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是剑神 > 章节目录 第0058章 家大业大
    当年的一战异常激烈,蛮人甚至冲入品字三关,与宁国大军战与山野。

    后来虽大败,但散兵游勇却未立刻走掉。

    李大年木云生一卫就被一群蛮人散兵追杀在山林中,其情极险。

    李大年当机立断,与木云生一家分开跑,此后失散,一别十七年,直到一双儿女已成年。

    木云生到山海城安家落户,把家人从其他地方接来。

    木家本就是大家族,人丁聚在你是,业业恒通兴旺,几年就发了,成山海城里富足之家。

    且木悠然的回归让木云生被封逍遥王。

    所有的一切都很美好,着实让人羡慕。

    家大业大,是非自然就多。

    木云生有一老娘,方绽梅,如今六十二岁,看着却不到四十的模样,是五品灵修境。

    木家兄妹四人,木云拓,木云生,木云泽和木云娟。

    木悠然的娘名为曹曦,曹家也是大户,亲属众多,如今都搬入王府住,两家合了一家。

    除了近亲,还有远亲。

    方绽梅是一心善的,穷亲戚来投奔,总不能不收留。

    几年来,府中如同曹曦的三姨夫的表妹家的外甥女这种南辕北辙的亲属,不下百人。

    而整个逍遥王府,如今木曹两家亲属,加奴婢,竟是有四百余口。

    王府前后共计二十三个大院,期间亭台楼阁,花园穿插,长廊满地。

    如此规模俨然已是山海城内最大的氏族之一。

    且不仅仅是这样。

    因为天钢的效果,人们寿命都很长,最多可延续十几代人共存于世。

    据说木悠然祖上十代爷爷还活着,如今久居都城。

    在都城里,木家也是一大户,同样人口众多。

    这没什么稀奇,寿命长了,家族自然就可以非常大。

    五代之外算远亲。

    爷爷娶自己孙子的重孙女这种事,也并不算稀罕事,毕竟如果修炼得到,两百岁的老人看山去也可以是壮年的形象。

    婵儿在路上给李自在讲着这些事情,这让李自在叹为观止,世界果然如此之大,好多东西他都还不知道。

    而木家竟这么多人,自己到了后都能见到?

    还没想明白,眼前已是逍遥王府正门。

    那红木大门差不多三米高,上面刷了金漆,看上去很辉煌。

    婵儿跳下车去敲门,那小厮有气无力开门,后听说女剑神回来了,立刻就疯了。

    扔下敞开的大门转身就去呼喊,很快,木悠然回府的消息就飞入所有人耳朵里。

    木悠然再次相见母亲与奶奶,立刻展现出了小女孩的柔情,眼泪掉下,犹如站住掉线。

    “闺女,受委屈了!”

    曹曦也落泪,那看不出一点老的奶奶方绽梅则摸着木悠然的脸说:

    “好孩子,这咋瘦成这样?”

    李自在原本是很紧张的,可听了这丈母娘和娘家奶奶的话,心里多少有些不开心了。

    木悠然明明是胖了好不好?

    再说在家里,她可是一点委屈没受的。

    看到木悠然被众星捧月一般,跟本没人打理自己,李自在又有了一点失落。

    木家果然是家大业大,看看这房子修的,就好像那年画里一样。

    屋子里人太多站不下,李自在就出门。

    看大不远处一月亮门,们那边是鲜花,有胡蝶在飞。

    李自在就一个人走过去。

    看了眼画,发现一水塘。

    好大的水塘,还有鱼与荷花。

    中间一座长廊从水塘穿过,李自在被景色吸引,上了长廊,走一回又见一竹林。

    这府到底有多大?

    李自在完全被吸引,于是转转走走最终迷了路。

    木悠然那边好不容易叙了离别情,当木云生摸着眼泪找女婿的时,却发现这人已没了。

    娇婵二女记得团团转。

    木家长辈们全都沉了脸。

    平辈与小辈们都开始议论出生。

    这女婿真是见不得台面,看到娘家势大躲起来了?

    这倒也正常。

    毕竟只是一小山民,听说字都不认识,且没有修炼。

    这不开玩笑一样那么,木悠然最少活过五百岁,而成年后还没有修炼的小山民能活个两三百岁就不错了。

    这桩婚是木云生糊涂,这是木家公认的。

    行了,现在多说无益,先把人找到吧。

    下人们四散,开始四处找这位小山民。

    李自在也知道自己迷路了,已经不止从何处而来。

    皆因被沿途景色吸引,所以没记路。

    他也不着急。

    来时是紧张,可身在府中他已想清楚。

    差距一定是有的,自己努力追赶吧。

    人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自己三十年后,会不会也有这样一份家业呢?

    李自在平服心情的过程,也是坚定信心的过程。

    “喂,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滚滚滚!”

    忽然有人说话,语气很差,李自在皱眉侧头看去,发现院子里说话的是一壮汉,穿的是云府军衣,应该是一护卫。

    李自在想不名表了,于是开口问:

    “无论这是什么地方,那也是在家中啊,你这人说话不能客气点?怎么出口骂人?”

    “客气?哼!云家上下所有主子我都认识,却没见过你,而这地方乃是表少爷的内宅,住的是表少爷的夫人,你无故前来,我没抓你去见主子们已算客气,你还想怎样?”

    表少爷?

    李自在无法区分,木悠然家亲属太多,就算给他介绍了,他也不一定能记住。

    “好好好,你够凶,我走就是。”

    李自在不是一惹事的主,也没那么大脾气。

    不就是被说了几字“滚”吗?他才不介意,又不少块肉,穷人命贱,遇事不气,心旷体胖,倒是获得自在许多。

    李自在想到此处面带笑容了,转身就要走。

    忽然,在那厢房里,传来遗传银铃般的娇笑声。

    李自在皱眉,停下双脚,回头看去。

    “呵呵呵,这衣服可真美。”

    隐约听到了说话声。

    护院本以为李自在要走,已打着哈气去偏房,忽然听到开门声,急忙回头,就见刚才那小子竟钻入了少奶奶的房中。

    这可是差点没给护院吓死,冲过去到了门口却又不敢进。

    少奶奶曾严令,在任何情况下,他只需守好门户,若是不经允许就进门,要杀他全家呢。

    护卫冷汗都下来了,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这种事可从来没发生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