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衣香 > 章节目录 第144节抱孙
    蔷薇端了早膳到静摄院,盛修颐已经随小厮来福出去了。

    于是橘红和蔷薇就服侍东瑗用了早膳。

    用了早膳,昨夜不曾睡好,东瑗就有些困了。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橘红、蔷薇、罗妈妈和寻芳、碧秋、夭桃等人在东次间说话,还有低低的笑声。

    东瑗就喊了她们进来,问在说什么。

    蔷薇道:“......听说皇上认了个皇子呢。咱们家贵妃娘娘诞的四皇子改了齿序,现在叫五皇子了。”

    东瑗有些吃惊,问那四皇子是个什么来历。

    “是枚沧海遗珠,被兴平王收留,直到昨日才送给了陛下。听说四皇子比二皇子和三皇子长得都像陛下,陛下甚至没有多问,就认下了那孩子。今日早朝就正式上了谱,赐了名字呢。”蔷薇笑道,“还说大赦天下三日......”

    皇上这么高兴?

    是因为生了这四皇子的女子,是他心头好吗?

    毕竟是朝堂之事,跟内宅关系不大,不过是个趣闻,大家说说而已。

    盛修颐早上被来福叫去了外院,一直都没有回来。

    吃了午饭,东瑗只留罗妈妈在跟前,跟她说自己对蔷薇的打算:“......您知道我的心,定是不会让蔷薇做通房的。不如给她说门亲事吧。就定咱们府里外院的,只要人才好,旁的都不拘。您把这个消息说出去,看看有没有人来提起这门亲事。”

    蔷薇是东瑗身边最得力的,娶了她的男人自然有好前程。

    大奶奶又说不拘旁的,只求好人才,还怕没人提这门亲事?

    罗妈妈见东瑗是真心不想让蔷薇做小老婆,那段心事只得放下,也替蔷薇高兴:“我等会儿就说出去......”

    黄昏时,东瑗见金黄色夕照透过茜色窗纱,映在内室的什锦槅扇上,将青花瓷的古董花瓶镀上了璀璨的金色。

    天气很好,东瑗就想起身去院子走走。

    罗妈妈几个人死死劝着,不让她下床。

    挨不过罗妈妈和蔷薇、橘红等人,东瑗就笑道:“开扇窗户行吗?”

    今日没风,且外头的气温比内室高些,满院子的桃花、荼蘼花香,很好闻。

    罗妈妈就亲自去开了半扇窗子。

    橘红抿唇笑:“奶奶,您要给蔷薇定亲事吗?”

    蔷薇的脸刷的红了,只差跺脚:“奶奶,橘红姐欺负我,您快管管。”

    罗妈妈笑:“不是欺负你,这个是真事!奶奶托我放出话儿,要给你寻个好婆家呢!”

    蔷薇的脸就更红了,艳若晚霞般,越发好看。

    “什么人聘了蔷薇去,是几辈子修的福气!”罗妈妈看着模样精致的蔷薇,感叹道,“这模样、这性情,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也出落不得这样好!”

    蔷薇贝齿咬着樱唇,又羞又怒:“你们都不是好人!”就摔帘子出去了。

    她走到院里,心却倏然热了起来。

    奶奶对她真心,从来没有变过。蔷薇知道私下里有人说过,奶奶可能让她做通房。

    她是不愿意的。

    哪怕是做奴才,她也想找个自己的男人,做正经夫妻。给人家做通房、做妾,有什么好的?再体面也要给正室奶奶磕头,一辈子伏低做小。

    蔷薇自恃有些心气,怎么甘心做小老婆?

    她很害怕,奶奶会改变主意。只要一日未嫁,心就提着。如今听到罗妈妈和橘红取笑的话,她虽然羞得厉害,心里却放了下来。

    内室里,东瑗就问橘红,是不是有人找她说。

    “是厨下的程妈妈,听说奶奶要替蔷薇配人,就说他小子现在外院跟爷们出门,生的机灵又白净,脾气好,最是会疼人.......”橘红笑着说给东瑗听,“又听说奶奶不拘人才,想套套我的口风。我什么都没说,只推不太清楚。”

    东瑗笑起来:“才第一天,便有人来说话?你明日回程妈妈,等我出了月子,见见她家小子再说,不急一时的。”

    橘红道是。

    东瑗又道:“倘若不管谁问,都记下,等我出了月子慢慢访。”

    橘红笑着道好。

    又说了几句闲话,夭桃进来道:“奶奶,香橼姐姐来了。”

    东瑗让请了进来。

    香橼给东瑗行礼,笑道:“奶奶,南边庄子里送了三十只乌鸡上来,侯爷专门吩咐,让给奶奶送过来,让奶奶这里的小厨房炖了,补补身子。”

    东瑗微愣。

    自从盛乐诚出世,她的公公好似从未关心过她,怎么今天叫人送了乌鸡来?

    “侯爷还问,三少爷醒了没有,让抱去元阳阁给他老人家瞧瞧呢。”香橼笑道。

    这回不仅仅是东瑗,就是罗妈妈和橘红等人,也微微吃惊。

    这可是盛昌侯第一次说抱了孩子去瞧瞧的。

    东瑗不敢托大,忙叫乳娘抱了孩子过来,吩咐道:“给诚哥儿披个斗篷,别进了风,抱去给侯爷瞧瞧。也不用着急回来......”

    乳娘道是。

    东瑗又让蔷薇跟着去服侍。

    盛乐诚被抱走,东瑗满脑子总想着他,离了孩子偶然的哭声,她浑身不自在,却又不好叫人去抱回来。

    快点戌初一刻,是盛修颐抱了盛乐诚回来。

    东瑗的心就松了下来。

    乳娘把孩子抱下去喂奶,东瑗问盛修颐:“今夜还歇陶姨娘那里吗?”

    盛修颐转身去了净房,头也不回道:“歇这里吧。”

    红莲和绿篱忙跟前去服侍。

    他对这个话题也有些尴尬。

    东瑗就不再问了。

    盛乐诚吃了奶,还没有睡,乳娘乔妈妈就把孩子抱到东瑗跟前。

    东瑗接在手里,问一旁的蔷薇和乳娘乔妈妈:“三少爷在侯爷面前乖吗?”

    “很乖。”蔷薇道,“三少爷冲侯爷笑呢。”

    东瑗惊喜:“他笑了?”

    “是啊。”蔷薇也满面是笑,“三少爷笑了,夫人稀罕得不得了,说孩子还没有在她跟前笑过,果然是喜欢祖父的。我说,三少爷也不曾在大奶奶和世子爷跟前笑过,夫人就更加喜欢了。侯爷也喜欢,把身上的玉佩解下来赏了三少爷。还把孩子接过去抱了一回呢。”

    说着,把玉佩给东瑗瞧。

    是块汉代白岩玉,通透无暇,应该是很名贵的。

    东瑗看了看,还给蔷薇拿着:“你先收了,等三少爷院里选了管事妈妈,再交给她替三少爷管着。”

    蔷薇道是。

    盛修颐从净房出来,乳娘乔妈妈和满屋子服侍的人退了出去,他亲手抱了孩子,坐在东瑗的床畔,对她道:“爹爹说诚哥儿像我......”

    说着,他眼底的笑很浓郁。

    东瑗不知他为何这般开心,却也看得出他是极其喜欢的,就故意叹气:“大家都说诚哥儿像你!难为我生他一场,竟没捞着半点好处。”

    盛修颐就哈哈大笑起来。

    怀里的盛乐诚见父亲笑,也撇嘴无声笑,露出淡红色的牙床。

    东瑗哎哟一声,惊喜望着他,轻轻推盛修颐:“你瞧你瞧,他会笑!”

    盛修颐看过去的时候,诚哥儿已经不笑了,又阖眼要睡觉。

    夫妻俩都放轻了声音。

    盛修颐对东瑗道:“他在元阳阁也笑了一回,爹爹很喜欢。”

    两人逗弄了半晌孩子,才把孩子给了乳娘抱下去歇了。盛修颐亲手放了幔帐,躺下歇了,昏暗中他搂着东瑗的腰,将头搁在她的颈项间磨蹭。

    东瑗笑着推他:“......我快半个月没有沐浴了,你别这么着,不好闻。”

    “岂会?”盛修颐笑道,“很香。”

    东瑗就轻声笑了笑。

    次日早起,盛修颐出去衙门点卯,东瑗也早早醒了,让乳娘抱过来过来。

    盛夫人由一群丫鬟、婆子们陪着,往静摄院来瞧东瑗,说起昨日抱孩子给盛昌侯看的话,笑道:“侯爷一回来,就说想瞧瞧孩子,让我派个人去抱了来。看到诚哥儿笑,侯爷说诚哥儿像颐哥儿小时候的模子呢......”

    东瑗听着,忙笑了起来。

    盛夫人指了指身后的一个三旬妇人,对东瑗道:“这也原是我屋里使唤过的,姓夏,嫁给了外院采办上的卢管事。早些年服侍过郝哥儿。郝哥儿搬到外院去,她就不曾跟着。平日里管着我院子里的浆洗。让她到桢园给诚哥儿做管事妈妈吧。”

    盛家和薛家的规矩一样,小姐们屋子只有乳娘,乳娘帮着管事;而少爷们屋里既有乳娘,还有个总管事的妈妈。

    东瑗瞧着这个夏妈妈,大约三十六七岁的年纪,模样周正,举止沉稳谦和,笑容温婉,一看就不是那种刁钻的。她站着,虽垂首,却不搭着肩膀,后背挺得笔直,应该是个有主见的,不会任由少爷胡来不敢管。

    “以后诚哥儿就有劳夏妈妈费心。”东瑗客气笑道,喊了蔷薇,让她那些尺头和首饰给夏妈妈,算是头次见面的赏赐。

    蔷薇拿了两匹大红遍地金缎子,两个八分的银锞子,一对织金点翠琥珀蝙蝠簪。

    夏妈妈忙跪下给东瑗磕头。

    这份礼算是重的。

    盛夫人想着东瑗出阁时,满箱子的绫罗绸缎,手都插不进去,就笑笑让夏妈妈接了,没有推辞。

    满屋子人正说着话儿,外院的小丫鬟忙来禀道:“镇显侯府的五夫人来看大奶奶了。”

    盛夫人眉头微蹙,心想这个小丫鬟真不会说话。

    镇显侯府的五夫人,就是东瑗的继母杨氏。她来看东瑗,自然会先到盛夫人这样,怎么禀道说看大奶奶,而不是看夫人?

    *******

    这个,是前天还是哪一天的保底更新没有更的,先补了,今天的保底更新稍后送来~~~粉红票已经加更到330了,后面的加更拜托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