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生肖神纪 > 章节目录 第138章 扑朔迷离的状况
    两个人好不容易的一次聚餐因为一个何辰的突然出现完全破坏掉了气氛。

    陈晓婵当然不在意什么神学研究社的事情。只不过白求安一等何辰走,脸上那股藏不住的忧愁就展现无疑。

    没办法,她太了解白求安了。高中三年同桌白求安有什么习惯她都一清二楚,更何况又时还看得很专注呢。

    “不吃了!”

    陈晓蝉草草应付面前的食物,说“我还有个报告要看,先走了。”

    “嗯……啊……我送送你啊。”

    白求安回过神,连忙端着饭盘追了过去。

    “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啊。”

    白求安挠挠头,一脸陪笑。

    “没有啊,就突然想起来还有正事要做。”

    陈晓婵看了眼白求安,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白求安知道,现在陈大小姐一定很不高兴。

    “那你忙……”

    白求安干巴巴的目送着陈晓婵上楼,心事重重的掏出藏在口袋里的那张宣传页。怎么说呢,做工精良,非常用心,而且简单易懂。

    是下了大功夫的,也可能是真爱也说不定。

    但这就是最糟心的地方。

    没直接回鸿鹄楼,白求安按着地址找到了这个神学研究社的教室。

    别说,那个何辰还有点本事。一口气找了三个空教室作为临时大本营,里面乌泱泱的一大片。

    白求安在窗户外边看着,上面是一个女孩热情高涨的跟下面的学生们讲解着。有人听的认真,但也有纯粹是凑过来看热闹的。

    大致情况尽收眼底,白求安这才回宿舍楼里。鸿鹄楼里这会儿极为冷清,平时最欢腾的李慕斯和卢睿群不知道去哪鬼混了。

    孙延喜和阿德都在看书,谢钊估计也锁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捣鼓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红砖出来的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总有点特立独行的意思。

    白求安无力吐槽,拉开空椅子找了本陈晓婵推荐的文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他对这方面没啥子兴趣,但为了能让两个人现在以及未来有更多的共同话题。白求安就只能暗自下劲。

    专业的且不说枯燥乏味,白求安搞懂搞不懂还在两说。这些具有一定专业严谨性的文学倒是一个不错的插入渠道。

    邻座是孙延喜,白求安只是想沾沾学霸的气息好让自己能够安心“入定”。

    “神学……的生肖猜想?”

    白求安忽然注意到孙延喜手上拿的是什么书。

    “对。”

    孙延喜抬头看了眼白求安。

    “这是什么东西?”

    “阿德推荐给我的,据说是这两天书店刚出的一个神学猜想系列。”

    “还是系列吗?”

    白求安感觉事情越来越严重了。

    “对,这是第三部,前面的两本是用一种玄幻故事的方式讲述了十二生肖的由来猜测。”

    阿德接上话,说“延喜看得比较快,所以一上午的功夫就已经啃到第三本了。”

    “这本讲什么?”

    “生肖神可能代表的力量体系。”

    “比如说?”

    白求安没由来的心里一跳。

    “子鼠代表着众生与雨之神,丑牛是力量与山之神……”

    阿德笑得很讽刺,

    继续说“当然他们不会说的这么直白,但在我们看来,这简直就是把所有的字眼一个个掰开了跟我们说,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些代表的含义。”

    “我现在感觉我的脑门上有把剑悬着,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白求安苦笑着吐槽“前两天还只是看见了一个所谓的神明保佑符,这才几天的功夫不仅仅是什么神学研究社,连这个神明的力量体系都出来了。”

    “其实这个东西不见得就是敌人出的。没准是咱们十二殿的一种反制措施。”

    阿德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这样下去关于生肖神的事情早晚都会曝光,与其这样被动的被人用上连环计,不如主动摊牌寻求破局。”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种力道……太轻了。”

    孙延喜推了推眼镜,说“只是一个力量体系的说明和背景的揭露显示不出任何的东西。”

    “所以说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个猜测嘛,又或者上层之间也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关系牢靠。”

    白求安心里一惊,他想到了狄文房之前跟自己说过的关于十二殿的处境。

    “那咱们怎么办?”白求安叹了口气。

    “老老实实训练,该干什么干什么。咱们这个小队的战斗力很强,能做的事情至少比其他的小队要强很多的。”

    阿德看得很开,而一旁的孙延喜以不说话表明态度。

    “干着急也没用,你就是现在提着刀去把那些个神学研究社的人都砍死又能如何?先不提他们是不是恶到了必须斩立决的地步。”

    “哪怕你杀了这些神学研究社的人,还会有下一个神学讨论社,或者神学发现社之类的家伙出现取而代之。”

    白求安颓然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孙延喜手里那本书上的猜想。

    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说“你们说十二殿本身得到的关于生肖神力量体系的信息是从哪里来的?”

    “那么多年都没有搞明白的事情,突然间就被人发现了。关键是解析的这么……这么透彻。如果说是一个漫长过程的确认,我觉得太巧合了。”

    白求安张牙舞爪的说着。

    “你的意思是,十二殿内部可能有内鬼?而且还在研究诸神语言和习惯的队伍里?”

    “我可没这么说,只是猜想。”

    白求安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但眼神却骗不了人。

    “可是你都能想到这些诸王会想不到吗?”阿德再次给白求安泼了盆冷水。

    “你这两天怎么回事,这么毛手毛脚火急火燎的可不像是我认识的白求安。”

    孙延喜凑近了白求安,摸了摸额头。

    “正常体温……”

    “你们难道不觉得,如果这种事情一旦发酵开,整个世界就会完全陷入混乱之中吗?我们很可能就会变成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场面。”

    “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化为一片火海。”

    在白求安的脑子里,世界已经被他推演到了崭新生物文明诞生的时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