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直播间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二章 蹲守的毕修善
    目送钱大同他们离开,胡杨等人也不逗留,出门后,胡杨特别记住这个门号,方便查询,找回房主。

    胡杨不知道,他们刚走没多久,一个身影冒冒失失跑回来,当发现墙上的相框不翼而飞,神情沮丧,失神落魄地离开。

    出去之后,胡杨才跟大家讲解。

    “其实,刚才我也不是敷衍。这确实是唐朝的神兽铜镜,背面,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种神兽。按照大家左青龙、右白虎的说法,古铜镜应该是这么正放的。”胡杨说道。

    事实上,刚才那位大叔,让大家听声音这一点没有错。

    很可惜,他只知道理论,却听不出真假。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此,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当然了,仅凭声音,去鉴定一件古铜镜,是有很大风险的。

    如今,随着人们对铜镜收藏热情的日益提高,利用现代高科技手段仿制的铜镜充斥市场,即使是有经验的行家稍不留心也会上当受骗。

    就其真品来说也比较复杂,传世与出土的铜镜不同,全国各地铜镜的形制、工艺、皮壳、包浆也各不相同,地域性非常强。

    因此,辨别古铜镜的真伪要在了解古铜镜的基本知识基础上,从铸造技术、形状、纹饰、铭文、铜质、重量、声音、锈色等方面综合考证。

    “而且,刚才那位大叔说的,战国山字镜及唐代的瑞兽葡萄镜、四神十二生肖镜等,单镜价格在6000-2万元之间等行情,其实也不够精准。

    古铜镜的价格不能一概而论,年代、尺寸、品相、珍稀程度、市场需求等都是决定价格的重要因素。”胡杨补充。

    他捉住手上这面古铜镜,给大家做了一个简单的分析,教大家如何辨别真伪,还分析哪些因素会影响到古铜镜的价值等等。

    “我不知道刚才的大叔是不是蒙的,这确实是少见的黑漆背,古铜镜制作精美。放在古代,绝对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家,才能用的。

    拿去拍卖的话,这种铜镜在五百万以上。”

    因为初级寻宝眼看不透,所以胡杨很肯定,这面铜镜的价值在五百万以上。

    尽管大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知道胡哥能赚不少,但听到胡哥这话,还是忍不住震撼。才一万入手的呀!

    可怜那位大叔,还自以为自己宰了水鱼,那高兴的劲头,真不知道让人怎么评价。

    小丽等人就在现场,近距离目睹过程,那种震撼更加强烈。

    胡杨他们出去没多久,居然就碰见刚才遇到的毕修善。这人似乎是专门在这里等待胡杨一样。

    事实上,毕修善还真就是专门等胡杨的。

    在他眼中,胡杨确实就是一个大水鱼,错过可就没有这店了。刚才,看到钱大同赚钱,他怎么能不心动?

    “好东西”,不是钱大同才有,他毕修善一样有。

    怀着同样发财的心思,跟钱大同告别后,他就偷偷在这里等待,看能不能将自己的一些存货推销出去,狠狠赚一笔。

    刚才胡杨的表现,他也是看到的,所以他也想和胡杨做个朋友。

    “靓仔,好巧呀!”

    巧你妹呀!别跟我说,你不是在这里蹲我的。

    直播间的观众一听,全都哈哈大笑,这些人说话真有意思。

    胡杨也不揭穿,点头:“大叔,你跟刚才那位大叔不是一起的吗?怎么还在这?”

    毕修善呵呵一笑:“错了,我跟他也刚认识。其实,刚才他卖给你的那面铜镜很一般,你别听他吹得厉害。我有更好的东西,要不要看一下?”

    啧啧!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狐狸尾巴要漏出来了。

    而且,你才和人家刚分开,就这么在背后说人家坏话,真的好吗?

    “哦?是吗?我看看。不过,我看东西,讲究眼缘。不对眼的,哪怕是真的宝物,我也不要。”胡杨说道。

    这鬼话,听得大家都直翻白眼,现在胡哥胡扯起来,简直了。

    说完,毕修善偷偷摸摸从包里取出一样东西,牙白色,三十厘米长左右,有点像尺子,但有雕琢,看上去很精美的样子。

    “什么来的?”胡杨明知故问。

    毕修善哈哈一笑:“小兄弟有所不知道了吧?这可是真的宝物。古时候富贵人家才配备的文房宝物。”

    具体是什么,他没有细说。事实上,他也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反正眼前的这小子也不懂,菜鸟一个,跟他说文房宝物就足够了。

    文房宝物这么个名头,应该能唬住他吧?

    “哦!文房宝物,看来是件好东西。”胡杨闻言点头。

    毕修善差点大笑,这小子果然是个棒槌,什么都不懂。别人说文房宝物,还就当真了。这样的人,居然还能活到现在,真是神奇了。

    不过,他还是附和:“嗯!没错,以你的眼光,应该能看出,这是件宝物。”

    只要能赚钱,他不介意昧着良心夸几句这小子。

    胡杨果然大喜,笑道:“嗯!确实是件好东西。大叔,这件宝物怎么卖?”

    毕修善一脸正气:“我是真心想要跟小兄弟你交朋友的,所以也就不坑你。刚才那人,一面普通的铜镜,居然就要你一万,有点过分了。我这件宝物,只要五千就可以了。我希望,以后大家还能继续来往,而不是一锤子生意。”

    “那是,那是!还是大叔您公道。五千是吗?没问题!”胡杨很爽快。

    毕修善心头大喜,果然这家伙就是个大水鱼,必须捉住,以后再多宰几次,不能一次就弄死了。

    之前,钱大同说一万,他没有讨价还价,现在他喊五千,同样没有还价。

    看得出,这小子家庭应该是挺富裕的。

    毕修善能理解,要不是家里有点钱,能给他这样挥霍?一万几千或许不算多,但经常这么砸出去,多少钱都不够吧?

    人傻钱多的人,谁不喜欢?无非就是多夸几句,多夸几句,自己又不会死,怕什么?只要能赚钱,将他吹上天又怎样?

    今天的收获,他是挺满意的。

    收了钱之后,毕修善递上自己的联系方式:“这是我的号码,有空,咱们多联系,平时,我也会尽量帮你留意一些好东西。之前那个人,你小心点,不能随便相信他。”

    华仔私底下翻白眼:不能相信他,难道就能相信你?

    如果不是胡哥有本事,估计要被你们玩死,也不是个好东西。不过,现在嘛!你们也不过只是胡哥的送财童子。

    那东西,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有点像刀,但能让胡哥五千块买下来,肯定也不便宜。

    “嗯!好的!我听大叔您的。那么,我们有空再聊。”

    “行,下次大叔请你们吃饭喝茶。”毕修善赚了一笔,心情大好。

    他不急着立即推销更多东西出去,做生意,一定要有耐心,太过殷勤,并不是好事,容易引起别人的警惕。

    目送毕修善离开,胡杨感叹:“这位大叔真是好人,太客气了。”

    噗嗤!晴天忍不住,瞬间笑崩。刚才,她就一直憋着难受,看着胡哥再跟那大叔飚戏,你来我往,很有意思。

    其他人也忍俊不禁,直播间的观众更是直乐。

    确实是好人,特意蹲在这里,给胡哥送宝物,还有更贴心的人吗?应该没有了吧?难怪胡哥要给人家发好人卡。

    “胡哥,这是什么?”华仔问道。

    “这叫牙雕云龙纹纸刀,古代用来割纸的刀具,确实是文房宝物,这点人家没说错。我看了下,清朝的物件,象牙做的。

    上部为刀柄,略厚,一面以去地浮雕法雕饰龙戏珠纹,围绕着似太阳般的中央圆台,另一面阴刻‘字不断头’纹饰。

    下部光素,为裁刀,锋刃极薄,顶端圆滑。

    刀柄与锋的过渡部分以镂雕及阴刻法饰花叶纹,正背面相同,其题材风格类似欧洲巴洛克、罗可可时期盛行的良苕叶纹,表明此器或出于受西洋工艺风格影响的广东匠人之手。

    这把裁纸刀,从材料到工艺,都属于精品中的精品,拿去拍卖的话,八十万到一百五十万之间。”

    牛!

    王立波等人忍不住举起拇指,也只有胡哥,才能这么赚钱。

    这才一会,别人就送上门了两件宝物,价值五六百万了。

    尽管和前段时间,胡哥去赌石比不了,赌石那天,可是赚了上亿的。但一天几百万进账,还想怎样?别人或许一辈子都赚不到胡哥一天赚的。

    就在这时,外面出来类似警笛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

    “有警车进来?不知道什么事。”王立波开口道。

    木易摇头:“不是警车,是救护车,警车、救护车和消防车的声音都有点像,但还是有区别的。

    警车的警笛非常急促,没有间隔;救护车是高音一秒,平音一秒,间隔一秒,循环反复;消防车的警笛是三秒长声,间隔一秒,循环反复。

    要形象一点形容的话,警车的声音就好像在喊: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救护车是唉~~哟~~唉~~哟~~

    消防车好认一点,一个劲地嘶吼:火~~~~~火~~~~~”

    听了木易这一番讲解,大家失笑的同时,也点赞。

    果不其然,胡杨他们走出去,就看到救护人员匆匆忙忙的身影,前面施工的工地,好像出了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