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临渊羡鱼,退而结妻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治命治病不治心
    跟着嬷嬷七弯八拐,南玥都快没有耐心的时候,才见那嬷嬷走进了一个让她十分眼熟的院子。这个眼熟,不是对院子熟,而是对那个牌匾,莫名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凤仪宫。

    “这可不得了,皇后的贤良淑德呢?”六三赶紧跑来凑一嘴,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你又知道了。”翻了个白眼,南玥收住了步子,“可惜我进不去,这种宫殿之类的地方,未经允许是要扣分的!”

    “事出有因进院子只扣300分哦!”六三赶紧开口,它只是个系统,同时也是个没见过大世面的系统,毕竟,它恪尽职守这么多年所做的,就是教导宿主做一个好公民。

    “这样,我给刚刚那个嬷嬷治疗她的隐疾,你给我300分。”南玥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很亏,开始讨价还价,就当免费义诊一次。

    “那种小毛病!”六三一愣,机械的声音都大了,“最多30……300就300。”

    南玥满意的收回自己准备转身的步子,大踏步朝凤仪宫里面走,想当年她还不知道积分重要性的时候,才能这么无所顾忌哪都敢去。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大约就八百年前吧。

    “宿主,您不应该去主室吗?”六三觉得奇怪,它就眼看着南玥朝着后居室走,不解地问。

    南玥没有理它,只觉得今天的六三热情的过分,以往这个系统什么德性,别说让她进院子了,就是她趴了个不该趴的墙头,100积分就没了。今天非但没有阻止她,反而十分热情,救个老妪说300就300,以前能给30就不错了。

    隐隐约约,南玥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一时间又没想起来,只把这个念头抛到脑后去了。

    “然后呢?”从容优雅的声音,一听就是个有故事的人。

    门窗紧闭,里面的声音在南玥耳里倒是十分清晰,原本已经来晚了一步,也不知道他们前面说了什么。想着学人在窗户纸上戳个洞,临了又想了想,难得都进来了,就该进去坐着看戏。

    思及此,稍微使了点小伎俩,南玥便已经进入了房间,看着歪在塌上一身红衣的妇人,就着丫鬟的手喝了口茶。人不少,打扇的剥水果的宫女各两人,捶腿按摩一人,倒茶一人端茶一人,再加上跪在堂下佝偻着身子的嬷嬷,跟演戏似得。

    由于这不是正厅,南玥便走到床边的太师椅上坐下,椅子是有软垫的,她舒舒服服窝了进去,抱着打包好的茶点舒舒服服看戏。

    这位置离塌上的女子、应该说是皇后本后很近,但是各丫鬟都忙碌着,没人注意到微微陷下去的软垫。而南玥倒是看了仔细,原本距离就很近,皇后眼唇角的细纹就很明显了,眼皮也微微下垂,显出老态。

    可以说,南玥这个做法,简直就是大不敬,可是原本应该斥责她的六三,此时安静如鸡。

    “回娘娘的话,”嬷嬷的身子伏的更低了,语气却透出一股子狠辣,“永远开不了口的,自然只有不在这个世界的人了。”

    “福嬷嬷,你跟了本宫多久了。”没有接话,皇后稍微支起身子,眼睛半阖,室内温度都似乎低了些。

    “回娘娘,三十四年了。”福嬷嬷嗓子有些难受,努力吞了下去,声音有些抖。

    “三十四啊……”皇后眼神有些放空,好似在回忆些什么,良久才开口:“这么久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还需要本宫来教你吗?”

    “不、不,”福嬷嬷惊恐的摇头,随即又深深低了下去,“老、老奴愚钝。”

    “本宫也乏了,退下去吧。”皇后似乎厌倦了一般挥了挥手,抚上了自己的额头,好像真的累了。

    南玥看得一脸懵逼。

    “她们这是进行了什么秘密的交流吗?”南玥戳了戳脑内的系统,“为什么我一句话也没听懂?还是说我们错过了什么没来得及听。”

    一句因为你蠢在嘴边转了一圈又回去了,六三很是忧心自己将宿主养的太傻白甜,就见宿主起身走向慌忙后退出去的福嬷嬷,在她喉头点了两下,又很快捏住她的嘴喂进去一颗药丸,将下颚一抬一捏,硬是惊的福嬷嬷整个人都呆住了。

    福嬷嬷不明白自己刚刚那一系列反应,但是她至少是感觉出来自己被喂了东西,想到身后那位的手段竟已经如此了得,竟然身边已经有了如此厉害的暗卫守着,只觉得后背又浸出一层冷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娘娘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福嬷嬷,可是还有什么想说。”皇后看着距离门不过一步之遥又生生站住的老妇人,浑身已经透出了些许不满。有些人,在自己身边待久了,真真是不识抬举了。

    “没、没有。”福嬷嬷弓个身子,声音又喑哑了几分,急急退了出去,眼睛里却已经满是死气。

    “嗯?”南玥不解了,“为什么我刚刚给她喂了药,她好像又严重了。”

    “宿主,你只能治疗表面,有句话叫,心病难医。”六三语气很淡定,对于自己宿主不自知的坑人显然是习惯了,反正横竖也要离开这里的,医人医命不医心。宫里是什么地方,弯弯绕绕多了去了,他们做好人好事,不代表要管人家家长里短。

    戏也看完了,南玥摸了摸鼻子,有些可惜自己来晚了,就这么几句话几个对白,她也看不出所以然来,还不如回去救那个扔进湖里的玩意。

    “遥季遥音,”突然,身后皇后声音幽幽传来,“刚才本宫就觉得奇怪,这屋里头怎么有股子甜腻糕子的味儿?”

    南玥听了斗的一惊,下意识看向自己怀里的糕点,又看了看已经满屋子寻味道来源的几个丫鬟,跑路了。

    “皇后的鼻子怎么跟狗鼻子似得,吓死我了。”一路小跑出宫殿,伸着袖子擦了擦不存在的汗,南玥小声嘀咕。

    “宿主,你该去救那个被扔进湖里的人了吧?”

    六三小心翼翼开口提醒,但是它最近最在意的还是自己任务和情绪之间的把控。按理来说它应该不会有感情,所以不该存在拾掇宿主私闯皇宫不该去的地方,甚至做了些莫名其妙的事。可是今天情况太明显,六三有些惴惴不安——会不会是他的程序被改写了。

    南玥听话的点头,持续加成隐身状态,往湖边飞了过去。

    她是能感受到自己术法之间的联系的,所以在靠近湖的时候,她就已经清晰的感受到木灵气沉入湖底的地方。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站定,南玥吸了口气,将手中的零食小纸包藏进一旁假山的洞里,才一纵身跳进了湖里。

    湖里的景色在她眼中是和别人不同的,她能看得很清楚。圈养的锦鲤小乌龟,池底柔软细腻的泥沙,还有不知多少年被磨的圆润光滑的大小鹅卵石,被偶尔粼粼波光折射下来,就好像水晶宫殿一样。

    南玥朝着感应的方位潜过去。她虽可以闭气,但是终究还是个人,并不能在水底呼吸,顶多个把时辰就会缺氧,而且如果这个把时辰一直待在水底,还会头晕目眩。

    严严实实裹着一大坨东西一动不动,她现在也不太确定到底是不是个人了,好歹她的术法能让人在水底维持一个小时的休眠状态,但是这个人丝毫起伏都没有。死了吧?

    轻松地一手拽着不明物体,另外一只手朝她定了点的岸边划去。她可不想闹太大动静让人起疑,哪怕她能隐身,这也不代表别人看不到湿漉漉的地面。这个世界上最怕的就是有心人。

    用灵力外放探测了四周,确定没人后一个使劲将东西甩上岸,又在即将撞地的时候用灵力稍微托了托,南玥这才自己也爬了上来。干干爽爽连头发丝也没打湿,一点也不像刚从水里上来的样子。

    好不容易解开捆着东西的结,南玥觉得这如果是人可真是深仇大恨,从上到下至少有十个死结,一层层跟剥粽子一样。

    手上动作没停,倒是嘴闲不下来了。

    “啧啧,什么仇什么怨,你看看这包的,作案的时候心理素质也太强大了吧。一层层的整这么些玩意,是多怕别人不知道啊。”

    “哎六三,你看这层,我的天呐全是石头,包起来多费劲还不如栓个大点的沉湖呢!”

    “这真是个人吗?说起来这长度还没我高呢,不会是个侏儒吧,撞破了主子的好事,你懂的,嘿嘿嘿。”

    “嗯?还真是……”

    喋喋不休的声音戛然而止,找不到插话时机的六三松了口气,目光同样看向布包,准备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良久,南玥咂咂嘴,继续解开布包,嘴里嘀咕:“这种情况,得加积分啊,你看这小孩也就六七岁吧?脸上被划的不成人样了,跟人脸有仇吧。”

    六三也有些不忍心,小孩虽然没死,但此时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脸上瘆人的划痕一看就是新划的,肉的边缘泛白,都往外翻了,有一道疤更是从左脸划到右脸,到鼻子的地方似乎都能看见骨头。

    “宿主,不能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帮他,最多只能辅助类似喂药之类的,您知道的吧?”六三说话都有些没有底气,第一次觉得规则的不近人情。

    “我知道。”南玥难得没有嬉皮笑脸,只是深深蹙着眉头,“能救活,只是这脸上怕是要留疤……想害他之人,怕是想着就算他侥幸逃脱了,这辈子都没脸见人吧。又或者,怕看见他脸的人,认出他,对自己不利。”

    “宿主。”六三不知道说什么,只得唤了一声。

    南玥小心翼翼扶起了这个已经看不清面貌的小孩,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强行撬开他的嘴,送进去一颗药丸,看着他吞咽不下去的时候,轻轻点着他的唇,用灵力硬是给他按了进去。

    “不管是什么目的,”南玥难得露出些许冷意,“这么对待一个小孩子,我定不会让那人如意。”

    那人是谁呢?南玥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刚才见到的皇后娘娘。

    “宿主,这些事情跟您没关系。”六三忍不住开口,它虽然觉得自己这话不近人情,但是说实话,确实和他们没关系。他们总是会走的,这里就算翻了天,就算被夷平,也跟他们没有丝毫关系。

    “六三,我知道。”南玥笑眯眯的开口,手指只停留在小孩脸蛋一厘左右的距离,没有靠近,“当然和我们没关系,我只是,治好他而已。”说到而已两个字时,她似乎带上了重音。

    ------题外话------

    每日双更,如果能被喜欢,也会努力加更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