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棯子花开 > 章节目录 第29章 昏倒事件
    宋丽芳道:“振华哥,现在没办法了。我们的合作社不能垮,只要我们想办法熬过六个月,那就是我们的翻身仗了。”

    就是那二百多头猪可以出栏,他们就会有一大笔钱了。

    “但是没有办法啊,现在我们哪里都要钱支出。本来我爸想着把框架搭出来,扶贫组那边也会照顾我们一二。没有想到有小人作梗,害得扶贫组那边没有帮我们。而我们这次过来省城推销,也是失败的,看来要把棯子酒推销出去,也是非常难,难怪没有人敢搞棯子酒这个项目。”宋丽芳越说越伤心。

    刘振华劝道:“丽芳,你不要担心,我们会有办法解决的。”

    宋丽芳的眼里露出幽怨:“唉,振华哥,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爸去农村信用社问过了,想用我家的房子抵押贷款十万块。可是我的两个哥哥不答应,他们说如果我爸敢这样做,他们就不当我爸的儿子,还说以后都不回家了。”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刘振华大吃一惊。“丽芳,你和宋叔为了我们的合作社,付出太多了,我刘振华一定会铭记在心,一定不会让你们委屈。”

    说到这里,刘振华也不再有什么顾忌。

    人家宋民和宋丽芳这样对他,如果他还畏畏缩缩的话,怎么对得起这个深情的姑娘呢?

    刘振华大胆地对宋丽芳道:“丽芳,你千万不要做傻事,我不想你嫁给牛志锋,我会好好地对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振华哥。”宋丽芳等的就是这一句话,她猛地扑到刘振华的怀里,任由他紧紧地抱着她。

    抱着这柔软的身体,还有淡淡的幽香,刘振华如喝了一杯甜米酒,一直泌入心扉。

    “振华哥,我只是一个乡下妹子,我配不上你。”过了好久,宋丽芳才冒出这一句话。

    刘振华笑了笑道:“我现在也是农民啊,你不要想多了。不过,我们现在不谈其它,先想办法把合作社做强做大。”

    宋丽芳调皮地说道:“其实用我换六万块也是可以的,我心甘情愿。”

    “可我舍不得。”刘振华郑重地摇着头。

    “振华哥。”宋丽芳娇羞地叫了一声,然后把小脑袋埋在刘振华的怀里。

    这段时间,她跟着刘振华忙上忙下的,非常累。可所有的累,在刘振华那一句“我舍不得”中全部消散了。

    这段时间,宋丽芳时不时大胆地与刘振华接近。

    可现在两人的关系亲近了,她又害羞了。

    宋丽芳轻轻地推开刘振华:“振华哥,我去洗澡,你先看电视啊。”

    “好,今天我们在外面跑了一天也累了,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去找老枪,请他吃一顿饭,然后晚上坐车回去。”刘振华想着老枪对他那么照顾,是要自己掏钱请对方吃饭才行。

    晚上九点,刘振华他们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电视。

    刘振华心里是有点骚动,本来想着过去与宋丽芳一起坐着看的,可当他过去时,她害羞地站起来坐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

    刘振华见是这样,也没有强迫她。

    毕竟大家只是刚刚在一起,也没有明媒正娶,能在一个房间里休息,对宋丽芳都非常不好了。

    熄灯了,宋丽芳红着脸小声道:“振华哥,你不能趁我睡着后过来我这边啊。”

    “丽芳,你放心,我刘振华不是那样的人。”刘振华拍着胸膛保证着。

    “可你刚才不老实。”宋丽芳娇嗔地白了刘振华一眼。

    刘振华摸着脑袋不好意思道:“刚才电视不是放凶杀片吗?我怕你害怕,所以想过去照顾你而已。”

    “贫嘴。”宋丽芳虽然一脸的生气,可心里甜滋滋的。

    宋丽芳从来没有过这样兴奋,她睡不着,一直与刘振华聊着天,说他们小时候的事情。

    前两个晚上,宋丽芳可是一躺下去就不敢说话,那场面非常尴尬。

    不过也是如此,他们没有说话躺下后不久就纷纷睡着了。

    就这样,他们聊到凌晨一点多,宋丽芳还没有睡意。

    刘振华见时间不早了,急忙劝道:“丽芳,我们来日方长,以后再聊了,赶快睡吧,明天要去找老枪呢。”

    “恩。”宋丽芳红着脸闭上眼睛。

    第二天,刘振华他们睡到早上十点才起来,洗漱完,收拾东西,他们便去楼下退房了。

    这次他们带来三十瓶棯子酒,发出去不少,只剩下八瓶。

    昨晚刘振华跟老枪商量过,让他把这些棯子酒送给有需要的一些朋友或者同事。

    如果对方觉得这棯子酒有效果,可以找他们订,还是二十块一瓶,量少的话,快递费要对方出。

    老枪觉得这也是一个办法,其实产品出来到市场,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成熟。

    像刘振华他们太急了,产品一出来,就跑到省城推销。

    本来当时老枪拍着胸膛说有关系的,没有想到刘振华带着宋丽芳过来,叶华超见宋丽芳长得漂亮,打起歪主意来了。

    且刘振华也发现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不少酒店、商店或者疗养院,都实行寄卖的方式。

    因为棯子酒是新产品,他们不了解这种东西,哪会自己先垫钱买棯子酒呢?

    如果现在不给钱,刘振华他们的希望合作社撑不到六个月啊。

    看来还是资金的问题,回去看能不能想办法把这个短板给解决掉。

    如果他们有资金支持,可以先放五十斤酒店在酒店卖。

    就算量少,他们寄过来的物流费也要不少,但做生意开始推销产品,哪能赚得了大钱呢?难保持不亏本就算不错了。

    因此,刘振华昨晚与宋丽芳聊了很晚,除了那些卿卿我我的话之外,他们还聊了定位的问题。

    现在他们不求这几批的棯子酒赚钱,只要求保本,能让猪场继续运转下去,六个月之后,他们的底气会强不少了。

    刘振华想着回去先解决资金问题,然后再托老枪找找其它的酒店或者商店,一个地方寄存几十斤在那里卖,看能不能打开一些市场。

    一回生两回熟,他们下次过来推销棯子酒,肯定是不一样的了。

    为了省钱,刘振华他们也没有再去吃早餐。

    他们把房卡交到总台,服务员上去检查房间,十分钟后,他们往着外面走去。

    那间饭店就离这里不远,几百米,步行十来分钟就可以到了。

    老枪的单位就在附近,他已经打电话订好房间,他们过去就行了。

    刘振华他们刚经过马路,看到前面一个身穿唐装,年约六十多岁的老者缓缓地倒在地上。

    老者身边也有行人,他们看到老者倒地,马上避嫌地往着旁边退去。

    片刻,老者摔倒的那个地方空了起来,而距离老者有着三米远的地方,站着不少路人,他们站在那里指指点点。

    “那个老头是怎么回事?”一个穿格子衬衫的男人问道。

    “谁知道啊?刚才他明明走得好好的,一下子就倒下来,好像要碰瓷似的。幸亏刚才我见情况不对,马上退让几米远,要不然他已经抱着我的大腿说我撞到他,要我赔钱了。”一个大妈炫耀着自己的精明,并且有跳广场舞的功底,说闪开就闪开。

    “我告诉你们,就算那个老头真的有病,不是碰瓷,你们也千万不要碰他。前天就是有一个中学生在街上看到一个老头躺在地上,他过去一扶,事情就出来了。那个老头讹说中学生撞倒他,让他赔钱。”一个戴眼睛的公司白领提醒着大家。

    “唉,现在的世道就是这样,学雷锋做好事,是要擦亮自己的眼睛,要不然会为自己惹上祸事。有可能被别人敲诈十万八万块呢。”

    一个大叔冷笑着:“笑话,一个几十岁的老头,身上全是病,你花十万八万能治好他吗?起码要一百几十万啊。”

    刘振华也在旁边看着唐装老者,那老者闭着眼睛,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两手微微颤抖,好像身体有病。

    刚才老者摔下去的时候,脑袋碰到地面,也不知道脑袋会不会有事?

    “振华哥,那个大爷应该不是碰瓷吧?”宋丽芳问着刘振华。“他躺在地上,没有人管很可怜。”

    旁边刚才说话的那个大妈笑道:“姑娘,你不用担心,已经有人打电话报警了。不过现在是下班时间,路上可能塞车,警察要过来也没有那么快。”

    “看那个大爷好像病了,振华哥,要不我们送他去医院吧?现在太阳这么晒,大爷在地上躺得太久,可能会出事的。”宋丽芳同情地看着地上的老者。

    “姑娘,你要小心啊,谁知道对方是不是碰瓷,或者到时家属过来找你们算账,你们就惨了。”大妈好心地劝着宋丽芳。

    刘振华对宋丽芳道:“丽芳,你说得对,我们送他去医院。”

    救人如救火,刘振华也顾不得给老枪打电话。

    他冲上去抱起老者,宋丽芳去马路上叫车。

    “哗,这对男女真的不怕死啊,到时真的被别人赖上,他们会后悔的。”路人见刘振华他们真的要救老者,在旁边说三道四几句之后,也纷纷离去了。

    如果是平时,刘振华他们肯定舍不得打出租车。但为了救昏迷的老者,他们也顾不上那么多。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