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衣香 > 章节目录 第025节过继
    第025节过继

    五小姐薛东蓉腿发软,站着说话都摇摇欲坠。

    二夫人眼泪都快要落下来,既心疼女儿,亦心疼失去了进宫的好机会。

    老夫人瞧着,眼眸微敛,叫詹妈妈和宝巾扶着薛东蓉去她的榻上躺着。

    半盏茶的功夫,薛东蓉立马坐起来,让她的丫鬟银杏搀扶她出了内室,捂住腹部对老夫人和二夫人道:“祖母,娘,我……”

    她要去净房如厕。

    詹妈妈和宝巾、宝绿看得明白,忙和银杏一起,服侍她去了净房。

    老夫人的脸色比刚刚又沉了几分,二夫人的眼睛里透出了绝望。

    薛东蓉这样不好,是不能去宫里的。

    东瑗望着东次间旁人的毡帘微晃,倏然有些异样的感觉:薛东蓉是真的运气如此不好?

    或者说,如此好?

    是运气还是她不想进宫而人为的?

    这个年代的女子,不都是以进宫为荣吗?像薛东蓉这种,亲哥哥在四川任知府,姐姐出嫁,只有她守着寡母在薛家过日子。倘若老侯爷哪日驾鹤西去,世子爷成了新的镇显侯,她寡母的日子不会多好过吧?

    若她能进宫,成了元昌帝的宠妃,再诞下皇子或者公主,薛家会厚待她母亲的。

    薛东蓉怎么可能不想进宫?

    要么,她是真的如此背运;要么,她真的见识不凡;亦或者,她跟东瑗一样,十几岁的身体里,藏着一个更加成熟的灵魂!

    她会是哪一种?

    东瑗对这个清冷贞静的堂姐,第一次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吧?

    东瑗亦不想进宫,可她对宫廷的抵触,不足以她牺牲自己的身体来换取。这个年代的医疗条件十分落后,一个不慎,腹泻亦能死人。

    东瑗这个外来者都清楚,薛五小姐东蓉定是知道的。

    假如她是故意的,那么,她真是宁死不入宫门啊!

    东瑗捧起手边的茶盏轻呷小口,微微叹气。假如五姐是故意的,那么东瑗便是进宫固宠的不二人选。这个堂姐连腹泻的招数都敢使,还怕没有后手?

    但愿是自己想多了,东瑗这样安慰着自己。

    世子夫人荣氏一袭华衣进来的时候,见老夫人和二夫人脸色阴晦,而东瑗坐在炕上小口喝茶不敢吭声,她微微吃惊,问二夫人:“蓉姐儿呢?”

    毡帘微动,宝巾和银杏搀扶着捂住腹部、表情痛苦的薛东蓉出来。

    她的脸色比刚刚又苍白了一些,那些脂粉卡在脸上,显得很突兀。明明娇艳可人的女子,此刻却虚弱得似久病不治的人。

    世子夫人大骇:“蓉姐儿,你哪里不舒服?”

    一旁的银杏就把薛东蓉跑肚的事又说了一遍。

    世子夫人脸色骤变:“阿弥陀佛,这个关口,你怎就跑肚?这可如何是好?”

    说的二夫人再也忍不住,小声啜泣。她辛苦盼女儿能入宫门,将来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可哪里想到这飞来横祸?

    蓉姐儿定是得罪了哪路菩萨,才有这样的大难!

    薛东蓉雪齿咬住了樱唇,痛苦的皱眉。

    外面丫鬟说十二小姐来了,世子夫人朝门口望去,就看到了一袭桃红色绣折枝樱桃花纹褙袄的薛东琳走了进来。她梳了飞燕髻,低垂的鬟髻上插了四朵珠花,额前带着东瑗和薛东蓉一样的蝶穿白玉兰花簪。

    如此一打扮,原来就高挑的薛东琳成熟不少,青涩褪去,显得妩媚动人。

    她不解看着满屋子的人,又望着炕上痛苦蹙眉的薛东蓉,轻声:“五姐怎么了?”

    世子夫人刚要回答她,薛东蓉猛然站起身,爬起来就往净房的方向跑去,鞋子都未穿。

    银杏和宝巾忙提了鞋子追过去服侍。

    二夫人无法抑制,呜呜放声哭起来:“娘,蓉姐儿怕是去不成了……”

    薛东蓉这样,的确是没法子去了。

    当初懿旨上说着薛家嫡女觐见,又没说全部的嫡女必须去。

    只要去的是嫡女即可。

    薛家少一个嫡女去,太后娘娘少一个挑选的对象而已。

    二夫人哭成这样,薛东蓉又半盏茶的功夫跑两次净房,世子夫人一时间不敢拿主意。薛五姑娘的情况,定是不能去的,可二夫人却是很想女儿去,倘若世子夫人这个时候表态,怕二夫人将来心中有积怨。

    她求助般望着老夫人。

    老夫人的目光快速从薛东瑗和薛东琳的脸上滑过,看到东瑗望着净房的方向愣神了瞬间,薛东琳则暗含欣喜遮掩不住,老夫人眸光深邃果断,对詹妈妈道:“去把姝姐儿带来,我们进宫去,时辰不早了。”

    世子夫人、二夫人、詹妈妈以及宝绿、紫鸢等人都面面相觑,好似不明白好夫人的意思,谁都没有动,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把十一姑娘薛东姝带来做什么,她又不是嫡女!

    东瑗亦抬眸望着老夫人,不解其意。

    世子夫人知道老夫人向来心思深远,她能有此安排,定是周密妥帖的。她看着难以置信的詹妈妈,出声提醒道:“妈妈,快去替姝姐儿装扮,来不及了!”

    詹妈妈回神,带着宝绿和紫鸢忙去了东边的暖阁,喊醒熟睡中的薛东姝。

    二夫人脸上泪痕犹存,错愕问老夫人:“娘,姝姐儿要进宫去吗?她可是婢生女!”

    薛十二姑娘不由自主颔首。

    老夫人眼眸变得平和慈祥,叹道:“我前日夜里梦到了韩氏,她对我说,阴司里孤寂,无儿供奉香火,又担心瑗姐儿孤立无依。缠了我半夜,非要我替瑗姐儿过继个弟弟供奉香火……”

    这借口……

    既知道荒唐,却无从求证。

    “咱们家子嗣繁茂,小五也有了嫡子,要去过继孙儿,岂不是人笑话?”老夫人平静笑,“我就答应韩氏,把姝姐儿寄养在她名下,给瑗姐儿做伴,她才肯罢手回去。”

    就是说,薛十一姑娘东姝要过继到死去的韩氏名下,成为韩氏的女儿,就是薛府的嫡女。

    东瑗一直在想,老夫人会如何处理薛十姑娘东婉的死,才能让杨氏得到处罚。

    如今看来,就是薛十一姑娘东姝了!

    既然杨氏怕庶女们挡了薛十二东琳的路,老夫人偏要把她的庶女抬成嫡女,成为薛东琳的嫡姐!

    以后,薛东琳的一切,都要先让了薛东姝!

    东瑗眼睛有些湿,十妹的亡灵看着这样的结果,会不会有丝欣慰?

    屋子里没人吭声。

    是过继嫡女非嫡子,不牵扯家族的祭祀,与世子爷的利益不冲突,世子夫人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二夫人敏感多心,她已经猜到薛十姑娘东婉是死了,而非送去庙里静养,而老夫人抬薛东姝就是为了替薛十姑娘东婉报仇,给杨氏难堪。她的女儿生病了,怨不到姝姐儿代替她进宫去,这件事跟二房亦没有利益冲突,二夫人垂首沉默。

    东瑗和薛东琳都是晚辈,更加没有话语权。

    老夫人见大家都不说话,便笑道:“这件事,我和侯爷已经商量好了,原本想着等过了今日再说。现在不巧,蓉姐儿病了,我就先带了姝姐儿去给太后娘娘瞧瞧,回头再祭祀祖先,姝姐儿正式养在韩氏名下。”

    就是说,老夫人想替薛东姝讨了太后娘娘的赏赐,再替她正式过继。

    这样的恩宠,自然亦是为了给杨氏下马威。

    东瑗想起了薛十姑娘东婉。盈盈烛火里,东瑗纤浓羽睫已经湿濡了一片。老夫人虽说把这件事压下来,却也没有让婉姐儿枉死,老夫人会替她讨回公道的!东瑗想着,偷偷用帕子摸了泪,不敢让泪珠落下来花了妆容。

    银杏搀扶着薛东蓉从净房出来,詹妈妈和宝绿也搀扶着锦衣华服的薛十一姑娘东姝进了东次间。

    *******************

    ~~~清晨手指动动,投下推荐票,对身体好哟姐妹们~~~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