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史上最强血脉》正文 第1596章 可靠的是利益
    阳辉是一个武者为尊的土地g。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别看他们现在的身边有不少可以驱使的武者,然而这些武者很多是家族花重金培养的。

    有些,是以月供供奉着的。

    不管是从小精心培养的,还是以高额的回报供奉着,只要体内流淌着的不是与自己家族有关的血脉,都会在有一天,背离而去。

    就连至亲者有一天也有可能会在利益驱使下,做出不太理智的事情。

    当初的第六军团长家族被覆灭,尽管到了今天没多少人敢提及那一件事情。

    还是在那一辈人的心理引起了不小的波澜震撼。

    连军团长家族都会有被背弃,以至于走向覆灭,团破人亡的那一天,更别说他们这些只有钱,在战斗力前,几乎没什么抵抗力的他们这些只有钱,只懂经商的商人们了。

    想要让自己的家族崛起,想要让自己的嫡系血脉崛起,改变命运,不再依靠于他人,不再依附于他人,让自己,让自己家族的名字逐渐在这一片土地上能够被叫上号,叫响名字。

    那就必须以武途的方式走出去。

    沈光红有了一个念头,他的想法就越发的灼热。

    “已经去筹集了,这是刚去借到的一部分,晚一点应该还会有。”禾光临安排了自己的跟班去借钱,借钱这种事情,他不太好亲自去。

    都是拿着他亲手写的借据,按下的手印去借的。

    即便是这样,他都已经觉得很难受了。

    长这么大,他很少有借过钱。

    也没什么需要他借钱的机会。

    他安慰自己,算是一种比较稀少的体验了吧。

    “你这……亲自去,别人拿的会更多一些。这样,你不好意思,我陪你一起上门。”沈光红担心张兮手里的那些神奇丹会被买光,他有收到公子乙正在筹钱并试图以低价购入的消息。

    想要从公子乙那里拿下神奇丹,他就必须花更多的钱。

    既然是禾光临写下的欠条,他也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这……”禾光临犹豫起来,迟迟不能动身。

    “舅舅把所有的商铺、田契、地契、就连自家府邸的所属权都拿出来支持你了,会害你么?等你拿到钱,我再找一个人冒充一个公子哥,去购买,不就又是以新的单价重新计价了么?”

    “然后我多找几个这样的,分批次购买,就能多购得几颗。”

    “时间不多了,万一被别人买光了,尤其是那两个,可能会被加到天价。捡到宝贝的那小子不懂,他们可不是不懂价值的。”沈光红不断的在给禾光临进行洗脑,他得要抢在公子乙花足够的钱包下所有神奇丹以前,拿到足够量的钱。

    就是购买不到,他也可以拿到这些钱,补充自己的损失。

    从此次禾家家主生生的从他所管辖范围索要不动产的资源进行支持时,他就已经判断出了禾家并不能真正的对他们进行接纳。

    他必须尽早为沈家,为自己的家人做考虑。

    不能等到禾家压榨光他的价值以后,再把他们给一脚踢开。

    在沈光红的催促下,在神奇丹带来效果的快感下,禾光临没有太过脑的跟随着沈光红出去借钱了。

    ……

    有欧阳府的“把关”。

    更多的人开始行动起来,开始筹集资金,同时向着张兮所在的街道围了过来。

    “快点的,别犹豫了,再犹豫,别人抢了先,就没有协议了。”公子乙急促的催道。

    “他们买的价格,会比我们更便宜,我们可以分散开来购买。”公子甲正是看到了越汇集越多,并有购买意图的其他富商们,逐渐理智下来,发现了在张兮生意条件下的漏洞。

    “是啊,没错啊,但那是限制在先前。而且,他当时只让我们几个知道有那东西。其他不认识的人去找他,他可以装糊涂啊。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有兴趣了,我们这会儿拿下来可能会拿一个高价。”公子乙也是在说服公子甲的过程中,不断的说服着自己。

    “但,只要东西掌握在我们手里。除了被禾光临拿走的,他那些数量不多,肯定会自己吃,剩下的,就是我们处理了。”

    “是以天价变现回血,还是自己吃了吸收了,都是我们说了算。”

    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街头巷尾里逐渐多出来的人,更有开口出声询问证实的声音,都是让着急的因素。

    在这些因素的刺激下,给了他自己一个无形的压力,就像是后面一直有一只凶恶的弈兽在追,他眼前只剩下一条路,他已经开始跑了,如果不想被吃掉,不想被后面的人追上,就得要一直继续跑下去。

    正是因为还有一个公子甲在身前,他很担心自己若是后悔,会立马做出决定的,倒还成了公子甲,他再去与张兮进行一个和谈,将他原本的想法去兑现。

    各怀心思中,他不断的催促着公子甲,“你如果实在不愿意,那我找别人。”

    “给。”公子甲不再犹豫,反正他身边聚集了不少的家族高手,只要公子乙一直在他的视线当中,不用太担心他反悔。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而且,他可没说用他的钱是购买后面的几颗。

    丹药拿到手,钱是一个总额,他可以说他的钱是购买的前面几颗。

    届时,找公子乙要多少,那就是凭他的手段与本事的事儿了。

    与张兮的纠纷,只能在张兮出了点光城再进行解决。

    而与公子乙的,哪怕是闹到了欧阳府去,他是当着众人的面儿给公子甲的钱,一笔光凭肉眼看,数不清有多少,反正是一笔特别庞大数额的钱。

    说法这东西,对于他们这种经商家族,最不用担心的就是唇枪舌剑。

    能够争辩赢的,在有“底气”的情况下,只要能够换来的是真金白银,那都无妨。

    商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利益。

    有利益的情况下,可以是朋友,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敌人也可以是朋友。

    朋友,也可能会变成敌人。

    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只有已经到手的,和可能会到手的利益。

    只有利益是最可靠的东西。。。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