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棯子花开 > 章节目录 第23章 看什么看
    田世明对陈学才道:“学才,我们不要说了,赶快回去看着酒厂和猪场,那可是老村长他们的心血,可能已经有十万块了。”

    虽然说宋民他们投了四万块左右进去,但是欠的工钱,已经有几万了。

    本来还有一些村民想着要一点工钱,可都被陈学才和田世明给挡回去了。

    虽然大家都穷,可是迟几个月再问工钱,也是死不了人,怎么就不能给振华他们一点时间呢。

    刘振华并不知道有一些乡亲已经被他所感动,暗中帮着他。

    他与宋丽芳坐的是最后一班车到了县城,本来宋丽芳想带着刘振华去大哥家吃晚饭,晚上十点多再去车站坐车。

    可宋志军说今晚没有空,让他们自己在外面快餐店吃晚饭。

    宋丽芳一听,感觉有点不对劲。

    以前她的这两个哥哥都非常疼她,不管是到镇里还是县里,他们会早早地接上她,为她安排好一切。

    可现在全变了,到了镇里,宋志峰没有出现。

    到了县里,宋志军也没有出现,还推说自己没有空。

    他们现在到县城都七点多,哪有这个时候上班的呢?

    就算现在没有空,晚上九点十点有空吧?那个时候可以送他们去车站的啊。

    刘振华见宋丽芳一脸的纳闷,笑着道:“你不用担心,我以前去省城时,也是来县里坐车,对这里也熟悉,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车站等车吧。”

    余溪县有两个车站,一是汽车站,另外一个是长途站。

    现在刘振华他们就在县城汽车站,这里的公交车通往全县20个镇,平时车来车往的,非常热闹。

    可现在已经是晚上,车站外面只有一些搭客的摩托车,车站里显得空荡不少。

    刘振华提起两箱棯子酒想出去时,宋丽芳叫住他。“振华哥,要不我们坐摩托车吧。”

    “我还没有坐过摩托车,我问问什么价格。”刘振华不好意思道。

    长途车站那边也有吃饭的快餐店,以前刘振华在那里吃过,一碗饭一块钱,青菜两块钱一份。

    当刘振华一询问,得知去长途车站要六块钱,不由暗暗吃惊。

    这些搭客仔见天已经黑了,以为刘振华他们不知道长途站在哪里,不停地说着:“两位,你们不知道啊,长途站很远的。”

    刘振华舍不得花这个钱,干脆自己提着箱子往外面走。

    宋丽芳背着背囊跟在后面:“振华哥,要不给我提一个箱子吧。”

    “没事,我的力气比你大。”刘振华暗暗吸着气。

    幸亏当时李水莲帮他们包装好,可以用手提着包装带就行。

    但每只手提着十五斤重的箱子,走了一段路后,刘振华感觉胳膊有点累了。

    “振华哥,我平时在家里也干活,你让我也提一会吧。”宋丽芳心疼地看着满头大汗的刘振华。

    刘振华摇头道:“我不累,再走两公里多路就到了。”

    在半路的时候,宋丽芳见路边有个快餐店,便要求在那里先吃饭再过去了。

    反正现在才七点多,他们是十一点的车呢。

    刘振华想想也对,车站附近的东西都贵,还不如在半路上吃呢。

    进到快餐店里,刘振华为宋丽芳点了一个瘦肉一个青菜,他自己只点了一个青菜。

    当菜端上来的时候,刘振华还去打菜的地方勺了一些扣肉汁。

    宋丽芳见刘振华暗中盯着前面的扣肉,心疼地上去点了一块扣肉,多给了三块钱。

    “丽芳,其实我不喜欢吃肉,你不要帮我点扣肉。”刘振华心疼道。

    宋丽芳白了刘振华一眼:“振华哥,这些天你一直在我们家吃饭,你吃不吃肉,我还不知道吗?虽然我们现在缺钱,但也要吃点肉啊。你自己不是说,我们以后会好起来的吗?”

    “对,我们一定会好起来的。”刘振华用力地点着头。

    很快,刘振华把一碗饭吃完了,宋丽芳再帮他叫了一碗饭。

    在盯着刘振华最后完全吃饱了,她才去结账。

    吃饱了,刘振华也有了力气,提着棯子酒去到长途车站。

    因为他们来得比较早,所以找了一张长椅坐下来,他们就这样坐在那里,时不时地聊着天。

    宋丽芳很喜欢两人靠近坐着聊天的感觉,她真想一辈子都是这样过着,只有他们两人在一起,那该多好。

    可时间过得也快,十点四十五分的时候,去省城的长途汽车过来了。

    刘振华他们上车找到自己的位置,两人坐下来时,宋丽芳发现他们坐得更加近了。

    “振华哥,我第一次去省城,那里是怎么样的?”宋丽芳好奇地问着刘振华。

    刘振华笑道:“那是一个经济非常发达的城市,有很多高楼大厦,还有地铁。”

    “你的学校漂亮吗?”宋丽芳的问题非常多,问了一个又一个。

    就这样,他们不停地聊着,汽车也开动了。

    宋丽芳的声音有点大,后面一个男人叫道:“喂,你们小两口可以小声一点吗?这个点,大家都睡觉了呢。”

    宋丽芳听到“小两口”这个词,小脸立即红了。

    她娇嗔地吐吐舌头,小声地与刘振华说着话。

    虽然车厢里已经关了灯,可外面的车灯光时不时地闪进来,让刘振华看到宋丽芳的脸蛋。

    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长长的睫毛,娇艳欲滴的嘴唇,让他情不自禁地看着。

    这些天,他一直拼命地干活,已经从失恋的悲痛中走出来。

    现在与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坐在一起,且对方还是那么优秀,说心里没有什么异样,那是骗人的。

    “振华哥,你看什么看啊?”宋丽芳见刘振华看着她,娇羞地低下头。

    “你没有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呢?”刘振华也是年轻人,懂得怎么调侃美女。

    “贫嘴,人家不理你了。”宋丽芳的小脸红扑扑的,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得非常快,似乎要跳出来似的。

    陡然,汽车刹了一下车,乘客们习惯性地往前面冲。

    “啊。”宋丽芳没有遇过这样的情况,以为怎么了,吓得叫了起来。同时,她的身体也往着前面倒去。

    说时迟,那时快,刘振华两手一伸,把宋丽芳搂到怀里。

    宋丽芳吓得紧紧揪住刘振华的手臂,怕自己再掉下去。

    “司机,你怎么开车的?”有乘客生气地骂着。

    前面的乘务员道:“有辆小车窜道跑过来,司机才紧急杀车。各位,现在高速公路上,你们还是都绑好安全带吧。”

    因为绑着安全带有点紧,不少乘客不想绑着。

    汽车又平稳地开着了,刘振华没有再抱着宋丽芳,让她坐好。

    可宋丽芳似乎还有点害怕,左手还揪着刘振华手臂上的衣服。“振华哥,我有点怕。”

    “那我帮你绑安全带。”刘振华道。

    “我不习惯绑那东西,我可以拉着你吗?”宋丽芳的眼里闪着异彩。

    “可以,你休息一下吧。”刘振华小声道。

    宋丽芳高兴地躺下来,可手还是拉着刘振华的衣袖。

    由于他们白天都在干活,也是累了,所以躺着没有多久,纷纷睡着了。

    两个小时后,汽车进到服务区休息十五分钟,刘振华发现宋丽芳的脑袋已经靠在他的肩膀上。

    “丽芳,我们下去透口气。”刘振华轻唤着宋丽芳。

    宋丽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脑袋靠在刘振华的肩膀上,小脸一红,点点头与他下车了。

    本来余溪县去省城要六个小时,但因为凌晨行车,车流量少,没有塞车,所以凌晨四点的时候,他们就到了省汽车站。

    这个时候的省汽车站是没有赶车的乘客,只有早来的乘客见现在还没有公交车和地铁,都在候车室里坐着。

    刘振华提着两箱棯子酒与宋丽芳下了车,然后去了洗手间一趟。

    出来后,刘振华带着宋丽芳去那边的候车室休息。

    他们还要在这里待两个小时才行,省城是六点后,才有公交车和地铁,他们现在出去也不知道去哪里。

    候车室里有不少人,有人在走动,有人在抽烟,有人在休息。

    刘振华找了两个空位,与宋丽芳坐下来。

    “丽芳,估计你还困,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我看着就行了。”刘振华对宋丽芳道。

    虽然车站外面有着保安,但现在这个点,保安也在打盹,没有人会过来巡逻。

    以前刘振华也听说在车站会有小偷趁着乘客打盹时,暗中偷乘客的财物。“振华哥,我不困,你看着,你睡一会。”宋丽芳摇头道。

    “你听话。”刘振华轻轻拍了宋丽芳的肩膀。

    宋丽芳没有坐过这样的长途车,一下子不习惯,也是困了,点点头答应了。

    为了让宋丽芳好睡一点,刘振华把自己的背囊放在大腿上,然后让宋丽芳靠在上面休息。

    宋丽芳的眼眸有了异彩,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休息,急忙趴在刘振华的背囊上,至于能不能睡着,那只有她才知道了。

    刘振华在车上也没有睡好,不过他不敢睡觉。

    他们这次带了两千块钱过来,除了吃住的费用,还包括了回去的车费呢。

    如果钱被小偷偷了,他们这次就白来了。

    合作社的棯子酒越来越多,如果不把棯子酒卖掉变成现金,合作社也没有办法办下去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