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临渊羡鱼,退而结妻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空戒师父老不修
    南玥在院门外探出头,似乎是特意来叫他的。

    空戒愣了愣,想到和自家师兄的赌约忍不住脸又黑了。

    一般情况下他都会和其他寺庙和尚一样去五观堂的,只因为实在看不惯师兄老神在在的模样,就和他赌一个小和尚左脚还是右脚先进佛堂,输得人给另外一个人做饭。

    原本他就是想看看师兄吃瘪的模样,结果是他自己输了。

    为什么会输啊!他搞不懂啊?

    整整赌了二十局,一局没赢!

    他也知道佛教礼仪中进入大殿的行步,从左边的门进大殿行左脚,右边的门进大殿要行右脚,但是这个小和尚简直就是死脑筋,不管在哪边一定要跑到右边再进来,什么毛病?

    就算是男左女右他也应该走一次左边吧!

    空戒不信邪赌了整整二十次,倒是把那小和尚吓得够呛,师兄一边和他赌一边摇头:

    “善哉善哉,佛门之地如此行事,实在是有愧佛祖教导。”

    呵呵,有本事你别赌啊。

    空戒翻白眼,他的师兄空明如今是这寺庙住持,结果还是跟以前一样,骨子里坏透了,嘴里说着这样不好,行动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好歹他是明着来,不像那个老不修,呕。

    “就在此地。”越想越不开心,连带着回答南玥时语气也十分不好,“你去把空明那老头子给叫过来。”

    空明?那是谁?

    被突然当了出气筒的南玥一脸懵,但是想到这和尚古里古怪的毛病,还是乖乖去找人了——好歹也是带着任务来的,给临渊的批命还没到手呢。

    随手拦住一个小和尚,南玥看着他脸上悲天悯人的神色嘴角抽了抽,还是乖巧的行了一个佛礼,问道:

    “这位小师父,请问空明师父所在何处?空戒师父邀他前去。”

    刚刚还一脸不悲不喜的小和尚在听见南玥的问话时表情都变得诡异起来,仿佛在做什么剧烈的心里挣扎,瞥了她一眼,勉强回了礼:

    “女施主稍等,小僧这便去传唤住持。”

    这话一说完,小和尚也没管南玥什么反应,转身就跑了。

    南玥:……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吗?

    “师兄!师兄!空戒长老叫住持过去!”

    “什么?空戒长老要揍住持吗?”

    “嗯?空戒长老又给住持宣战了?”

    “哇,他们又打起来了?”

    不远处一阵喧嚣,隔着一堵墙南玥听得清清楚楚满脸黑线。

    这已经不是以讹传讹了吧,这个老头和那个什么空明常常这样吗?整个寺庙都知道了?也太能闹腾了吧。

    “佛门净地,切勿喧闹。”

    慈祥而又醇厚的声音,听来仿佛让人的耳朵都清静下来,原本那些吵吵闹闹的声音也一下子消失了,良久才听得之前的小和尚说了句:

    “住持,空戒长老让您过去。”

    趴在那听墙角的南玥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所谓空明师父就是住持,都怪那小和尚表情太诡异了,以至于她直接忽略了“住持”这么一个称呼。

    “我知道了。”

    住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自有一番别样的风骨。

    不得不说,光听这声音就觉得比空戒境界要高得多,至少不会动不动炸毛,跟个怪老头一样。

    好歹小时候还是个可爱的小和尚呢,没想到长大了是这么个德性。

    南玥自顾自感叹着,其他人的生命都在流动,只有她仿佛处在静止的世界中,白驹过隙,再小的少年也终于变成苍苍白发的老人了。

    “你是?”

    从旁边的门里走出一个慈祥的老人,年纪看上去比空戒还要再大一些,胡子和眉毛都白了,而他的头上竟然有十个戒疤。

    “我、小女子名南玥,是替空戒师父传信过来。”

    南玥不自觉就收起了自己不太正经的态度,恭恭敬敬的回礼。

    十个戒疤,这是什么概念?在她的印象里,十个戒疤却不是一般和尚所能拥有的,除了达摩祖师、六祖禅师以外。在她的祖国十个戒疤的“首席和尚”一个手就数得过来。

    空明住持笑了,一派的仙风道骨。

    “倒是劳烦女施主了,不介意的话,请随我一道走吧。”

    南玥也没多说,立刻跟了上去,乖乖巧巧什么话也没说。

    “你个老不修的,我说怎么来得这么慢,合着勾搭小姑娘去了。”

    才走进院门,一个类似于木槌的东西直接朝空明的面门飞了过来,南玥思绪还沉浸在刚刚看到的戒疤上,眼睛盯着木槌,身体本能的一个踢腿踹飞了它。

    “好身手。”

    空明面不改色的鼓掌,满脸“后生可畏”的欣慰感。

    “吓到了吧!”

    空戒在远处抚掌大笑,跟个小孩似得。

    空明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生气,只朝南玥施礼:

    “阿弥陀佛,寺里僧人顽劣,还望没有吓到女施主。”

    “没有没有,”南玥连忙摆手,低着头不好意思,“我已经知道空戒师父是什么德性了。”

    “噗嗤。”

    低低的笑声,南玥愣了一下,抬头却依旧是空明那云淡风轻看破红尘的神仙样。

    “咳,”空明严肃的咳嗽了一声,“空戒着实不像话,倒是让女施主看笑话了。”

    “磨磨唧唧的,吃不吃了啊?”

    空戒懒得和空明磨叽,特别是看到他那副高高在上的表情时,只想把木鱼也扔过去。

    “既然师弟盛情相邀,师兄自然要承情。”

    空明慢悠悠走了过去,还不忘捡起一边地上的木槌。

    只见他拿着有些磕磕巴巴的木槌冲南玥微微颔首,步子似乎快了些,却依旧是行云流水自带风韵。

    南玥眼看着空明将手中的木槌递给了空戒,空戒嘴里嘀嘀咕咕骂骂咧咧个不停,接过去的时候倒是毫不客气。

    看着这一幕,南玥只感叹这么多年来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人,初见的惊艳来自于那卓然的定力和骨子里的淡然,只是终究见过太多的人,于是这人再怎么仙风道骨,也抵不过她回首时的时间一触。

    她乖乖立在一边,虽然饭是她做的,到底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求到批命她就该回去了,不至于不识趣的跟两位师父计较。

    同桌共饭,压力实在有点大。

    “这饭食,不是你做的吧。”

    不过吃了几口,空明突然开口问道,手里的筷子也放了下来。

    空戒一咽,一口饭卡在嗓子眼上不去下不来,硬生生锤了几下胸口,咳嗽的眼泪都似乎要出来了。

    “别这么激动,怎么还跟小时候似得。”

    空明笑着递过去一杯茶,空戒瞪着他脸憋的通红,抬手打翻了空明手中的茶,气哼哼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气灌了下去。

    “食不言寝不语!亏你还是住持呢!”

    一能开口,空戒迫不及待的就开始喷起来,直接忽略了刚才空明对饭食的质疑。

    “这饭食怕是那小姑娘做的吧。”空明坐的端正,侧头看向南玥,“倒是麻烦您陪着我这师弟胡闹了,不知女施主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她做的怎么了!我们打赌的时候可没规定一定要亲手做。”空戒气鼓鼓的又扒拉了一口饭,“再说了,这食材可是我亲自去找的!”

    空明没有理空戒,只是多少有些歉意的模样。

    南玥站在不远处歪了歪头,总觉得自己现在站在这里有些多余,不过既然是空明问起了,她自然抓住机会回答。

    “我是来请空戒师父为我家主子批命的。”

    “不批。”

    空戒气呼呼的又扒拉了一口饭。

    南玥:……那你别吃,闭嘴。

    “我批命很贵的,别什么猫猫狗狗都来找我。”

    空戒想到临渊的现状就觉得头痛,虽然当初怪他找来了那外邦人,但是他实在是没想到会演变成如今的样子啊!

    因果、因果,怎么那因就成了这样的果,他原以为……

    “我有钱。”

    南玥一听,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毕竟她现在算个有钱人。

    “有钱了不起啊?我最讨厌有钱人了。”

    空戒立马改口,一副“我瞧不起你”的模样。

    南玥只觉得拳头发痒,好想揍人。

    “咳,如果只是批命的话,空戒自然是同意的。”

    空明一派的义正言辞,顶着仿佛心怀天下的模样转头对空戒开口:

    “师弟,你还记得你损坏的那尊……”

    “我批。”

    你们寺庙里的人都如此耿直的吗?南玥黑线,空明在她心目中仙风道骨的形象都似乎有所下滑了。

    “你把此人的生辰八字和姓名写给我。”

    空戒甩给她纸笔,南玥稳稳接了下来。

    生辰八字?

    听到这几个字,南玥有一瞬间的语结,临渊的生辰八字是什么,她似乎忘了问。

    正这么想着,南玥心念一动,一串数字就这么诡异的浮现在她脑海里,而她的直觉也告诉她,这就是临渊的生辰八字。

    好诡异的情况,她什么时候和临渊心念相通了?连这么私密的事情都知道。

    不过,诡异归诡异,南玥还是顺从的写了下来——管他的,出了事再说。

    当然,若是她知道以后自己不过一个心念就一语成谶,怕是又一顿捶胸顿足。

    “你还真知道?”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