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衣香 > 章节目录 第012节训仆
    第012节训仆

    “你做什么去了?”东瑗声音不见了以往的温和,冷锐低沉,眼眸亦轻拢霜色,把橘红吓住。

    她不安朝罗妈妈和橘香望去,只见她二人亦被东瑗莫名的怒火震慑,表情既失措又茫然。

    橘红垂眸,声音更加低了:“我……我给紫鸢送花样子,她前段日子就问我讨了,一直没得空,昨日才画好……”

    “你早不送晚不送,为何今天去送?”东瑗咄咄诘问,眸子不见了往常的平静。她有怒意,更多担忧。

    橘红这下慌了。

    罗妈妈抢在橘红前头开口:“瑗姐儿,是我叫橘红去瞧瞧的。辰正二刻,几个粗使的婆子抬了顶翠幄青稠轿子,拎了好几个包袱走了,说送十小姐去靖远庵静养……辰末巳初,又叫了十一小姐去荣德阁。昨夜明明说十小姐没了,如今又说去静养;而且这年关将近,没有道理送姑娘出去的。十一小姐被老夫人叫去后,十一小姐的乳娘金妈妈就给桃慵馆落钥,这青天白日的,怎么关门的?我们都糊涂了……紫鸢跟橘红要好,我们合计,去探探口风,到底怎么回事……”

    东瑗深吸一口气,轻垂纤浓羽睫,才把情绪敛去。

    “你们说,为何世子夫人要挡在门口,封锁消息?”好半晌,东瑗才口吻平静问罗妈妈和橘红橘香,丝毫看不出她刚刚雷霆大怒的痕迹。

    见东瑗忽而暴怒,忽而又若无其事,罗妈妈等人心中都打鼓。

    橘香天真些,她道:“不想别人知道桃慵馆发生了何事?”

    东瑗听了,微微颔首,眉梢却没有半缕笑意:“那为何十一小姐走后,金妈妈就锁了桃慵馆的门?”

    橘香哑然,这太简单了,不想人进去桃慵馆啊。这么简单的问题东瑗还问,反而让橘香不敢答。

    橘红则试探答道:“不想旁人去桃慵馆打听事情,又不想得罪人?”

    倘若是夫人小姐们派人来,世子夫人不在,金妈妈等人可不敢傲气把人拒之门外,所以干脆锁了门。

    “不错!”东瑗道,“昨晚拦着你们,是世子夫人不想事情被别人知道;十小姐送走,十一小姐去了老夫人那里,金妈妈敢白天锁门,是老夫人的意思。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老夫人不想任何人知道!”

    橘香和橘红听了,居然颔首赞同。

    罗妈妈却后背一凉,她惊呼一声,抓住了东瑗的手:“既然不想旁人知道,那橘红去打听情况的事……”

    她终于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橘红和橘香听到罗妈妈的话,都微微一愣,而后,两人才各自变了颜色。

    “老夫人那么厉害的人,又防的这样严,自然知道谁去了荣德阁打探消息。她一定以为,是小姐派人去打听的……”橘红脸色煞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怎么办?我连累小姐了……”

    东瑗也叹气,丫鬟们擅自做主,虽然是好心,却真的害死她了!

    老夫人是多么精明的人,橘红都知道。很多事她总是睁只眼闭只眼,不计较。而这次却是大事,是东瑗不应该打听的。

    偏偏她的丫鬟就去了。

    她不清楚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是不是在老夫人心中大打折扣,甚至化为乌有。

    她的玉佩尚未找到,倘若真的是被那个“小太监”捡了,老夫人误会她心思深沉,行为不检点,害得家族蒙羞,从此对她心灰意冷,不管不顾,她的未来一片昏暗。

    这是最坏的结果了!

    这么多年,东瑗虽感激老夫人对她的溺爱,却从未奢望这份溺爱会长久。她总担心有一日,这份喜爱在她最危急的时候轰然倒塌。

    她处事谨慎小心,却忘了自己对身边的人太过于相信与宽容,她们又不知道轻重,擅自做主了!

    东瑗微微阖眼,有些疲惫,橘红橘香甚至罗妈妈,再也由不得她舍不得了。

    罗妈妈松开紧攥着东瑗的手,见她神色有些失落灰冷,顿时老泪纵痕:“瑗姐儿,是妈妈连累你了!倘若老夫人怪罪,妈妈领去,瑗姐儿……”

    东瑗听着这话,眼眸有些湿。

    五年来,罗妈妈温柔和顺,恭敬用心照顾她,像主子一般敬重她,像女儿一样疼爱她,让她这个身处异世的孤魂有些许温暖;橘红似姐姐般体贴,她话不多,性子和软;橘香则大胆活泼,言辞泼辣生动,常常逗得众人捧腹。

    她们也许不是很顺手的下属,却是最衷心的陪伴,她舍不得。

    橘香和橘红也跟着罗妈妈哭了。

    东瑗强打起精神,笑道:“没事,没事……出了这么大的事,咱们去打听情况也是情理当中,老夫人那么疼我,只怕不会怪罪。妈妈别自责,你们都别哭了……”

    “瑗姐儿,你又哄我们……”罗妈妈用帕子拭泪,却目光带着期盼望向东瑗。

    老夫人是疼爱她,可此刻正在气头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罗妈妈和橘红橘香已经没了主见,她还能说什么?

    她又笑着重复强调几遍没事了,罗妈妈和橘香橘红才停止了哭。

    “你走了趟荣德阁,惹了这么多事,可打听出什么?”东瑗说笑,捧起炕几上的青花瓷茶盏,轻轻撩拨浮叶,氤氲茶水蒸的她眼眸迷离,唯有旖旎笑意,不见雷霆震怒。

    橘红亦顾不上自责,脸色微敛:“不十分清楚,却听到十一小姐没说几句话就哭了。还听到她好几次说九姐姐……”

    东瑗手里的茶杯微顿。

    怎么还扯上了她?难道是杨氏用她来挑拨薛东婉自尽的?

    橘香和罗妈妈同样担忧望着东瑗。

    东瑗笑了笑:“哭着还能听到说九姐姐?十有**是丫鬟们听差了……”

    罗妈妈等人并没有因为她这样的解释而脸色好转。

    东瑗又转移话题,她想起自己先前的打算,便放下茶盏,清了清嗓子,开诚布公道:“不管桃慵馆发生了何事,老夫人是不想任何人知道的……她老人家身子骨不好,早就不管家里的事,最后肯定是世子夫人善后。咱们拾翠馆离桃慵馆近,哪怕藏在再紧,都免不得被咱们的人听到风声,咱们院子自然要整治一番,才能震慑下面粗使的丫鬟婆子,不让他们乱嚼舌根……”

    罗妈妈、橘红橘香微缓的脸色又紧绷起来。

    “依着世子夫人办事的惯例,要震慑下面的,自然要动你们三个…….”东瑗声音平静安详,“咱们合计合计,如何能如了世子夫人的意,又不至于乱了咱们的阵脚……”

    橘红脸色灰白,早已僵在那里。

    橘香不安看着东瑗,又看了罗妈妈。

    此刻,罗妈妈倒没有慌乱。

    “瑗姐儿,我们都听您的安排!”罗妈妈镇定望着东瑗,语气肯定里带着相信与坚定。

    橘红回过神,声音苍白里带着哀求:“我也听小姐的……”

    橘香亦重重点头。

    东瑗微微舒了口气,让她们去遣了外间服侍的小丫鬟,放下内室的毡帘,几个人小声说话。

    ********************

    推荐好基友的书:《锦医夜行》(书号2303790)作者:未眠君

    他当年不过是想凿壁偷光,却被人说成望见春光。

    无奈之下娶了一个挂着鼻涕的小妞妞,将她留在家中,独自背井离乡。

    十年过后,他已是小有成就,回到家中发现她已经变了模样,竟……竟然成了神医?!

    “娘子,为夫十年未归,这五岁的孩子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