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生肖神纪 > 章节目录 第75章 神源
    | |  -> ->

    “之前孤身掩护我们后撤,现在……”

    宿舍里几个人已经哭的不成样子,说的白求安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没想到自己慌乱的制造“一直在宿舍”的假象证明,最后弄巧成拙的变成了一个自己莫名其妙的圣母暖男好兄弟形象。

    但坦白是不会坦白的,这事儿怎么能坦白呢?说自己就是那个让整个红砖鸡飞狗跳的**神侍?自己也要面子的好不好。

    咚咚咚……

    宿舍门被突然敲响,虞定海站在门外神色古怪的看着几个人。

    “你们这是干嘛?宿舍伦理剧?”

    “要你……虞队啊,虞队好。”

    本来想骂的卢睿群刚一仰头,就看见了那张“亲切”的脸庞。开玩笑,这可是杀了一位四翼还是疑似六翼神侍的狠人。

    “你们的东西到了。”

    虞定海没进门,隔着老远就把手里一个袋子扔了过来。

    早就心心念念的110宿的众人当然想得到这是什么,如获至宝般连忙捧起来,看着那塑料袋里的小盒子眼睛都在放光。

    “一人一个白求安两个,直接吃就行。”虞定海说的很随意。

    “现在吗?”李慕斯下意识的问了句。

    “不然呢?会下蛋啊还是会升值?”虞定海饶有趣味的看着几个人,说“当着我面吃吧。”

    虞定海并没有压低声音,虽然嘴上并没有提神源相关的字眼,但就像白求安他们始终心心念念一样,红砖的很多人都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神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人吃下去会不会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产生什么天地异象,然后……能像那位古队长一样从二楼潇洒的跳下来。

    110宿的窗户边、门前已经悄然聚集了一大波人,同样眼馋的看着那塑料袋里的小盒子。

    卢睿群和李慕斯像是护崽子的母鸡,身体连忙挡在塑料袋前,好像别人多看一眼神源就会少些一样。

    “看什么看,都回去睡觉吧!”李慕斯大声嚷嚷着。

    回答他的是响彻整栋寝室楼的抱怨声。

    “喂,别这么小气嘛,我们又不会偷也不会抢,过过眼瘾都不让吗?”

    “咱们好歹还是战友好吧!”

    “我们就看看!”

    一群人像饿狼一样死死盯着李慕斯,好像要“看透”李慕斯,看看那神源究竟是什么样子,吃起来会是如何……

    其实110宿的人也早就迫不及待,见虞定海也没有赶人的意思,他们自然也没办法把一群战友们轰走。

    干脆拉过来一张桌子,几个人坐在一排面向大门。

    白求安拿过自己的两个小盒子,算不上多么正式的包装,只有一个十二殿标志性的十二生肖兽图案,盒子应该是某种金属。

    打开,

    是一块拳头大小的白色“果冻”。

    更像是一块肉。

    咕噜……

    外面是一阵咽口水的声音。

    白求安想了想,看着李慕斯他们早已经准备就绪的望着他,随即几个人心有灵犀一般,直接一起塞进了嘴里。

    没有味道,甚至都没给白求安咀嚼的机会,整个神源就被白求安吞进了肚子里。

    一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110宿的所有人,而白求安他们也毫不例外的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或者望着宿舍的其他人。

    “啊,我感觉一阵源源不断地力量从我的丹田涌出来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就是气吧……我的战斗力很可能已经突破了五百,到了人类的巅峰,果然,a资质的我就是世界的主人啊!”

    一群人愕然的看着李慕斯,宛如超级赛亚人爆衣般的姿势,拳头与面孔朝天,双臂九十度弯曲发力,训练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家伙脱了,露出一身几个月来不懈训练出来的肌肉。

    “原来真的只是这样啊……”

    “我还以为好歹有个三千发丝无风自起什么的。”

    “突然好失望啊,对明天发神源也没兴趣了。”

    ……

    一群人突然吐槽着各自散去,留下李慕斯一个人在哪里仍旧保持着那个学到精髓的姿势。

    “唉……我也有点失望了。”

    李慕斯眨了眨眼睛,瘫坐在摇晃着的两脚翘起的椅子上。

    “没事熟悉一下,神源并不会像小说里那样当即见效,它会有一个吸收的过程,睡一觉明天早上你们就可以练习着掌握身体的力量了。”

    虞定海叼起烟,继续说“对了,你们明天也不用训练。反正明天是集体领神源的日子,你们去心理室,做一下战后的心理治疗。”

    说完,虞定海又扔过来一个袋子,里面是整整齐齐的五块神源。

    “这是你们明天的份,算是提前给你们了。”

    发神源的日子就代表着新人的考察期正式宣告结束某一阶段。从训练营的苦行僧般的修行训练,再到所谓的阶段测试,然后觉醒。

    最后才是美曰其名惯例放松,实际上才是最大的关乎生死的终极考核。

    宿舍里,几个人躺在被窝。

    李慕斯说他们宿舍是红砖这一批里最惨的,但所幸因为求安而没有人死去。而他们红砖,好像又是所有训练营里最惨的。

    他们面对着神侍,还有人面兽心的未知敌人。然后在某个不知名的小城市里丢下了七十名战友的尸体。

    卢睿群说,如果十二殿可以在那场灾难来临之前就把神源给他们,或许他们就可以少死很多的人。

    阿德说这是一场美曰其名考核的养蛊式谋杀。

    孙延喜说生死各有天命,跟外物没有关系。

    白求安说,没有人可以拒绝死亡,但我们可以选择死的方式。比如为谁而死,为什么而死……

    宿舍里沉默了很久,然后哄堂大笑。

    李慕斯骂着孙延喜以后少给求安看那些破书。孙延喜表示不背锅,说求安是死过的人,这是大彻大悟的感受。

    卢睿群觉得有道理,不再说话。

    阿德作为宿舍里唯二的学霸,同样帮着孙延喜反驳李慕斯。说书从来没有错的,错的是人的想法。

    熄灯,

    整个宿舍楼归于平静,

    夜色中,鼾声此起彼伏。

    没人再提白求安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