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衣香 > 章节目录 第143节姻缘 粉红330
    罗妈妈正要安排红莲和绿篱服侍盛修颐盥沐。她以为盛修颐今天会向往日一样歇在东瑗这里。

    却见盛修颐衣冠整齐走了出去。

    罗妈妈就问服侍的红莲:“世子爷哪里去?”

    红莲看了眼内室的东瑗,低声对罗妈妈道:“世子爷说去陶姨娘那里,奶奶让我服侍世子爷更衣。”

    罗妈妈会错了意,心里一慌问红莲:“大奶奶和世子爷起了争执?”

    “没有。”红莲摇头,脸却微红,心想罗妈妈是老人了,居然问她这个做丫鬟的。

    世子爷为何去陶姨娘那里,不是很明白的事吗?

    罗妈妈见红莲面颊通红,也明白过来,自己讪了讪,让她出去,进了内室看东瑗。

    东瑗面朝床里面躺着,听到脚步声,知晓是罗妈妈进来了,就转过身子。

    “今日谁值夜?”她笑着问罗妈妈,“妈妈,夜深了,您安排值夜的丫鬟,下去歇了吧。明日你们都要早起呢。”

    罗妈妈却看了看她的脸色。

    好似并无异样,心里微微放心,坐在她的床畔,低声道:“瑗姐儿,妈妈不是说,倘若挨不过,把世子爷劝往邵姨娘那里吗?怎么世子爷去了陶氏屋子?”

    东瑗道:“是世子爷自己说去陶姨娘屋里的,我并未让他......”

    罗妈妈就握了东瑗的手,心疼着安慰道:“瑗姐儿,你莫要担心。世子爷哪怕去了姨娘的院子,心还不是在你身上?男人啊,那个不是那馋嘴的猫儿?咱世子爷算好的了。世子爷走了九个月,真的不想女人?回来后,你在月子里,他还不是照样在你这里歇了十几夜?可见咱们世子爷处处敬着你呢。”

    道理谁不明白?

    别说盛修颐正值青年体壮,就是她公公盛昌侯不是还有二十五岁的姨娘?

    抛开社会性,人就是动物,原始的**最难控制住。在这个三妻四妾的年代,盛修颐为了她做到这一步,东瑗应该很感激才是。

    可惜不管怎么学,不管如何努力,脑海里总有前世的记忆,总记得前世那个法律保障一夫一妻制的婚姻。

    不难过是假的,可大度却也是必须装的。

    原本对这段婚姻,从开始带了滕妾陪嫁开始,就未期待过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他能爱护她,敬重她,怕她心里不舒服,宁愿委屈自己在她房里陪了十几夜,不算难得吗?

    东瑗反握了罗妈妈的手,笑容在唇边从容绽开:“妈妈,今夜世子爷不住这里,你宿在我脚踏上,可好?”

    罗妈妈忙说好。

    小丫鬟就在拔步床的脚踏上铺了软和的锦被,罗妈妈安排好人值夜,放了一盏明角灯在踏板外,就轻轻放了幔帐。

    床内的光线就暗淡下来。

    东瑗白日困了就睡,此刻毫无睡意,跟罗妈妈说着话儿。

    倘若是普通人家,从她怀了身孕开始,应该安排通房服侍男人。

    因为盛修颐外出才归,这件事一直搁置着。如今东瑗在月子里,总不能由着那些姨娘们狐媚着占了世子爷。

    罗妈妈对她道:“瑗姐儿,在屋里安个通房吧,这样世子爷夜夜就能留在这里。”

    东瑗顿时不做声。

    比起安排通房,她宁愿盛修颐去妾室那里,至少她听不到、看不见。安排了通房,就是让她的丈夫在自己眼皮底下和旁的女人......

    “......安排谁呢?”东瑗好半晌才道,“当初出阁时选滕妾,祖母和大伯母看中了蔷薇,是我留下她的。蔷薇我是舍不得她做小老婆的,盼着有一日寻个好人,聘出去做正经夫妻。咱们屋里这些人,跑了的紫薇,出嫁的橘红和橘香,只剩下蔷薇了。旁人我信不过。”

    “红莲呢?”罗妈妈问,“我瞧着红莲是个老实稳重的,从前也是咱们院子里的,知根知底。”

    虽然借口很多,还是能听得出东瑗的推诿之词。

    她不想安排通房的。

    罗妈妈很想多说几句,排个通房,总比让男人宿在姨娘屋里好。

    可有觉得东瑗太年轻,她现在不过才十六岁,让她不嫉妒,也太为难她了。

    “红莲不行的。”东瑗笑道,“她给了世子爷服侍,怎么还能做通房的?”

    罗妈妈就微微叹了口气,不再多言。

    两人沉默下来,罗妈妈累了一整日,挨着枕头就不由自主睡了。

    而东瑗睡了整天,脑海里走马灯似的转悠着很多事,久久不能入睡。

    半夜诚哥儿醒了,哭了起来,东瑗就起身要去看,把罗妈妈也惊醒了。

    乳娘给孩子喂奶,诚哥儿就不哭。

    罗妈妈披了衣裳起身,去喊乳娘抱诚哥儿进来。

    乳娘抱了盛乐诚进来,蔷薇也披着薄袄跟了进来。

    她这几日一直和橘红照拂孩子。

    “奶奶,三少爷是饿了。”蔷薇笑着安慰东瑗,“咱们三少爷只有饿了才会哭,您别担心。”说着,接过乳娘手里的孩子,递给东瑗。

    罗妈妈在一旁打着哈欠。

    东瑗抱着孩子,就对罗妈妈道:“妈妈,你先到炕上睡吧。我睡不着,抱抱诚哥儿。”

    蔷薇就喊了值夜的小丫鬟,把踏板上的锦被抱到内室临窗的大炕上。罗妈妈到底有了年纪,半夜醒了头脑也醒不过来,她胡乱应了几句,倒头又睡下了。

    东瑗抱着孩子,对蔷薇道:“你也去歇了,明日还要当值,乳娘不是在这里?”

    “我不碍事。”蔷薇笑道,“乳娘先去睡吧,免得睡不好,奶水也不好,饿了咱们三少爷。”

    盛乐诚已经吃饱了,安静躺在东瑗怀里,至少两个时辰不用再喂奶。

    东瑗笑道:“乔妈妈先去歇了。”

    乳娘道是,先下去睡了。

    “你这些日子一直陪着三少爷守夜,累了吧?”东瑗看到蔷薇好似憔悴了些,问她。

    “不累,不累!”蔷薇忙道。

    她已经满了十六岁,出落得越发水灵,在丫鬟里算是头一份的漂亮。明眸皓齿,言辞又痛快,已经有人瞧着想给她说亲。

    只是东瑗有了身子,需要蔷薇处处要照拂。

    再说,在丫鬟里她算年纪小的,大家都揣度东瑗不肯这样早放她。也有人揣度蔷薇迟早要是世子爷的人,都在观望不敢开口。

    已经不止一个人暗示东瑗,让把蔷薇给了盛修颐。

    而蔷薇自己是没有这个歪念的,东瑗看得出来;盛修颐自然也不会打东瑗丫鬟的主意,他不是那么不论荤素、没出息的男人,看到有点姿色的就想往房里拖。

    想要堵住众人的口,她需要把蔷薇的婚事定下来。

    一想到蔷薇也要嫁了,东瑗就舍不得。

    可是这件事不能再拖了,等她满了月子,第一件事先把这事办了。

    先定一个人,到了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再成亲。

    盛乐诚跟东瑗一样,没什么睡意,东瑗就抱着他,冲他笑。

    他只会看着东瑗,看累了又闭眼睡了。

    东瑗问蔷薇:“你可有觉得他长胖了些?”

    脸的确是比刚刚生下来的时候圆了些,看的很明显。

    蔷薇惊喜道:“是啊。奶奶,咱们三少爷好福气呢。”

    东瑗忍不住笑。

    盛乐诚睡了,东瑗也不给乳娘,把他放在自己枕边,然后对蔷薇道:“你倘若不放心,跟着妈妈在炕上挤挤睡下,我陪着诚哥儿呢。”

    蔷薇道是,让小丫鬟抱了床被子给她,和罗妈妈睡在东瑗内室的炕上。

    幔帐放下,屋里虽点了盏小巧明角灯,帐内却看不清什么。

    东瑗的手轻轻拂过儿子的面颊,忍不住微笑。

    次日早上寅正三刻,盛乐诚又醒了。

    醒了就哭,把刚刚阖眼的东瑗一下子惊醒了,忙喊了乳娘来。

    他这回是拉了。

    乳娘替他换了干净的尿布,又喂了他一回,才不哭。

    罗妈妈等人也陆续起身。

    东瑗笑着道:“诚哥儿真是乖,吃饱了就不哭,不知道像谁?”她不知道这世的自己如何,却记得前世奶奶常说,她小时候很磨人,每时每刻要人抱着。只要离了手,立马哭得肝肠寸断的。

    反正这孩子不太像她。

    “像世子爷。”罗妈妈肯定道,“你小时候很磨人,时常听到你哭。”

    罗妈妈不是她的乳娘,都知道她小时候爱哭,那么估计这个东瑗跟前世的她一样。

    正说着,盛修颐进来了。

    他看到满屋子人围着盛乐诚,就道:“诚哥儿这么早醒了?”

    东瑗笑着道是,又问他:“早上用过饭了吗?”

    盛修颐摇头。

    东瑗也没有吃,蔷薇听到了,亲自去厨下给他们端早膳。

    刚刚走到静摄院,就看到盛修颐的小厮来福快步过来。

    看到身后跟着两个小丫鬟的蔷薇迎面走来,穿着绯色短褥上衫,宫绿色挑线裙子,婷婷婀娜似朵桃蕊。

    来福心口一跳。

    蔷薇撇过脸去,快步从他身边绕过,只当没有瞧见,领着小丫鬟去了厨下。

    来福微微吃惊:他这么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她怎么装作没瞧见?

    难道是那日看她,她心里恼了,当他是个轻浮的?想着,来福心头微凉。

    他来不及多想,蔷薇已经走远,他也忙进了静摄院,找盛修颐。

    *********

    求粉红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