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飞花自在入梦来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暗中相见
    赫连瑛如何也想不到,来人竟是将要和自己完婚的高雍。

    她还记得在不久前,宁安曾经同自己提起过,清王不通武艺,只是在骑射上厉害些。可眼下,自己力道极强的一掌就这么轻飘飘地被挡了下来,实在让她又惊又奇,脑子也跟着一块化为空白。踟躇许久,只能蹦出一句“怎么是你?”

    “听说织衣司在今天给你送了嫁衣,就想着过来看看。”

    “可是,可是,你们汉人不是有着婚前不得见面的规矩么?你这样……”

    高雍了然一笑,单手往窗框上一撑,轻松跳进了屋内。他竖起食指贴在赫连瑛唇边,轻嘘了一声,“小声点儿,我是悄悄过来的,他们都不知道。”

    赫连瑛看他像是做贼的模样,很不争气的笑了出来。难得见他卸了表面那层君子皮相,虽然更多是想开口好生嘲笑他一笑,可这话在喉咙里转了个弯,偏生就变了样子。

    “嫁衣留在静妃娘娘那里保管,你若是想看,还需再等上一等。若无他事,还是快些出宫去吧,省得被皇上降罪,平白给自己添了麻烦。”

    “夫人想得这么周到,我若是不走的话,未免太不领情了些。”

    只是嘴上这样说着,高雍却一点都没有要动的迹象,赫连瑛看他若无其事的模样,心知他必然有办法不被皇上知道,索性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转身从桌边倒了一杯茶水,她径直递到高雍面前,“偷偷摸摸溜进来,怕不是动了好一番气力,喝口水吧。”

    “我以为你会好奇武功的事。”

    “你若是想说,总会在以后告诉我,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赶紧交代了,我可不觉得你们这儿的大内高手都是吃白饭的!”

    高雍赞同地点了下头,这才敛了三分浪荡色,单手背在身后,目光远远看向窗外一片沉寂的黑里。釉白的茶杯在他手里转了一圈又一圈,赫连瑛皱着眉头伸手拿了过去,稳稳放在窗边的案几上。

    “你有心事,为何不说?”

    “谈不上心事,就是想带你去个地方,还有三日就大婚了,应该让她知道才对。”

    “那人在宫里住呀。”

    “她不在宫里住,她已经不在世上很久了。”

    垂眸看向赫连瑛,见她犹豫着张了张口要安慰自己,高雍将她的手腕轻轻握在手心,“我想带你去玉华宫看看,你愿意么?”

    不动声色地挣开被握住的手腕,赫连瑛将二人手心相贴,继而抬头冲他甜甜一笑,边晃着十指交扣的手给高雍看,“只要是你带我去,即便是下阎罗地狱,我也不会怕的。”

    手心里的温度很暖,暖洋洋地直接熨烫到自己心里面。和幼时牵着宁安玩闹时的感觉不同,宁安的手又小又软,千宠万爱下长大的公主,自然身娇玉贵。

    而同样身为公主,赫连瑛是长在西漠里的鸟儿,她没有雪润晶莹的肌肤,也不会取悦男子的把式,却能让自己真真实实地感受到她的存在。

    她独立又勇敢,从来不需要自己分心保护,可高雍总想把她牢牢捆缚在怀里,让她视线所及,皆是花团锦秀好时光。

    他是真的想倾尽一辈子,尽己所能地只对她好。

    一路跟随着高雍的脚步,穿过花丛小径,绕过假山湖泊。赫连瑛藏在宫殿下的阴影里,刚刚一队内禁巡查从他们眼前走过,吓得她连气儿都不敢喘一下,只好鼓着脸瞪圆了眼睛。

    高雍不经意看了她一眼,赶忙转头看向旁处,只是眉梢眼角里的笑意,却是怎么都拦不住,争先恐后地宣告着他此时的心情。他想告诉赫连瑛,其实不用那么紧张,他们走过的地方都是暗角,根本没人注意到。

    可是只要一想到她像了只受惊的兔子,下意识地只会紧抓着自己衣角,偏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如此这样停停走走,倒比以往他自己偷跑出宫要慢一些,却也让他在时隔多年后,又一次找到了儿时那种出逃成功的简单快乐。

    再一次回到熟悉的地方,赫连瑛隔着一大片湖水望向远处,那里是祥嫔娘娘的关雎宫,仔细想想,她已经有些时日没去看她了。今日一过,离着她出嫁的日子便又近了一天,祥嫔毕竟是她的第一个朋友,合该再去看看了。

    “原以为你只是为了见我,才去找的祥嫔,看来并不是这样。”

    赫连瑛闻声转头看向高雍,见他不知何时也一并看向了那里,不由感慨道,“祥嫔娘娘和那些人不一样,她是个好人,更是个可怜人。”

    高雍听后只是沉默,他对皇兄宫里的女人不感兴趣,也不会因此心生怜悯。这是皇兄选择皇位之后必须要面对的,他会辜负更多的女人,因为她们只是巩固权术的棋子,不是哪个女子都能有贵妃命的。

    沉吟片刻,高雍扳过赫连瑛的身子,隔空指点了下玉华宫的宫墙,“翻墙这种事,对夫人来说肯定手到擒来!”

    赫连瑛扬眉打量了下高雍,又低头看了眼二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水色眸子眨呀眨地,忽地展颜一笑。

    高雍被她笑得一头雾水,心尖处软绵绵的发麻,脑子浆糊样地只剩下一句“夫人笑起来真好看啊”!待他反应过来时,赫连瑛已经单手扶在他腰后稳稳落在了墙头上。

    “你!”高雍侧目看向腰间,忽觉那里微微发烫,像是着了火一样。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喉咙口猛地一紧,竟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是不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带着飞啊?”

    赫连瑛在高雍目光所及时便松开了手,如今看他涨红着脸语无伦次的模样,心中暗暗发笑之余,又把身子往他怀里凑近了几分,“真没想到,你原来也会害羞啊,还挺可爱的。”

    弯身在墙顶坐下,赫连瑛晃荡着长腿,心情极好地哼起了罗滇歌谣。那是高雍从未听过的曲子,悠远苍凉,仿佛可以乘着风儿带他去往任何地方。

    哼唱到一半,赫连瑛仰头看向兀自站着的高雍。玉华宫附近没有灯火,头顶一弯银月正将细瘦的身子藏进云朵里,她看不清高雍的脸,只注意到了那双晶亮的眼睛里面,仿佛燃烧着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