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是异常玩家 > 章节目录 第262章 丢失的第二层
    五个场景看似毫无关联,实际上关系密切,他猜出了十二人格,仅仅只是隐藏世界观的10,那这里应该还有大量的秘密,而现在他最想去的就是二层。

    可这催命鬼却在二层,估计想要直面这玩意,得无心之人才行,江宇的引擎还是没有恢复,他做不到没有心脏还能存活。

    “吉南,你攻击一下那些猪头厨师,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如果催命鬼被引来了,通知我然后立刻就跑。”

    “好,我试试。”

    屠宰厂这些猪头人就像机器人一样,根本对吉南熟视无睹,吉南对着猪头人的屁股就踹了上去,那猪头人刚好脚下不稳,滚到了另一个厨师身边,那厨师却是看也不看,直接把脚下的猪头人拿起来当做食材,一刀砍了上去,伴随一声凄惨的猪叫,这猪头人也变成了一道美食。

    “那脚步声来了。”

    “好,你躲好。”

    江宇听到消息立刻就下了楼,楼梯有些老旧,但很干净,就像是刚刚有人用拖把拖过地一样,空气中的湿度特别高,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楼梯有些长,足足六转,按正常一截楼梯15米算,那也就是下边这层起码9米高,这可不是正常的居民楼。

    越往下走,江宇越紧张,这楼下竟然全是白骨,倒不是地板上铺满了白骨,而是这楼层本身是由无数白骨堆砌而成,六根骨柱连接着上下两层,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更没有继续往下的楼梯。

    也就是说他猜错了,这层楼,只有两层,可那催命鬼是如何在其他场景中来去自如的?

    这催命鬼并不是想杀他们,或者说智商不是特别高,它似乎在遵循着一种本能行事。

    “你不该来这里,回去吧,在这里你会死。”

    十岁的苏墨出现在了江宇身后,正是江宇没有喂药的那个。

    “你不是他,为什么要变成这个样子,你应该是12号里的那个吧,按照那个顺序,你起码六七十岁了。”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我是什么样子有区别吗?”

    “这一切都是假的吧,这个世界,这个楼,都是幻境是吗?”

    小男孩歪着个头,奇怪的问道。

    “叔叔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

    “真的,我一想到面前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跟我装可爱,我就感觉一阵恶心,至于为什么我知道这是幻境,是因为你做的太不合理了。”

    江宇说着身上就泛起金光,一拳打向了旁边的骨柱,声势很大,柱子却毫发无损。

    “我这一身实力自己最清楚,就算你无限加强了这周围的墙壁材质,但也不会有丝毫反震感传来,这是最基本的物理规律。

    还有那两颗头,是你最大的败笔,人的头骨由二十三块骨骼组成,不同骨骼彼此借缝或者由软骨连接,但它绝对不是一个完整圆球,如果其中一颗头我可以当他基因异常,可以两颗头全都只是由软骨组成,这就有意思了,这只能说明这个世界的构建者,对于颅骨的认知不足。”

    苏墨笑了笑,是赞许的笑。

    “你说的不错,发现的也很快,但你要怎么离开这里的呢,就算知道了是幻境又如何?”

    其实这里让江宇产生最大的疑惑就是,为什么他的引擎消失了,但自己的一切技能都在,唯独引擎消失,这让他感觉很不对劲,相比于技能来说,他的引擎才是更稳定的,就连系统都没法限制它,怎么可能会技能全部存在,引擎消失呢。

    要限制就彻底限制,技能全在,属性依旧说明系统压根没想限制他们,所以江宇开始就对这个世界抱着很大的怀疑,在了解了更多信息,尤其是那两颗诡异的头,江宇更确信,这个世界有问题,而且建造的很不完善。

    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江宇进入任务已经很久没有晕过去了,但这次他晕了,醒来更是和队友全都被分开,所以这里的一切都充满着诡异。

    不过如何离开这个幻境的确是个问题,他开始还以为自己认清这里是幻境,就会把他送出去呢,但现在看来没这么简单了,每一层都该有他们自己的破解办法,江宇只能关心自己这一层,他这一层那就只能是按照规律,一间一间的打开所有房间。

    但这样总让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所以他才冒险来第二层。

    回头在看的时候,那小男孩已经消失了,这第二层真的是什么都没有,这里以前一定是有东西的,整片空间给江宇一种空洞感,一种缺失感,这种感情不可能是建筑物该有的。

    江宇再次回到了顶楼,进了四号房,这间房的苏墨已经二十岁了,他穿着睡衣,一脸邋遢,房间杂乱不堪,手腕上全是刀痕,窗户外一片阴云密布,偶有雷光闪动,一座风雨飘摇的城市。

    二十岁的苏墨眼中无神,黑眼圈非常严重,床头柜上堆满了药盒,一个人坐在床头上傻笑,江宇拿起药盒看了一眼,阿普唑仑、佐匹克隆

    药物大致分为两种,一种安眠,一种抗抑郁,从房间的各种摆放上来看,这个苏墨的确是像是个抑郁患者,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应该非常的脆弱。

    那两颗头依然还在,却从桌上转移到了桌下,被一堆无用的书籍团团围住,江宇也是好不容易才翻出来,这两颗头变了,倒不是腐烂,而是更加的栩栩如生,它们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床上苏墨。

    苏墨抱着自己的头,躲在床头,像是看到了莫大的恐怖一般。

    “拿走,快拿走啊,不要在缠着我了,我知道错了。”

    “这个年龄的你,又有什么不想视人的呢?大概是现在这不人不鬼的状态吧。”

    这些房间全都关押着苏墨那些疯狂的想法,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这些想法越来越疯狂,从五岁的恶作剧,到十岁的渴望自由,渴望外界的欢乐转生出对父母的恨意,十五岁变成了杀意,并且把它变成了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