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暴力蛮王 > 章节目录 第二章:决裂!
    一晃七天过去了,李禅宗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这片大陆叫虚空大陆,他所处的地方是青州的一个中级帝国,龙羽帝国。龙羽帝国最为出名的当属帝国三大将军,定国将军,征远将军,安国将军。蛮王蛮霸便是三大将军之一的征远将军。蛮人虽然头脑简单了一点,但是先天优秀的身体条件让他们在战场上个个犹如战神一般勇猛。

    关于虚空大陆有这样一段说法。

    游离在人间的三大神器**者世间的万器。传说神已经抛弃了这个世界,魔已经无心统治这片大陆,来自无边黑暗的冥界正在吞噬着人间。虚空大陆流传着一个传说,当人类聚集了万器榜上的所有兵器,光明会再次降临人间。

    这是一个以武力为尊的世界,修炼者在八到十四岁会在眉心觉醒器灵。借助修炼的元力,修炼者可以学习各种战技。

    据说,修炼者可以觉醒万器榜上的万种器灵。每一位修炼者只能觉醒一种器灵。传说中的三大神器分别是神族的神剑,魔族的魔刀,冥界的冥枪。也有人把蛮族的轰天锤称为是第四大神器。其实轰天锤并不弱于三大神器,只是它太过于霸道,至今没有人能使用。有人说过,如果轰天锤能够拥有完美器魂,它将凌驾于三大神器之上。

    元力修炼像器灵觉醒一样,也是有天才与废材之分的。修炼元力靠的是吞吐天地间的灵气,这与李禅宗所修炼的真气有些不同,但两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需要在经脉中运行。

    李禅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身体的经脉尽毁,想要依靠元力修复是不可能的。而且依据记忆,似乎元力并不像真气那样可以修复内伤。这样就只能依靠前世所学的易筋经了。

    李禅宗不知道在这个灵气充裕的世界修炼内功会是什么样子,对此他很是期待!只是内功修炼要一步一个脚印,他现在的基础是零需要从头练起。只是现在经脉尽毁,想要修炼内功无异于是痴人说梦。现在首要做的是修复受伤的经脉,然后依靠易筋经的功效恢复经脉。或许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修复经脉不容易,但对于李禅宗来说并不是很难。甚至是只需要几副修养的药就行了,只是恢复经脉必须依托易筋经的功效。

    根据记忆,李禅宗知道蛮智的资质一般,在家族里也没有什么地位。这也是他被关进牢房这么多天家族那边一直没有反应的原因。

    “看来想要出去就只能靠自己了。”李禅宗暗想。

    幸好,终于在第八天家族来人了。

    不过,李禅宗万万没想到来人竟然是夏念晴!

    夏念晴是李禅宗现在名义上的未婚妻子,说起夏念晴要提起李禅宗的**。李禅宗的**刘若兰和夏念晴的**张瑶是结拜姐妹,她们在蛮智和夏念晴刚出生时就有了约定,他们的孩子长大后要结为夫妇。每次想到这里,李禅宗都忍不住惊叹,“这个世界里竟然会有婚姻包办!”

    十年前张瑶夫妇无故失踪,有人说他们是得罪了大势力被杀。可是刘若兰并不相信这个传言,她查找张瑶夫妇多年没有结果,到了最后连她自己也音信全无了。

    夏念晴和李禅宗记忆中的印象一样,对待李禅宗很是冷淡。只是李禅宗看的出冷淡中掺杂的有怒其不争的因素。

    没有关心,没有责备,夏念晴好像很不喜欢和李禅宗多说话。她张口就直奔主题。

    “你在这安心呆几天,我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只是你真是????唉,算了,我走了。”

    等到夏念晴转身离去时李禅宗才反应过来,他连忙喊道,“等一下!”

    夏念晴回头差异的看了李禅宗一眼,她仿佛看到了蛮智几年前的身影。记得那时的蛮智无论做什么都很上进,说话的底气就像现在一样足。

    小时候他俩关系很好,那时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一起去找妈妈。直到有一天夏念晴再次说起找妈妈时,蛮智说她很傻,笑她像小孩子一样幼稚。

    那年夏念晴九岁,记得当天夜里夏念晴哭的很伤心,很委屈。一直以来的信念轰然倒塌了,她那时最希望的是自己的蛮智哥哥会来安慰自己,哄自己。可惜,她的蛮智哥哥没来,第二天也没来。直到现在都没有。

    夏念晴眼中闪现过一丝失落,她暂时把痛苦的回忆压了下去。

    “什么事?”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用这种的语气问李禅宗。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李禅宗先把自己要说的重点讲了出来,他真怕夏念晴会不耐烦直接转身离开。

    看到李禅宗认真的表情,夏念晴知道他说没做这件事就一定没做,因为他从来不对自己说谎。

    见到夏念晴稍稍皱眉,流露出一些对他的信任。李禅宗接着说道,“李婉儿是剑徒境界,我只是锤奴境界怎么可能打得过她,更不可能在大白天对她做出禽兽的事情。

    修炼分为十个境界,奴,徒,客,君,贤,王,皇,圣,帝,神。根据觉醒的器灵不同又有不同的称谓。以觉醒的器灵是剑为例,十个境界为,剑奴,剑徒,剑客,剑君,剑贤,剑王,剑皇,剑圣,剑帝,剑神。

    听到李禅宗语气中有些自嘲他自己实力差,夏念晴感到有些愧疚。自己一直都在责备他做出禽兽的事情,根本没有考虑过他的实力。再想到李禅宗经脉受损可能一生都不能修炼了,夏念晴甚至对他同情了起来。

    夏念晴微笑的看着李禅宗,似乎在安慰他不能修炼,又似乎想到了救出李禅宗的办法。见夏念晴突然对自己笑了,李禅宗能感到来自灵魂深处一阵激动。他知道这是蛮智残留的思想在作怪。

    同时,从这一刻起李禅宗的灵魂也完全和这具身体融合了!

    此刻是早晨,初升的太阳洒在夏念晴的脸上把她的脸蛋映照的玲珑通透,加上那双一闪一闪的大眼睛,她像极了一个美丽天使。

    李禅宗忍不住开口说道,“你笑起来真美。”

    闻言,夏念晴脸色有些微红。好多年没有听到他夸赞自己,她有些不适应了。不过她瞬间又换上了往日冷冰冰的表情。

    看着夏念晴离开的背影,李禅宗暗暗说道,“她害羞的模样好像一个人?????”

    三天后,李禅宗被放了出来,不过来接他的并不是蛮王府的人,而是太子刘天云的人。这让李禅宗感到有些差异。

    “大公子,让您在里面受委屈了,太子殿下专门嘱咐我来接您离开。太子殿下已经在***备好酒席给您接风了。”

    李禅宗狐疑的看了眼前人一眼,看的出对方的语气很恭敬,但从他的眼中却看不出有丝毫的敬意。

    李禅宗瞬间有些明白了,当初把蛮智打成重伤的是太子,如今来救自己的还是他。那么,陷害自己的会不会也是他呢?李禅宗摇摇头,看来这个接风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至少,凭自己的身份还没有资格让当朝太子这样做。会不会是因为夏念晴呢?想到这李禅宗忽然之间有了一丝不安。

    ***位于帝都中心,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这里往往都是有地位的人出入的地方,能到***消费是身份的象征。

    李禅宗还没来得及回去洗漱换衣就被他们强行拉上马车送到了***,惹得他一阵恼火,只是想到现在经脉尽毁受了重伤无法动武,他选择忍了下来。

    ***三楼一般都是专门预留给皇族备用的,这里是整个***最好的位置。整个三楼给人一种高贵典雅的感觉,甚至身在其中都会莫名产生一种自豪感。

    刚刚推开门李禅宗就看到太子刘天云正亲热地在夏念晴面前眉飞色舞地述说着,周围的人还不停的附和着他们。一股莫名的怒火“噌”的一声涌向了他的大脑。

    看到李禅宗推门进来,夏念晴先是一喜,再看到李禅宗脸上出现莫名的不悦她顿时略皱眉头,当发现李禅宗一身囚衣时她变得生气了起来。

    过了许久,其他人似乎没有注意到李禅宗的到来,依旧围绕着夏念晴说笑。李禅宗索性找了一个角落独自吃了起来。

    正当李禅宗吃的尽兴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我观夏小姐似乎有些魂不守舍,不知夏小姐是不是担心蛮大公子经脉尽毁的事。以我看大公子一身囚衣仍然吃的很尽兴,他身体应该并无大碍,夏小姐无需担心。”

    说话人乃是当朝安国将军的侄子杨鸣,他也曾是李婉儿的追慕者之一。他一直对李禅宗怀恨在心,能让李禅宗出丑是他最想看到的。

    听到杨鸣的话,夏念晴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不悦,再看到李禅宗正在毫无形象的大吃大喝时,开始对李禅宗恼火了起来,几天前对李禅宗恢复的好感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反观李禅宗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所有人正在用嘲笑的眼光审视他。有人开始窃窃私语,暗自感叹蛮王府出了一个败类。

    这个过程只有太子刘天云在一旁阴沉的笑看李禅宗,所有的一切正在朝着他设想的方向发展。

    正当所有人正议论的热火朝天时李禅宗突然起身喝下最后一口酒,打了一个饱嗝,说道,“不知太子殿下还有没有其他事,要是没有我吃饱了就先走了。”

    闻言,所有嘲讽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李禅宗的脸上。夏念晴的脸也在瞬间微红了起来,李禅宗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粗俗的乡巴佬,与这里的高贵格格不入!

    “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夏念晴生气的说道。

    这时她才突然发现,不知该怎样称谓李禅宗了,是称他蛮智,还是称他蛮大公子,再或者和以前一样叫他蛮智哥哥。仓促之间她用了一个“你”。却不知一个“你”字无形之中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远了。

    闻言,原本就在气头上的李禅宗更加恼火了!

    他走到坐的离刘天云很近的夏念晴面前说道,“你把我从牢里救了回来,我很感谢你,可是我的事还用不着你管。”

    听到李禅宗的话气的夏念晴杏眼瞪的老大。

    这时刘天云开口了。

    “蛮老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夏姑娘为了你的事跑动跑西,你怎么能说你的事不用她管呢?”

    李禅宗用好奇的眼光看了刘天云一眼,有些不悦的说道,“太子殿下,她是我的未婚妻子,我的事用不用她管还轮不到你说吧。”

    在一旁许久没有说话的杨鸣忍不住开口了。他用极其义愤填膺的语气吼道,“住口!你一个不能再修炼的败类有何资格和太子殿下这样说话!”

    李禅宗十分不爽的看着扬鸣,突然抬腿一脚狠狠地踹在了扬鸣的脸上。

    你又算一个什么东西!

    “啪!”

    夏念晴抬手一巴掌打在了李禅宗的脸上,用失望的音调吼道,“够了!”

    李禅宗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他的心有些冷。笑道,“这一巴掌就当是我偿还你救我出狱。”

    然后,转身离去留下一个孤傲的身影。

    看着李禅宗远去的背影,夏念晴的心猛的痛了一下。

    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倔强,只是他身上多了一些她看不懂的东西。

    一滴泪珠在夏念晴眼角打转,她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