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是剑神 > 章节目录 第0043章 又成傻子了
    贾生的讲述很简单。

    作为同村,他觉得李自在成了百卫长,理应近乎近乎,这才自愿承担起给李自在送饭的事情。

    今早如往常一样去伙房装饭,有粥和大饼子,他知李自在不爱吃饼,就弄了满满一碗粥。

    路上一猫忽然跳出,吓的他脚步踉跄,粥撒了一身,就在这时朱一山过来,他就请朱一山帮忙端着粥,而后整理身上的脏处。

    起身朱一山已将那粥碗擦干净,笑道:

    “没撒多少,是不是给李自在那小子送吃的?直接端去吧,看他能不能给你个十卫长做做。”

    贾生呵呵一笑,知朱一山与李自在关系不好,就没多说,端粥走了。

    就这么简单的一段叙述,八荒剑神就觉得问题很大。

    而木悠然则直接翻脸,反正她跟朱一山又不熟,朱一山他爹又不是自己家的救命恩人。

    “大人,朱一山与李自在从小就有怨,前段时间还打过仗,他是二印灵修者,却打不过还没修出一印的李自在,丢了很大的脸面,可把他叫上问审。”

    八荒点头,叫朱一山上来。

    朱一山可不是剑神女婿,要跪的,而跪下后他就开始不断磕头,全身都在颤抖。

    如果说李自在表现的足够坦荡,朱一山这时就有些看上去心虚。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两人,看着他们的状态,回想李自在的讲述,一刻之间就觉得朱一山似乎比李自在更像是贼。

    木悠然李娇婵儿三女立刻安心了许多。

    果然,李自在这样老实的人,怎能干出那种事来。

    而且他可真淡定,三言两语就洗清了冤屈,简直比那衙门里断案的师爷还要高明。

    可事情并没有大家想的这样简单,朱一山死活不肯承认。

    孙亮再没好脾气,他不敢直接对李自在如何,对没有靠山的朱一山却不会客气,这可事关女儿生死。

    如今没有证据说明朱一山是凶手,而女儿的自杀也确实离奇,他一定要弄清来龙去脉。

    “来人!给我打!”

    “大人!莫要打我!莫打我!我是冤枉的啊!”

    朱一山哭叫求饶,他本来就是个软骨头。

    八荒剑神没被打动,也命人打板子伺候。

    却不想,这时李自在忽然道:

    “且慢。”

    咦?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全都看向他。

    现在都没他什么事了,为何他却又要阻止?

    木悠然皱起好看的秀美。

    就听李自在道:

    “如今我与朱一山各执一词,实在都是有嫌疑,我所说的话都是推测,所以这证明不了朱一山有罪;而却有十人看到孙小姐是从我帐篷中衣衫不整跑出,终究还是我的嫌疑最大,若我是凶手,那么完全可以说谎话栽赃朱一山,因此刚才我的一番说辞,做不了指认朱一山的佐证。”

    女剑神原本是坐在一边的,这时直接就站了起来,双眉高挑,杏眼圆翻,要气死了。

    从今以后谁要不说李自在是个傻子,她就干掉他!

    “小姐,这姑爷是不是傻了?怎么又说自己有罪?”

    婵儿到木悠然身边急的直跺脚,摇晃起了自家小姐的胳膊。

    李娇咬上了嘴唇,她真的看不透这山村少年。

    所有人其实都看不透,八荒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人,我的意思是说,从现在看来,我和朱一山都有嫌疑,既然弄不清要动刑,就把我和他一起打吧,打他多少下,就打我多少下,直到我们有一人先招供才好。”

    木悠然愣了那么几数,鼓起了腮帮子,长长的出气,又深深的吸气,然后坐下用手扇风,只觉得内心燥热。

    这人真是让她无法言喻。

    干嘛?

    这大堂之上还容不下他了?想要做大侠?

    既然觉得自己没罪,干嘛还要主动受这皮肉之苦?

    惺惺作态?

    迂腐!

    太迂腐了!

    这样的人别说没机会修炼成才,就算给他个九纹天钢的资质,估计他也到不了炼体境,真是傻的太透彻了。

    八荒剑神差点就被逗笑,少年意气啊,少年意气!

    侧头看了看木悠然,脸都气红了,正用手在脸边扇来扇去,一定很火大。

    看样子还是在乎的,自己若真把李自在给打了,她倒也没什么,若是以后去她师傅那里告上一状,那可不好。

    可话都被李自在说漏了,若是不打,岂不有失公允?

    八荒剑神好为难。

    这时,李自在又道:

    “大人不需为难,这刑如果给朱一山用,就一定要给我用。”

    八荒剑神这回终于也生气了,觉得这小子傻的有些让人烦躁。

    “哦?难道说我只打朱一山,就表明我不公正了吗?”

    这番语气已经有点生硬,并且带着一丝丝的怒气。

    李自在急忙道:

    “大人自然公正不阿,不过我却依然必须要被打。”

    “为何?”

    “身后,我同村的相亲还有许多,他们在看着今天这一切,无论结果如何,此时要动刑,只打朱一山不打我,就是不妥。”

    “哼,你才是要追求公正不阿之人吧?剑神女婿好正直啊!”

    “大人,您果然聪明无比,说到了关键的地方。”

    “啊?”

    八荒剑神愣住,他说了什么?正直?

    李自在道:“我是剑神女婿,这在我们村人尽皆知,小子也是怕疼的,可如今两人都有嫌疑,若是不打我,只打朱一山,等消息传回我们村,无论结果是什么,人家都会说:‘看看吧,剑神女婿有嫌疑就不会挨打。’甚至有人可能会说:‘被打了扛不住,自然屈打成招,这朱一山只能人倒霉!’”

    八荒剑神微微点头。

    这倒是,平头小民就喜欢嚼舌根,总以为官官相护,总以为权权后面是有猫腻的。

    “小民其实也不在意这些,毕竟小民只是个草民!但草民之娘子乃我大宁新晋剑神,是剑修历史上最小年纪修剑入道的天才,据我所知很多人都在关注她,所以这事若是传出去,知情人到好还,不知情者一定会说这小女子原来也是个护短的,就算成了剑神,也有失德行!所以,草民不怕挨打,愿与朱一山同被打,以护娘子名声!”

    此番言辞一出,全场鸦雀无声,寂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