢,他其实原本就在堂下听着,很庆幸李自在没有怀疑到他身上。

    抬头与李自在对视,李自在给了他一鼓励眼神,贾生这才一边回忆一边开口。

    堂下人群中,朱一山的脸色有些苍白了,忍不住抬手擦了擦额头鬓角流下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