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衣香 > 章节目录 第186节悍妇
    邵紫檀退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盛修颐、东瑗和陶姨娘。

    以往盛修颐来陶姨娘的院子,陶姨娘总是坐在炕上服侍他。而现在,她好似在静摄院一样,坐在锦杌上。

    从前只有盛修颐来她这里,她才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给她的点滴温暖。可现在,这点温暖和欢喜,都被薛东瑗打破。

    陶姨娘眼眶就红了。

    盛修颐开口道:“我瞧着你瘦了很多。钰哥儿已经不在了,你也要保重自己,来日方长。”

    陶姨娘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

    她抬眸看着同样消瘦的盛修颐,眼泪簌簌。最终,她忍不住,起身跪在盛修颐脚边,抱住了他的腿,大哭起来:“世子爷,钰哥儿…….钰哥儿走的时候…….贱妾都不曾瞧上一眼……”

    盛修颐眼睛有些湿润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才把情绪压下去。

    东瑗看过来,就看到陶姨娘的头埋在盛修颐的双膝间,她消瘦的肩头颤栗着,似凄风苦雨里的一株梨花,柔美脆弱,最是能惹起人心底的怜惜。

    只看了一眼,东瑗就把头又撇过过去。

    盛修颐的手轻轻搭在陶姨娘的肩头,声音柔和道:“钰哥儿定能投身到好人家,你莫要再伤心……”

    陶姨娘的哭停不住:“他生下来才六斤,贱妾抱在怀里,那么小。后来一天天长大了…….世子爷,贱妾每日都梦到钰哥儿…….”

    盛修颐搁在炕几上的手指微微曲起来,最终攥成了拳头。

    那孩子倘若真的是死于天灾,盛修颐可能没有这样难过。自从知道孩子被故意误诊,他心中就清楚,孩子是死于政治倾轧,成为盛府政治争斗下的牺牲品。

    作为父亲,他没有防患于未然,他很自责。

    上苍给予一个孩子,就是给予家族一种希望和生机。等这个希望和生机被收回,这个家族也要承受一些噩运。

    他另外一只手扶在陶姨娘肩头,轻轻安抚着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对这个女人,此刻盛修颐心里多了种宽容与忍耐。

    陶姨娘一直哭着,盛修颐和东瑗再也没有说话。

    夜渐渐深了下去,自鸣钟响起,已经亥初了,蔷薇和陶姨娘的丫鬟荷香撩帘而入。

    两人虽没有说话,东瑗却明白其意:到了就寝的时候,该回去歇了。

    “陶姨娘,你要保重自己。”东瑗开口,声音柔婉温和,“快别哭了。伤心落泪这样最伤身,你原又是单薄的。”

    陶姨娘根本不理她,依旧跪在盛修颐面前,抱着他的腿不放手。

    “荷香,扶你们姨娘起来。”东瑗转眸对站在门口的丫鬟荷香说道。

    荷香不敢犹豫,上前要搀陶姨娘,劝道:“姨娘,您起来吧。您这样,世子爷和大奶奶心里怎么过得去?”

    陶姨娘听着这话,微微一顿。

    可她还是不放手,铁了心要把盛修颐留在身边。

    她的钰哥儿没了,她再也没有依靠了。如果盛修颐对她依旧那么冷漠疏离,她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指望什么了。

    贤良淑德有什么用?

    薛东瑗一点也不贤良,到了姨娘们的日子照样把盛修颐留在屋子里。她坐月子,只放了盛修颐出来两夜。

    可盛修颐照样疼爱她,处处为她打算。

    贤良恭谦根本就拢不住盛修颐的心。说起懂规矩晓分寸,她陶氏算得上高人一筹的,可最后她被赶到庄子上去,她唯一的儿子死于天花。

    既这样,薛东瑗能做的,她陶氏也要做。她再也不要那些什么虚名虚利。她只是姨娘,狐狸精媚主又如何?她原本就是供丈夫取乐的。

    她紧紧抱着盛修颐的腿不撒手,荷香也不敢硬拽,只得为难看了眼东瑗。

    东瑗目光温柔安静,看不出情绪。

    盛修颐则有些犹豫。陶姨娘如此凄惨,同样的丧子之痛让盛修颐明白她心里的苦楚。他真的不想再推开她,在她伤口上撒盐。

    他有些为难看了眼东瑗。

    东瑗就站起身,亲自过来扶陶姨娘,低声道:“陶姨娘,快些起身。你这样哭,世子爷心里何尝好受?”

    主母亲自扶她,她还敢不起?

    她不敢!

    她可以媚主,却不敢惹东瑗。上次就是因为她背后弄了一点小动作,根本没有伤害到东瑗,却被赶了出去。

    陶姨娘当即放了手,就着东瑗的手起身。

    怎奈跪的太久,她膝盖酸痛,刚刚起身就歪了下去。

    盛修颐接住了她。

    他将陶姨娘打横抱起,放在炕上。

    陶姨娘趁机攥住了他衣角,含泪望着他,目光里带着祈求与孤独,让盛修颐的不忍心更加浓烈。他的心紧了一下。

    东瑗站在一旁,看着陶姨娘攥紧了盛修颐的衣角。而盛修颐目光里的闪烁让东瑗感觉不妙。

    盛修颐转头看东瑗,想要说什么,东瑗抢先对陶姨娘道:“陶姨娘,你歇了吧。我和世子爷改日来看你。”

    陶姨娘眼里大颗大颗的泪就簌簌落下来。

    “阿瑗……”盛修颐开口,习惯性喊着东瑗的昵称。

    “你们先出去!”东瑗没等盛修颐说完,打断他的话,转头对蔷薇和荷香道。

    两人垂了头,忙不迭退了出去。

    丫鬟们退出去后,东瑗上前,猛地一拽,把盛修颐的衣角从陶姨娘手里拽了下来。

    陶姨娘没有想到东瑗会这样,被她拉得身子微轻,差点又栽了下来。

    东瑗就趁机扶住了她。

    “我也是做母亲的人。”东瑗扶住陶姨娘,把她扶稳了才道,“我知道你很难过。钰哥儿去了,我也难过。别说是咱们家的亲人,就算是认识的小孩子,那么可爱有趣,突然走了,我也会舍不得。”

    陶姨娘猛然盯着东瑗。

    那目光里满是嘲讽。她觉得东瑗说的这些话是多么虚伪。

    东瑗放佛不觉,继续道:“……你可以思念钰哥儿,不管你用何种方式。但是我不准你利用他!”

    陶姨娘一怔,嘲讽的眼眸倏然就静了。

    “陶姨娘,我和夫人都很喜欢钰哥儿,世子爷更加喜欢钰哥儿。不管他在不在,你永远是他的生母,盛家永远不会亏待你。”东瑗看着陶姨娘,继续道,“可利用钰哥儿的死来谋求生计,博取怜惜,会让我瞧不起你!钰哥儿在天之灵,也不会高看你!”

    陶姨娘身子一颤,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她死死盯着东瑗。

    东瑗不看她,转身对盛修颐道:“回去吧,陶姨娘要歇了。”

    盛修颐看着东瑗,目光变幻,说不清是什么情愫,脚步却没有动。片刻,目光又落在那颤抖苍白的陶姨娘身上。

    东瑗伸手,拉住了他的手掌,举步就走。既然我决定爱你,不准你摇摆不定!她心里想着,牵着盛修颐的手更加用力。

    盛修颐错愕看着东瑗,却不由自主随她走了出去。

    走出陶姨娘院子大门的瞬间,东瑗松开了手。

    陶姨娘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在她眼前直晃,令她的心有些刺痛。那个刚刚失去了孩子的母亲,她哪怕装可怜也应该给予同情。

    更何况,她是盛家娶进来的妾,甚至比东瑗进门还要早。

    可是她薛东瑗才是妻,盛修颐只是她一个人的丈夫。妾室并不是盛修颐的妻,她们只是财产或者仆妇一般。要不然,怎么说纳妾纳色呢?

    东瑗现在婚姻的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牺牲自己前世所接受的忠诚婚姻观,坦诚容纳妻妾共存的制度;要么牺牲妾室,做个悍妇。

    自从东瑗得到了盛昌侯的信任开始管家、自从薛家赢得了后位而盛昌侯辞官,东瑗和盛修颐的婚姻就算彻底稳定下来了。于是,这段婚姻就再也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

    回到静摄院时,两人各自洗漱一番,才上床躺下。

    盛修颐抱紧东瑗,一直不说话。

    东瑗不免想,他心里是不是怪她对陶姨娘太狠心?

    她没有解释什么,只是静静抱住他的腰,把自己依偎在他怀里。

    “阿瑗……”盛修颐轻轻拂过她的脸颊,低声唤她。

    东瑗忙应了一声,问怎么了。

    “陶氏还是送到庄子上去吧。”盛修颐半晌才慢悠悠开口道,“她不像邵氏那样敦厚,也不像范氏那样……”他说到范姨娘,微微一顿,才继续道,“还是送她走吧。钰哥儿不在了,我不想陶氏有事…….”

    不像范氏那样…….哪样?盛修颐对范姨娘,总是有所保留。可说起她,盛修颐的口吻就很恶劣,对她很是不喜,从来不遮掩。

    而他不想陶氏有事……是因为他觉得因为钰哥儿没了,陶姨娘定会不甘心,她可能会借机生事。等闹起事来,别人可怜她没了儿子,肯定会宽恕她。久而久之,她的心可能会对某些东西产生非分之想。

    盛夫人很疼盛乐钰,对陶姨娘印象也好,盛修颐最怕的,还是盛夫人会求情。到时真的家宅不宁,又左右为难。

    先送她走,才是对她最好的,才能保住她平安活下去。也算对得起盛乐钰为盛家枉死一场。

    东瑗愣住。

    她完全没有想到盛修颐会说这句话。

    ——*——*——

    很抱歉第三更来得太晚了。早起看到的姐妹们投张粉红票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