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衣香 > 章节目录 第002节最受宠爱
    第002节最受宠爱

    好不容易晴朗半天,天色又暗沉下来,薛东瑗扶着丫鬟橘红,双粱绣花鞋外套着厚重木屐,踩在凝结成冰的薄雪上,青石小径吱吱呀呀。

    路难走,她们主仆数人缓慢而行,花了平常一倍的功夫才到老夫人的屋子。

    门口的丫鬟喊了声九小姐来了,亲自替薛东瑗撩起帘栊。

    屋子里女子欢愉笑声就溢了出来。

    她脱了木屐进屋,在厅堂外间伺候的大丫鬟宝绿就朝着东次间说了句:“老夫人,九小姐来了……”亲手撩起东次间的银红毡帘,请薛东瑗进去。

    东次间垂了防寒帘幕,东西墙角各有一只青绿古铜鼎,燃着银炭,源源不断的暖流徜徉,暖如明妍春光。

    临窗大炕旁一盘水仙花亭亭婀娜。

    屋里人听到丫鬟禀告的声音,目光都落在毡帘处,便见一袭青石衣衫的妙龄少女轻盈走进来。

    临窗炕上,穿着孔雀蓝四合如意纹长袄的老夫人正拉着穿玫瑰紫二色翔凤云肩褙子的妇人说话,五夫人杨氏在一旁陪坐。

    挨炕三张雕花太师椅上,铺着墨绿色弹墨椅袱,坐着三个年幼的小姑娘。

    一个是薛东瑗的胞妹,五夫人的亲生女儿薛东琳。

    另一个穿粉色百蝶嬉戏纹奈良稠褙子,大约十四五岁;一个穿豆青色蝶恋花纹葛云稠褙子,大约十一二岁。

    薛东瑗没有见过。

    老夫人见东瑗进来,慈祥和蔼笑道:“瑗姐儿,快来见过你二舅母……”

    二舅母,并不是东瑗生母韩氏娘家的舅母,而是建衡伯杨氏的二夫人,继母杨氏的二嫂。

    东瑗屈膝给杨二夫人行礼。

    杨二夫人受了礼,给东瑗一支赤金栖凤红宝石如意簪做见面礼。

    东瑗笑盈盈接了,又福了福,杨二夫人就忙搀扶她挨着自己坐在炕上。

    “这才几年没见啊,瑗姐儿长这么大,出落得这样水灵!”杨二夫人对东瑗赞不绝口,“老夫人真会调教人。我瞧着您的孙女,一个个都是塞仙女儿般的漂亮。老夫人可得教教我,我也学学,回去打理我们家薇姐儿、彤姐儿.......”

    老夫人高兴的笑起来:“舅奶奶过谦了。两位表小姐才是天生丽质的美人儿…….”

    东瑗抿唇笑,杨氏亦陪着笑。

    杨二夫人又自谦了几句,拉着东瑗的手,把自己的两个女儿介绍给她:“小时候见过,你怕是不记得了……”

    她指了指粉色衣衫的姑娘,“这是小四薇姐儿……”然后指了豆青色褙子的小姑娘,“这是小六彤姐儿。她们都比你小……”

    杨薇和杨彤就忙起身跟东瑗见礼。

    东瑗也福了福身子,喊了妹妹。

    说着话,宝巾和宝绿把东瑗带来的两只梅瓶捧了进来,梅香馥郁,梅蕊娇艳,插在水晶梅瓶里,俏丽丫鬟素白皓腕捧着,格外清雅。

    老夫人眼底的笑意更浓:“这是瑗姐儿带过来的?”

    她认得那是她曾经赏给东瑗的梅瓶。

    东瑗恭敬道是,又笑道:“院子里那株梅树开了花,想摘了几枝下来玩……想着祖母和母亲的院子都没有梅树,叫人给母亲和大伯母送了些,也给祖母带了几枝。就是怕太香了,不知祖母是否喜欢……”

    “喜欢,祖母最喜欢梅香……”老夫人搂了她,满眸的笑意越发浓了,“好孩子,数你孝顺。”

    让老夫人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孝顺,还有她处事的练达。

    给老夫人送了,也没忘自己的继母和世子夫人,办事周到妥帖,不给人说嘴的机会。

    杨氏见老夫人高兴,附和着笑:“我也有份?”

    东瑗道是。

    杨氏就冲她慈爱笑了笑,说了句:“好孩子,难为你想着。”

    然后就瞥了坐在一旁太师椅依靠椅袱喝茶的薛东琳。

    杨氏记得,她院子里也有两株红梅树,前几日去看她,还听到她跟丫鬟锦秋说摘了做梅花茶吃。

    现成的孝顺都不会,不及薛东瑗一半的精明!杨氏心中微气。

    薛东琳见母亲看过来,便明白母亲的意思,不屑轻哼了一声,把头偏过去。她最看不薛东瑗这样的,低眉顺目,见人就巴结,一副摇尾乞怜的奴才样儿,哪像高贵的侯府小姐?

    老夫人明明把杨氏母女的神态瞧在眼里,却装作看不见,笑盈盈跟杨二夫人说话。

    不一会儿,丫鬟问是否摆饭。

    老夫人就笑着起身,领着她们去厅堂吃饭。

    每日吃了午饭,老夫人都要小憩一会儿,这是几十年的老习惯。五夫人明白,略坐了坐,见老夫人精神不济,就笑道:“娘,二嫂刚刚回盛京,我们姑嫂好多年不见,说说体己话去……”

    杨二夫人也笑道:“才回来,家里一堆琐事,我也要回去了,改日再来叨扰老夫人。”

    老夫人笑眯眯的,道:“你们都忙,去吧,去吧。瑗姐儿在我跟前坐坐就好。”

    五夫人和杨二夫人道是,领着孩子们,辞了老夫人,往五夫人的院子去。

    老夫人有些累,就对东瑗道:“祖母睡会儿,你在炕上练练字,晚上吃了饭再回去。前日贵妃娘娘赏了只乌鸡,听说是南边进贡的,最滋补。东西少,不分给她们了,咱们祖孙偷偷享口福。”

    薛东瑗笑起来,打趣老夫人:“那我跟祖母吃独食……”

    老夫人大笑。

    薛东瑗的大堂姐薛东婧早些年封太子良娣。三年前先皇薨逝,太子登基,改年号为元昌。太子妃封了皇后,两位诞下皇子的良娣封了贵妃。

    薛东婧便是元昌帝的两贵妃之一。

    当年太子妃诞下皇长子,不足半月便夭折,薛东婧的儿子是二皇子,今年七岁,最得元昌帝喜欢。

    后来皇后一直不孕。

    东瑗有次听父亲跟杨氏说,再过两三年皇后还不能生出皇子,元昌帝大约会立薛东婧薛贵妃的儿子为东宫太子。

    薛家的富贵只怕更上一层。

    杨氏听了很高兴,薛东瑗却蹙了蹙眉。

    月满则亏,泼天的富贵得到容易,守住难。

    老夫人屋里的丫鬟宝巾、宝绿、绿浮、紫鸢纷纷进来服侍。

    绿浮、紫鸢替老夫人宽衣,服侍她歇午觉;宝巾、宝绿就搬了小炕几,拿了笔墨纸砚,替东瑗磨墨,伺候她在东次间临窗大坑上练字。

    东瑗练字,宝巾一边帮她磨墨,一边小声跟她说话:“…….前日就得了赏,老夫人一直叫厨房好生留着,还叫人问九小姐什么时候好,就等着您过来吃……”

    东瑗的手微顿。

    她便想起了穿越到这个时空之前的奶奶。哪怕是一碗煮得好吃的稀饭,都要给她留着。那时她有两个堂弟,奶奶却总是背着弟弟们,给她零花钱,生怕她受了委屈。

    不管是什么东西,两个弟弟有的,奶奶就会给她准备双份的。

    后来她高中尚未毕业,奶奶就去世了。而后的那些年,再也没有人对她那么好。

    就连父母,都不会事事替她想得那么仔细……

    宫里赏的乌鸡,她生病了,老夫人宁愿自己不吃,也要留着等她病好了……

    东瑗垂眸,修长羽睫似小小羽扇,将她眼眸斜拢在阴影里,看不出情绪。但是宝巾知道她眼中有泪,便借口有事吩咐小丫鬟,走了出去。

    东瑗用帕子拭了拭眼角,眉梢微挑,练字时下笔越发轻盈。

    那边,杨氏带着嫂子、侄女往自己的院子去。

    刚刚出了老夫人的院子,生性活泼杨家六小姐杨彤就笑道:“刚刚那个九小姐,她长得真漂亮,就算是丹青圣手,亦难画她的风骨……”然后见姑母、母亲、姐姐和表姐都不说话,她有些讪,推表姐薛东琳,“表姐,你说是不是?”

    薛东琳脸色阴沉。

    刚刚在老夫人屋里,祖母对薛东瑗那样亲昵,她就有些吃醋;后来薛东瑗的梅花送进去,母亲拿眼睛瞟她,她心中存了怒火;现在听表妹这样夸薛东瑗,心底翻腾的怒焰怎么都控制不住,她冷冷哼了声:“漂亮有什么用?勾栏、戏园子的,都这样漂亮!”

    “琳姐儿!”杨氏大声呵斥女儿,眼眸微沉。

    把自己的嫡姐比成勾栏的,她又有什么体面?

    女儿这样不知轻重,让杨氏很愤然。

    薛东琳不顾舅母和表姐表妹在场,怒视母亲,扶着自己的丫鬟,快步回了自己的院子。

    五夫人气得身子打颤,扶着杨二夫人的手:“看看,都是她父亲宠的!我每次要教训她,五爷就拦着,如今……如今养成这样刁钻的性格!她都十三岁了……”

    杨二夫人心中好笑,薛东琳的性格,其实更多是像杨氏吧?当初她做小姑子的时候,也是这样刁钻泼辣的。

    心中不屑,表面上还是要安慰她:“你别气,琳姐儿年纪小,不懂事……”

    “姑母,您别怪琳姐儿,都是彤姐儿不会说话,惹了表妹。”一旁的杨薇便帮着母亲劝五夫人,然后给杨彤使眼色。

    杨彤不过十二岁,却是极其聪明的,领悟了姐姐的意思,便笑道:“姑母,都是我不好……”

    五夫人这才脸色微缓。

    一行人继续往五夫人的院子走去,杨二夫人想起了什么,道:“芷菱,怎么你们家老夫人如此喜欢瑗姐儿?当年娘不是教你如何对瑗姐儿吗?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还是让瑗姐儿得了势?芷菱,咱们姑嫂不说假话,瑗姐儿这样受宠,对你和琳姐儿可没有好处。”

    芷菱是杨氏的闺名。

    想到这些,杨氏就恨得牙痒痒。

    “还不是那些蠢货!”她压抑不住怒意,愤然道,“我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们好好‘照顾’瑗姐儿!可瑗姐儿刚刚在老夫人面前行走两个多月,得了老夫人几句夸赞,她们就沉不住气,一群没用的废物,巴巴我从建衡伯府千挑万选把她们带出来!”

    *******************

    求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