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生肖神纪 > 章节目录 第104章 你的血有点多啊
    后脑遭到重击的白求安非但没有想法设法的脱离眼下的境地。反而前胸顶着狱凤整个人扑了上去。

    这次白求安的武器是牙,

    眼前的老头也没有想到,一个负责镇守上山口的十二殿战士,会用如此……出其不意的招数。

    是条狗吗?

    咔!

    白求安结结实实的咬在了老头的肩膀上,但奈何那一身雄壮的肌肉不仅看着骇人,肌肉密度同样不虚。

    白求安只觉得满口酸痛,但仍狠着心使出了吃奶得劲。

    终于有了合拢的趋势。

    迎面一记结结实实的拳头,直接把白求安掀飞出去。连带着还有白求安嘴里的几颗牙。

    半空中倒飞出去的白求安好似完全无视了这种痛楚,试图扯下狱凤上的斗篷,可那个老头已经后来居上冲到了白求安的面前。

    拳风凌厉,出拳迅速而且频率极高,根本不像是一个老头。或许这家伙年轻时会是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拳击手。

    白求安不断的用狱凤挡下老头的进攻,而那个醉汉竟然还不死心的过来“见义勇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老头始终都在避开那个中年醉汉。

    大有把这个醉汉当成是掣肘白求安发挥的人形盾牌。

    白求安连续后跳,开始凭着自己过人的身体素质拉开距离。同时狱凤用力犁地,试图用这种当时磨开这个诡异的斗篷。

    大概十来米,白求安看了眼狱凤的刀刃,似乎有点效果。

    一眨眼的功夫,那老头竟然推着中年醉汉到了白求安的眼前,似乎存心要恶心死白求安。

    两个人绕着那个中年醉汉展开了一轮漫长的颤斗,好在白求安最不虚这种战斗。

    而那个老头似乎也有无穷的力量一样,每一次白求安试探对方体力的时候回应他的永远都是最初的那个状态。

    碰到对手了吗?

    逐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白求安已经明白了对手的可怕,先不管眼前这个家伙究竟是不是神侍,又为什么没有拿杀伤力巨大的骸刀。

    只是这份惊人的体能和爆发力就足够证明此刻牛头山上到底有多么凶险。

    强大的神侍降临世界,然后此刻安师县人手不够,所有人都在殊死搏斗?为了普通人的安全所以务必把人挡在这儿?

    好吧,白求安心中见鬼的大义至少在这一刻赢了。

    其实更多的还是白求安想清楚了,自己如果没有虞定海的帮忙,就算掀翻了整座安师县城也很可能找不到陈晓婵。

    更何况他也没有能力掀翻这里,就算有,等找到陈晓婵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就像虞定海说的,要死早就死了。要受委屈白求安都已经耽误多久了……

    归根结底,其实还是他白求安没本事罢了,连眼前一个老头都解决不了。

    干里凉!

    白求安想着,突然又发疯起来。再也不顾身边那个中年醉汉,手中的狱凤被当成长棍给砸了出去。

    一排连着两颗脑袋,白求安不信这老头的脑袋是合金做的。

    啪!

    擦!

    狱凤突然间被一只手抓住,然后又半只玻璃瓶被插进了白求安的肚子。准确的是塞,外边就剩下一个啤酒瓶的窄口。

    白求安愕然抬头看着那个眼神清明的“醉鬼”,嘴角噙着一丝讥讽。

    “十二殿的人也没想象中那么强嘛,也就是一群脑子抽筋的傻子。”醉鬼冷笑着,又给了白求安一刀。

    短匕首和啤酒瓶一上一下,插在了白求安的肚子上。

    狱凤·哀鸣

    白求安猛地一瞬间松开被醉汉握住的骸刀,然后手掌瞬间划过刀柄底部,随即再度握在手里。

    狱凤像是一颗炸弹,一瞬间炸开。那古怪的斗篷被尖锐的狱凤碎片毫无阻碍的划开,巨大的冲击力让握着狱凤的“醉汉”首当其冲。

    当场被炸成了马蜂窝,而那个老头反倒是身体灵活。竟然在狱凤炸开的一瞬间远远的离开了战场。

    “该死啊。”

    白求安哪怕提前进行了躲避,可也毫无例外的被零星的狱凤碎片扎伤。失血过多还有腹部的伤势让白求安一个趔趄,差点跌坐在地上。

    右脚后撤一步勉强撑住身体,白求安抬头望向了那个只是被划破受到轻伤的老头。

    “小鬼,没想到你的骸刀还挺特别的。”

    这是老头和白求安见面以来,第一句白求安听懂的话。原本白求安还以为这是个神气的傀儡也说不定。

    “但你现在还有什么呢?女人,武器……呵呵,只有愤怒了吧?”

    “你知道陈晓婵在哪?”

    白求安双眼放光,随即脚下一软,又差点栽倒在地,看上去似乎更加虚弱了点。

    “妄图违背神的质疑,抵抗神的家伙,终会受到制裁。就像此刻的你。”老头越发笑得慈祥,让白求安作呕。

    “告诉我,陈晓婵在哪?”白求安缓缓跌倒在地上,似乎离死不远了。

    “就当我临死前忏悔,信奉神明而得到的宽恕吧,我只要她的消息就会安心的走的……神父先生……”

    “神父……不不不,我只是神的信徒。”老头先是诚惶诚恐,然后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那个女孩和先前的你一样冥顽不化,不分青红皂白。我们在对她进行调教。”

    “调教?”

    白求安差点冲过去,但还是忍住了。他打算再忍两秒。

    “当然,像她这样叛逆的女孩,必须要先学会背诵十首神的赞歌,接受心灵的洗礼。等到通过考核,就见证神迹最终称为神的信奉者。”

    “背……诗……”

    白求安有些汗颜,他还以为是什么调教呢。

    “当然,我看那小姑娘有成为神使的潜能,自然要悉心培养。更何况背诵神的赞歌是对每位信奉者最基本的要求。”

    白求安想生气,可忽然间就被这股莫名其妙的虔诚给逗得气不出来了。这是什么见鬼的东西,完全就是走火入魔了好不好。

    “你的血有点多啊。”

    老头回过神,看着还没有死甚至愈发精神的白求安,神情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