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生肖神纪 > 章节目录 第49章 收容器
    锵!

    拔出骸刀,悦耳的声音让白求安藏不住脸上的兴奋。刀刃和刀身有着一个明显的色差,很显然他们的材质并不相同。

    想想也是,怎么可能有足够的神侍骨骼来供给十二殿打造武器。

    之后监督员们又给新人们发了一个四方形的金属小盒子还有一个战术腰带。

    “好了,都安静一下!”

    齐文超朗声喊了一句,让车厢归于平静。

    “相信你们已经发现了,骸刀的整体材质并不全是神骸打造,除了刀刃部分之外,骸刀的大部分,都是由高强度合金打造而成。”

    “现在你们手上的小盒子,我们称作为骸刀收容器。这是由十二殿自主研发的固态半永久神咒,当然有喜欢看小说的人也可以把它看成是储物戒。”

    还不等新人们发挥奇思妙想和震惊,就被齐文超一盆冷水浇灭了幻想。

    “但骸刀收容器只有骸刀大小,也就是说它只能装下一把骸刀,甚至连一个杯子都放不进去。”

    “而骸刀设计轻薄,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

    “而且骸刀收容器每次打开都需要你们用血做媒介,也就是说一场战斗,你的血量预算是在保持正常作战的前提下,释放神咒、拿出骸刀。”

    “而每次,你都需要付出100的血量。也就是说一个普通人,差不多二十次就差不多挂了。”

    “那”还不等有人提问,就被齐文超打断“剩下更具体的东西,等这次完了之后,自然会有人叫你们。”

    齐文超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所有人坐下。

    “当然你们这一路上也可以研究一下,但自己心里有数就好,谁要是因为好玩昏死了哼,我会让他真的死掉。”

    或许是因为齐文超的狠话,新人们都很默契的压低了声音。

    “求安,咱们试试?”

    李慕斯一脸跃跃欲试。

    “嗯!”白求安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看着手里的收容器和骸刀,有些愣愣出神。

    “怎么弄?”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齐文超好像没有教具体的方法啊。

    “放血吧还是把手放上去它自己吸?”李慕斯脑洞大开,却不禁打了个冷颤。

    “那不就成活物了?成精?”李慕斯自问自答。

    “就算是你放血给它吸,也很不正常好吧。”白求安吐槽了一句,随即嘟囔着“不过在十二殿也就想的通了。”

    白求安赞叹于骸刀收容器这种超科技产物,同时小心翼翼的把手按上去。

    “没反应啊。”

    “骸刀!把骸刀也放上面。”

    骸刀碰到收容器的一面

    没反应。

    白求安又戳了两下,还是没反应。

    “估计真要自己放血了。”

    “这还要自己割?也忒不人性化了。”李慕斯皱着眉头“这儿整个小尖尖最好。”

    “万一扎到你了要放多少血啊。”阿德吐槽了一句。

    “这不是也是哦。”李慕斯突然开窍“估计还会自己吸血。”

    “都说了这叫固态半永久神咒,说白了还是神咒”

    “哎,估计又是一个吃血大户了。”李慕斯叹了口气,看向白求安。

    阿德也把头转向白求安,卢睿群和孙延喜同样。这是110宿一种无声的默契。

    白求安扫过一圈,然后咬咬牙,道“我来!”

    骸刀拔出一寸,白求安把手指猛地划过刀刃,然后迅速放在骸刀收容器的表层。

    肉眼可见的,鲜血从手指的伤口处开始往四周蔓延,就像一个贴附在收容器上的水膜,迅速包裹住整个收容器。

    “快快,把刀放进去。”一群人目不转睛,几乎贴在了那小盒子面前。

    白求安只觉得身体的血液一瞬间流逝掉了一样,但除了有股抽出什么的感觉之外,并没有多少疼痛。或许是他现在状态太好了的缘故吧。

    骸刀底部贴在收容器表,然后随着白求安的按压,消失在他们眼前。就像一个大变活物的魔术,长长的骸刀就这么消失在他们眼前,进入收容器当中。

    “我去,真的神了哎。”

    白求安也一脸新奇,把收容器放在耳边使劲的摇了摇。

    “也没声音”

    “等会这怎么取出来?”李慕斯看着白求安在这儿晃。

    “估计还要一百毫升。”

    “这可真是吸血鬼啊!这要拔个两次不就抵得上我献一次写了?”

    “来吧!试试!”白求安趁着伤口还流着血又按了上去。

    收容器上突然冒出了一截刀柄,吓了几个人一跳。

    “这倒是挺人性化的。”

    白求安顺势把收容器放进战术腰带的口袋里。抽出,左手刀鞘右手骸刀。

    “帅!”

    “是吧。”白求安一脸得意,很享受这种第一次带来的快感。毕竟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嘛。

    哄哄隆!

    外边的天突然闪了两下,让热闹的车厢宁静了一瞬。

    “我去,这就是传说中的晴天霹雳吧。”李慕斯凑到窗户边,看着晴朗的天空。

    “干打雷不下雨”

    车子再度转弯。

    呕

    白求安眼疾手快,用袋子接住。

    呕

    “这兴奋劲儿刚过去,也太真实了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求安感受明显的咣当一沉。车队终于结束了万恶的盘山公路,驶入荒野公路之上。

    一望无际的平坦,除却笔直而宽阔的公路以外,再也没有多余的景色。

    “这是多偏僻的山头啊。”

    李慕斯话痨似的嘴巴不停,但也幸好有他,才让这枯燥且狭小的空间不那么无聊。

    “我发现”李慕斯好像又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十二殿好像不是聚集在一起的,很可能十二殿本身就分布在世界各地。”

    “那要是这儿也只是一座分殿呢?”卢睿群回过头,隔着两排看着李慕斯。

    “是啊。”白求安附议。

    “我也这么觉得。”阿德和孙延喜统一战线。

    “行吧你们说的也有道理。”李慕斯悻悻然坐下。

    骸刀被新人们整齐的放在左手边,无论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齐文超说这叫基本习惯的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