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比主角还凶猛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小惩
    “叶瑶…你这…当街杀人,影响不好,以后再这样做可要三思而后行!”

    孟轲看着往来将要引发骚乱的人群,他觉得为人师表,有必要告诫一下叶瑶,这人有时候,就得善于压制住自己性子才行。

    人,可以杀,但要看是什么人,要在什么地方杀。

    将杀人后的影响降到最低,才是理智的杀人方法。

    不过孟轲也并没有担心叶瑶当街杀人之后会不会受到官府惩罚,因为且先不论这里有一位西凉王的嫡长子在,即使没有,此间世界的王朝律法,孟轲也视之于无物。

    因为…是他一手缔造了这里。

    而这里,是强者为尊的世界。

    官府不会愚蠢到因为一名青楼女子而选择得罪于一名拥有着先天境界实力的武者。

    叶瑶听到孟轲的告诫,一时间并没有多想,只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她刚才真的是没有忍住。

    这个天底下,在这个小姑娘心中,就是不能存在有任何人说自己的师傅不好,谁也不行,哪怕是陆地神仙也不行!

    自己的这师傅,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善良,这女子对你那般侮辱与抹黑,你居然还想着不取她性命啊,师傅啊,你也太善良了!

    从这一刻起,叶瑶这丫头便在心里决定,以后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她会帮师傅一一解决掉。

    如果孟轲知道了她的想法,肯定会笑哭。

    “徐兄弟,又得麻烦你了!”

    孟轲不惧官府追查,但若省得些麻烦,谁愿意去没事找事?

    徐凤云点了点头,小事一桩,不就是叶瑶妹子杀了个人吗。

    孟轲看着墨仙儿,后者仍在发呆。

    孟轲便以为她有些吓傻了,便道:“这女子如此陷害你,死了就死了,无甚可值得同情。”

    墨仙儿点了点头。

    孟轲又道:“我们还有事情要做,你先回去吧。”

    墨仙儿深知此刻不是与孟轲待在一起的良好时机,而且晓兰的身死,她也有必要通知一下楼主玉三娘,所以便从了孟轲的意思,与他们告退之后,便含情脉脉的注视了一眼孟轲,然后离去。

    孟轲对待她的离开并不在意,他向徐凤云道:“徐兄,可知赵家在哪?”

    徐凤云虽然只来过一两次苏州城,而且都是悄悄来悄悄走,但得益于孟轲用笔如神得妙用,所以他对这苏州布局很是了解。

    由他领路,三人很快便来到了赵家门前。

    整座赵府,缟素布满。

    站在赵府门前,孟轲皱了皱眉,小声呢喃道:“儿子刚被我杀死,此刻上门踢馆,真的好么?”

    不过这念头也仅仅一闪而逝。

    毕竟赵川死有余辜,如果可能的话,当时他还想杀了苏半城,因为留着这两个祸害也是为害人间,杀了便杀了,又是书中无名人物,孟轲没有任何的负罪感。

    杀了赵家的传家后人,依照世家的性子,肯定会招惹得自己麻烦不断,如此一来,‘长痛不如短痛’,让这赵家明白有些人只能仰望而不可招惹得好!

    徐凤云倒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不过得罪苏州世家的领头人物,对他布局苏州的谋划还是有一定影响的,但是这一切对于孟轲而言,都无足轻重。

    因为徐凤云觉得,即使不能招揽孟浩然为己所用,但是能够结识这种前途无量的年轻剑客,尤其是赠予了他几项人情得情况下,恐怕对于未来来说,都是妙用无穷,再不济,往后也不会交恶了他。

    叶瑶又是一番无奈…师傅又开始‘发善心’了。

    “砰!”

    叶瑶主动上前,踹开赵府紧闭的大门。

    孟轲一看,摇头苦笑。

    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

    怎的如此急躁?

    三人一同迈进赵府当中。

    此刻赵府的庭院内,已经办成了一处灵堂,赵家老少齐聚。

    赵启明看到自家大门被踹开,又是在如此重要的一个日子,可想而知现在的心情是如何糟糕了。

    “尔等是谁?不想活了,居然胆敢触我赵家的眉头?!”

    孟轲三人对视一眼,相继而笑。

    “徐凤云!”

    “孟轲!”

    “叶瑶!”

    三人同时出声,望着奔涌而来的赵家武者,就像是看着一群蝼蚁一般。

    赵启明勃然变色,吹胡子瞪眼,那眼神仿佛是已将自诩为‘徐凤云’之人千刀万刮!

    赵启明走上前去。

    密密麻麻拥挤站在灵堂外的不下五十余位赵家武者主动站成两排,为赵启明让路。

    赵启明盯着徐凤云,开口道:“你就是徐凤云?杀我儿的罪魁祸首?!”

    语气中,似是蕴藏着无尽怒火。

    徐凤云还没说话,孟轲便抢先道:“那个…解释一下,杀你儿子的人,是我。”

    赵启明又看向孟轲,心里一咯噔,先天武者?

    现如今的孟轲,并没有刻意在人前掩饰自己的修为,但是由于没有回归巅峰的缘故,所以现在外人看孟轲,都是觉得他处于先天境界。

    “不管是谁杀了我儿子,既然你们主动上门,那就去下地狱,给我儿子陪葬吧!”

    赵启明愤怒声音刚落,五十余名武者便立即拔出腰间弯刀,齐齐冲向孟轲三人。

    徐凤云刚想说什么暗号,让暗中保护自己的西凉军中高手现身,谁知却听见孟轲毫不在意的声音,打消了自己动用隐卫的心思,

    “叶瑶,徐兄,此事因我一人而起,我来解决便好,这些土鸡瓦狗,还不值得我一击。”

    孟轲仅是手指轻轻点儿虚空。

    空中便是诡异得凝聚起一滴滴‘露珠’模样的圆状东西。

    然后孟轲手指弹开。

    这些‘露珠’便如暗器一般,刹那间点在了五十余名武卒的死穴当中。

    这一击,少说也是有了真武境界的气候。

    那些武夫一开始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异样,于是皆向孟轲杀去。

    孟轲挥舞木剑格挡。

    似随心所欲、随意动动。

    近他三人一剑距离内的武夫便全部身死。

    且挥动之际,孟轲嘴中念念有词。

    “三。”

    “二。”

    “一。”

    当孟轲说出‘一’这个数字时,那些武夫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不少的血窟窿。

    赵启明大吃一惊。

    赵家无用的、坐在或跪在灵堂中的老少妇女们,皆是发出惊吼,有的人甚至互相抱在一起,寻求安全感,显然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到惊慌失措了。

    这一招乃是浩然诀中记录的剑招,浩然诀里总计有八招剑式,境界高深者使出足可毁天灭地,开山断江更是不在话下。

    加上与浩然诀同出一脉的两袖青龙,总计九招剑式,威力无穷,招招之间环环相扣循环不息,可演化万般上乘剑招,最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此‘露珠’一招,名为‘滴水穿石’,为九招剑术中少有的群攻招术,在威力上或许不如昨夜的‘剑行八荒’,但在范围基础上,绝对是名列头筹,尤其是下雨季节使用,效果更是事半功倍,都无须耗费过多气力凭空凝聚‘露珠’。

    此剑招原理是将自身剑气压缩到极致,然后融于‘露珠’之内,击打对方的穴位,对于专门练体的武者来说,有着致命的打击。

    ‘露珠’因为是由剑气催发而成的水滴,所以可视衣服如无物,溶解进去,然后剑气进入到穴位当中后,便会立即摧残对方的五脏六腑与奇经八脉,让对方气血逆行直至暴毙而亡,这其中虽然需要些时间,但是对于那些依靠自身体魄与旺盛气血对敌的武者而言,绝对是具有毁灭性的打击的。

    赵启明看到自家武者倒地,自知不是孟轲对手,但杀子之仇尚在,由不得他心生胆怯,开口道:

    “今日你虽然可以杀了老夫,但日后,若让老夫的嫡长子赵焱知晓,必将你挫骨扬灰!”

    孟轲没有回他话,而是一步一步的靠近他。

    赵启明后退。

    等快退到灵堂退无可退时,赵启明把心一横,主动出击。

    拳来直往,破空声顿时响起,奔向孟轲。

    孟轲侧身躲过,趁机抓住他的手臂,猛一用力,便听一声清脆响亮声音,赵启明的臂膀便被他废掉。

    “儿子与当爹的一个德性,死到临头还不悔改!既然嚣张跋扈惯了,那倒不如下半辈子做个废人受尽世人嘲笑的好!”

    孟轲觉得,这是对他最大的惩罚,这要比他死还难受。

    瞬息时间过后。

    赵启明仰面倒地,身体中传来的疼痛感,令他苦不堪言!

    “你…你……竟敢……”

    这疼痛,使他连句完整的话都难以说出来。

    他的四肢已然被废、且经脉尽断,就连一身先天境界修为的实力,此刻间都是荡然无存。

    先天高手之于孟轲,和土鸡瓦狗真的没有什么两样。

    虽然孟轲也是先天境界修为,但他身上外挂太多……

    神秘体质……

    神秘功法……

    神秘剑招……

    神秘气血……

    单独拥有一样,也能够吊打同境界高手一大堆。

    没办法,谁让孟轲描写前身的时候,写得太厉害了呢?

    孟轲来到他的身前,蹲下身子,看向赵启明此刻痛苦的神情,他轻笑一声道:“留你一条性命还有一件事告诉你…如果想报仇,半个月之内,让你的嫡长子来节度使府找我。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叫孟轲,人称剑圣的孟轲。”

    最后这句话,孟轲只用着赵启明能够听到的声音而说出口的。

    孟轲站起身,又道:“当然,半个月之后,如果你的嫡长子还没来,那我会再来一次赵家,将所有恩怨全部结清,省的日后平白又多了些麻烦。

    在此之前,如果你敢透露我的身份,整座赵家,我会一根不剩的,连根拔除!”

    最后一句话,孟轲又再次压低了声音所说。

    赵启明此时仿佛忘记了疼痛,瞳孔瞪得很大,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孟轲。

    “怎么可能…你……你居然是…是……”

    那个称号,在看到孟轲散发寒意的眼神后,他终是没有敢说出来。

    “走吧。”

    孟轲看向叶瑶与徐凤云。

    后者点了点头,前者不满道:“这就结束了?师傅,瑶儿不明白留着他的狗命又有何用?他们赵家如此目中无人嚣张跋扈,而且自己的儿子作出这等猪狗不如的畜生行径,就这番白白便宜了他们?”

    孟轲摇了摇头,此间趣味,不足以于她人道哉。

    孟轲走到大门前,又大声向在场所有活着的赵家人道:“世家在世俗之中我不知道有着什么样的地位,但在江湖里,根本不值一提,所以低调点儿活着,挺好。”

    随后,三人走出赵家。

    此时。

    赵家人团团围住赵启明,纷纷哭腔着说东说西。

    但他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一直在喃喃自语一句话:“他居然是剑圣孟轲…他居然是……”

    一直在不停的反复着说,也不知说了多少遍。

    ——

    ps:没了,等明天。本来想三更来着,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真的抱歉啦各位!太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