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棯子花开 > 章节目录 第33章 信心十足
    刘振华把手里的小石头扔在地上,又捡了起来。“是啊,现在最缺的就是资金,我们要撑过六个月,那些生猪可以出栏了,我们的日子会好过一点了。”

    陈学才与田世明互望一眼,刚才他们从刘振华的嘴里听到周红星给他出了一个月一万块的工资,他都不愿意抛弃落山村,这让他们心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商量着资金的问题,现在已经下定决定了。

    田世明向陈学才点点头道:“学才,你来说吧。”

    “咦?学才哥,你们有事?”刘振华奇怪地看着陈学才和田世明。

    陈学才看了看脸上带着不少憔悴的刘振华,点点头道:“是的,这件事情我与世明哥商量了几天。现在我们决定了,我们要入股希望合作社。”

    “为什么?”刘振华并没有显示出高兴,而是看着他们,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在合作社呆了一段时间,看到你们是真正用心在做。老村长把自己养老的钱都投了进来,而你不要省城丰厚的工资回到落山村,一切都为着落山村脱贫,难道我们能看着无动于衷吗?”陈学才越说越激动。

    可以说,他们当初就是想尝试着看看希望合作社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如牛杀猪所说,刘振华是为了今年那二十万的扶贫款。

    可这些天的接触,陈学才他们真是被刘振华他们感动了。

    以前他们还不大相信刘振华真的在省城找到好单位,牛杀猪还猜测刘振华是在省城混不下去了,才跑回落山村当村长的。

    但是这次宋丽芳跟着刘振华过去省城,亲眼所见那个周红星老板的邀请,这可是一点都不假了。

    一个月一万块的工资啊,这一年下来,就有十二万,那么多的钱,刘振华还会为这些钱而冒险贪污扶贫款二十万?

    那可是要坐牢的事情,且有邱干部看着扶贫款,不是刘振华想贪污就能贪污的。

    现在他们信了,商量了几天,最后拿定主意跟刘振华拼一把。

    只要他们熬过六个月,应该就能好一点了。

    两百多头的生猪,很容易卖钱了。

    且他们这些农村人,大家以前都养过猪,也会为猪治病和打猪针。

    现在李水莲和陈学才都去镇兽医站学技术,大型一点的猪场与家里养猪不一样,要注意防疫和卫生,免得发生大规模的猪病。

    至于猪发烧、拉肚子等,他们还是可以处理。

    刘振华还根据国家的政策,向镇兽医站申请了养殖扶持。

    虽然不多,但也能帮补一点。现在他们也养了几头母猪,准备自己培育小猪仔。

    这一系列的做法,让陈学才他们看到了希望。

    现在主要是资金问题,他们加入合作社,与刘振华他们一起度过难关,再想办法推销棯子酒,应该是有希望赚钱。

    宋民兴奋地叫道:“学才,你们两人藏得可真深啊,现在才告诉我们。不过这样也好,欢迎你们也加入。对了,你们可以投入多少钱?”

    “我们现在家里也没有钱,不过我与世明哥去镇的农村信用社问过了,联名担保和有房屋抵押就可以,一人能贷款三万块。”陈学才道。

    “啊,你们要去银行贷款?”宋民吃惊了。

    其实陈学才和田世明家都穷,这去银行贷款,那就有着很大的风险,每年的利息也是不少的了。

    “对,我们去银行贷款,我就不信不能把希望合作社搞起来。”陈学才咬咬牙,眼里露出坚定。

    他们穷了一辈子,不想再穷下去了。

    刘振华既然给了他们希望,难道就不敢伸手去抓吗?

    刘振华点点头,兴奋地站起来挥着拳头:“对,只要有资金,我们一定可以让合作社赚钱。”

    “对啊,这次是因为我们没有资金,不能把棯子酒放在省城寄卖。如果我们有资金了,可以一个地方放五十斤寄卖,我们也损失不了多少钱。”宋丽芳道。

    在回来的路上,宋丽芳就与刘振华商量过了。

    等棯子酒多的时候,他们就会托运一千斤棯子酒到省城,这样就可以找二十个点卖棯子酒了。

    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资金支持着,还是可以迟几个月才收酒钱。如果他们在省城把棯子酒推销出一些,以点带面,相信会越来越好的。

    可这一切都得有钱,现在他们合作社已经没有什么资金运转下去,可把他们愁死了。

    陈学才微微颔首,通过这段时间在合作社的接触,其实他们用棯子酿造出来的酒,成本并不高。

    就算他们运一千斤到省城,也不要很多钱。如果他们手里有资金,是可以拼这个销售渠道。“行,我明天就和世明哥去镇的农村信用社贷款。”陈学才叫道。

    刘振华笑着道:“我也去,如果我们三个人联合担保的话,可以贷到九万了。”

    “那加上我的话,我们就有十二万。”宋民也插上了一句。

    旁边的李水莲听到宋民这样说,脸上露出愁容。她欲言又止,暗叹一口气坐了下来。

    陈学才对宋民摇着头道:“老村长,你不能再去贷款了。那个牛杀猪跟你的两个儿子说了不少坏话,估计你再投钱到合作社里,他们会回来大闹。”

    李水莲急忙道:“是啊,老宋,不能再投钱了。我昨天给世军打电话,他只是跟我聊了两句就说没有空,我问他什么时候回家看看,他没有说话,直接就挂了我的电话。”

    宋民拿起旁边的水烟筒,慢慢地在上面装着烟。“唉,这次联合贷款是好机会啊,这种国家的涉农贷款利息不高,如果能再多贷三万块,估计我们能多支撑一个月啊。”

    宋丽芳灵机一动,对宋民道:“爸,要不以我的名义贷款吧。”

    “你?”宋民愣了一下。“行吗?”

    “我怎么不行啊?我都二十岁了,完全可以独立了。估计用我的名义贷款,大哥和二哥也不会说什么吧?亏了,以后我自己还银行的钱,他们不用担心。”宋丽芳暗中深情地瞥了刘振华一眼。

    为了这个男人,她宁愿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且昨天在医院里的那一幕,让她更加喜欢刘振华了。

    如刚才妈妈跟她说,刘振华这么有能耐,可以一个月拿一万块的工资。就算合作社惨败,大不了让刘振华带着她去省城打工,不用两年,他们就可以风光地回到落山村了。

    宋民想想也对,那两个儿子生气的是自己拿三万块出来,但是丽芳自己去贷款的话,以后她还银行的钱,他们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丽芳说得也对,就这样吧,明天你们带齐证件和证明什么的去农村信用社,赶快把钱贷回来,我们现在真的是非常需要钱啊。”宋民苦着脸看着前面的棯子酒。

    随着一天一天的过去,棯子酒也越来越多。

    以前他们搭了一个房子,可一早就装满,现在的棯子酒都是放在外面。

    他们要赶快建大仓库装棯子酒,还要把棯子酒打好包装封存,这些都需要不少钱。

    合作社因为没有资金了,本来说好要建的房子都停下来。

    明天能贷到款的话,是要赶快建仓库和房子,连工人住的房子也要建了。

    晚上陈学才和田世明在这里守夜,都是搭了两张木板床,上面拉了帆布遮挡阳光雨露,显得非常简陋。

    “好,我们赶快回去准备,明天就去白洋镇。”刘振华高兴地握着拳头。

    突然,刘振华感觉自己的胃一揪,又疼了起来。

    宋丽芳看见刘振华皱着眉头,不由担心问道:“振华哥,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等我们有了钱,也要在这里建办公室什么的,没有必要什么事情都跑去村办公室那边,这样可以节省我们不少时间。”刘振华深吸一口气,感觉胃好了一些。

    看来等贷到钱,他找个时间去县人民医院做ct检查,看看自己的胃有什么问题了。

    老是这样疼下去,也不是办法。

    就在刘振华他们信心十足的时候,陈学才家里闹了起来。

    原因是莫华珍听到陈学才要去银行贷三万块钱投入刘振华他们的合作社,在家里大吵大闹,说家里都没有钱,怎么还去银行贷款?以后的日子还要不要过?银行利息非常可怕,他们家一年不吃不喝,都没有办法还清贷款呢。

    可陈学才主意已定,一心要加入合作社,莫华珍更气了,扬言再这样下去,她就要与陈学才离婚。

    莫华珍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用上当天李水莲的那一招。

    晚上,在宋家一楼的客厅,刘振华与宋民他们围着一张圆桌吃着饭。

    为了省钱,李水莲只是炒了一个五花肉和一个青菜,量不少,足够他们四个人吃了。

    “唉,看来陈学才明天不会去银行贷款了。”李水莲叹着气。

    “这个难说,陈学才是聪明人,应该能劝得住莫华珍,不像我。”宋民摇着头道。

    “喂,宋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奚落我吗?”李水莲生气地把筷子放在桌面上,抬头怒瞪着宋民。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