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衣香 > 章节目录 第187节恩典
    送陶姨娘走,无非是怕她之前的非分之想没有消失,反而因为盛乐钰的离去而更加强烈。

    失去一样东西,要得到另外一样东西,心灵才能得到补偿。

    东瑗明白盛修颐的意思。

    “娘会怎么想?”东瑗问盛修颐,“当初陶姨娘因何出去,旁人或许不知,娘却是一清二楚的。现在钰哥儿又……娘必是不忍心。把陶姨娘再送走,总不能瞒着娘吧?”

    盛修颐沉默须臾。

    他道:“娘最近身子不好,先不和娘说……”

    “不行!”东瑗从他怀里起身,半坐了起来,“我这才当家,你就让我瞒着婆婆?”

    盛夫人一向仁慈厚道。

    可要是有人存心挑拨,也会让盛夫人心里留下疙瘩吧?有些事盛夫人可能不想知道。她愿意装聋作哑是她体谅小辈,是她和蔼宽厚;可是小辈有意欺瞒,就是对她的不敬。

    刚刚拿到管家的对牌就开始隐瞒不报,婆婆心里会怎么想东瑗?

    会不会觉得东瑗从前的孝顺温和,都是假装?得到了管家的机会,就开始露出真面目?

    盛修颐听着东瑗的话,一时间亦有些犹豫。

    “这件事我来办,你当作不知。”盛修颐思量良久道,“娘那里,我去说吧。把她留在府里,终是不妥……”

    东瑗无奈笑了笑:“当初你送陶姨娘出去,娘就当我不知情。看来只得如此。”

    次日卯正,东瑗和盛修颐去元阳阁给盛夫人请安。

    盛夫人尚未起身,盛昌侯去了外书房。

    东瑗夫妻二人进了盛夫人的内室。

    盛夫人也醒了,半坐在床上,斜倚着墨绿色大引枕,头上围着绣折枝海棠遮眉勒,穿着藕荷色夏衫。

    康妈妈坐在对面给盛夫人喂燕窝粥。

    “娘,您昨夜睡得好吗?”东瑗上前,接过康妈妈手里的粥碗,亲手用白漆描金的勺子喂盛夫人吃粥。

    盛夫人眉宇间有淡笑:“比前几日好了些。半夜醒了一次,到鸡鸣时分才又睡着。”

    “您气色看上去比昨日好。”东瑗笑道,“娘,您午饭想吃什么?我让厨房早早备了。”

    盛夫人失笑:“这才吃早饭呢。”

    众人也跟着笑起来。

    吃了粥,说着话儿,外头蝉鸣越来越盛,日头透过雕花窗棂,投在室内临窗大炕上,把银红色大引枕上的金线照得熠熠生辉。

    康妈妈怕等会儿屋里热,放了遮幕帘子,挡住了窗户,屋里的光线就黯淡不少。却也感觉凉爽不少。

    “娘,我有件事和您说……”盛修颐坐在一旁的锦杌上,半晌才开口。

    盛夫人问他何事。

    他看了眼东瑗,沉默不语。

    东瑗起身,把康妈妈和满屋子服侍的人都带了出去,轻轻放了帘栊。

    “娘,我昨日去了陶氏的院子……”盛修颐声音有些低,“她并不是太好,憔悴得厉害……”

    盛夫人的心就揪了起来。

    她想起了盛乐钰,不禁眼里有泪,道:“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看着孩子一日日长大,她的心只怕都揉碎了,岂有不难过之理?”

    “她念念叨叨说,钰哥儿从前到她屋子里,最喜欢坐在临窗大炕上,甜甜喊她姨娘,让她给钰哥儿做漂亮的鞋袜…….”盛修颐又道,声音里掩饰不住的黯然,“钰哥儿从前常去她住的院子,每每睹物思人,她好像活在梦里般。”

    盛夫人眼泪就落下来。

    她既是同情陶姨娘,又觉得自己也是同样的心情。感同身受,自然更加明白这种痛。

    “娘,钰哥儿向来在您跟前尽孝。如今他没了,咱们府里不能亏待了陶氏……”盛修颐看了眼盛夫人,“她在府里也是煎熬。长久下去,只怕她神思恍惚,难以积福……”

    盛夫人用帕子抹泪,抬眸看了眼盛修颐。

    儿子的脸消瘦得厉害,可眼神还是那般深邃明亮。

    “看在她生养钰哥儿一场的份上,送她出去吧。”盛修颐叹气道,“咱们府里有在河南的田庄,选个依山傍水的清静所在,让她静养些日子。总在府里睹物思人,对她没好处。出去换个地方,总比闷在家里胡思乱想要强些。”

    盛夫人听着,微微颔首。

    “可她只是姨娘啊……”盛夫人眼里的湿濡摸尽,回味过来,又有些为难道,“阿瑗是个厚道的孩子,从来不给姨娘们立规矩,姨娘们也不用每日在她跟前服侍。可陶氏到底只是姨娘,她出去静养,阿瑗心里会不会觉得你过于偏爱她?钰哥儿是没了,但家里的妻妾尊卑还是不能废的…….”

    是说姨娘没有资格出去静养。

    阿瑗做主母的还在府里,却把个姨娘送出去享清福,这样对姨娘太偏爱,甚至压过嫡妻了。

    还是担心东瑗会多想。

    盛修颐心里就有了谱,道:“娘也说阿瑗是厚道人。钰哥儿没了,她也难受。昨日她还说,她也说做娘的人,岂有不懂陶氏的伤痛?娘放心,阿瑗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不会无故跟陶氏置气。”

    盛夫人这才松了口气,道:“既这样,你要先和阿瑗商量,再送了陶氏出去。别瞒着你媳妇。夫妻之间,最忌讳相互不坦诚。”

    盛修颐颔首。

    母亲对东瑗真是维护之极。

    “你喊阿瑗进来。”盛夫人又道,“你当着我的面说。你倘若事后再讲,让阿瑗面子上怎么过得去?”

    盛修颐就喊了东瑗进来。

    当着盛夫人的面,把方才的话说了一遍。

    东瑗不禁佩服盛修颐会说话。

    他不在盛夫人面前说陶氏可能会闹事,搞得家宅不宁,让东瑗难做;而是说给陶氏恩典,送她去静养。

    这中间有着极大的差别。

    前者是替东瑗和盛家考虑,虽然陶姨娘去庄子上不一定是坏事,可听起来就是为了盛家而赶她走;后者则是为陶姨娘考虑,甚至越过正妻,让她去享福。

    明明是为了达到同一个目的,不同的表达方式,会让事情变得事半功倍。

    东瑗有些惊讶看了眼盛修颐。

    而盛夫人对东瑗的惊讶有所误解,她以为东瑗不满意。她有些虚弱,轻声对东瑗道:“阿瑗,等她好了些,依旧回来你身边伺候。如今她这样,赏她个恩典,旁人不会说咱们家没有尊卑,只会说咱们家宽和。你细想娘这话。”

    东瑗心里啼笑皆非,却也感动不已。

    盛夫人时刻为她考虑的多。

    她忙道:“娘,家里在河南境内可有好的田庄?我陪嫁的庄子里,到处有几处河南的田产。家里若是不便,我的田庄送一处给陶姨娘也无妨的。”

    “不用,家里有很好的庄子。”盛修颐接口道,而后跟盛夫人辞行,说他去办这件事,又叮嘱东瑗,“你好好服侍娘。”

    东瑗道是。

    盛修颐去了外院,把这件事安排妥当。

    下午末正,原本应该灼人的炎热,却有乌云挡住了碧穹,云低得骇人。天际有日头的金色光线通过云层,预备笼罩大地,又被滚雷卷没。

    外头要下暴雨了。

    盛修颐立在大门口,看着赶车的车夫给马车套了雨布,听着陶姨娘不甘心的啼哭求饶,他的心有些烦闷。

    陶姨娘不想出府。

    为何不想?他对她已经没有了男女情爱,钰哥儿又不在府里了,她留在这里,不是徒添伤心?

    可她不想走。

    她说:“世子爷,您不要赶贱妾走。贱妾定会听大奶奶的话,不哭得让大奶奶心烦。贱妾再也不敢了,世子爷……”

    再也不敢了…….

    不敢什么?不敢有非分之想吗?

    他长长叹了口气。

    马车套好了雨布,车把式跟盛修颐辞行,荷香也屈膝给盛修颐行礼,才上了另外一辆车马。

    一辆滑盖折羽流苏马车,两辆青帏大马车,缓缓从盛家大门口驶了出去,越走越远,尘土飞扬。

    盛修颐立在大门口,直到大颗的雨滴落下来,打在他的脸上,他才回神,进了盛家大门旁边的门房里躲雨。

    一阵急骤暴雨,在地上掀起缭绕雾幕。

    直到雨停了,空气里混合着泥土的芬芳。一连几日的酷热也减轻不少,盛修颐的心仿佛被雨水洗刷过的树叶,轻松又泛出了活力。

    他去了父亲的外书房。

    暴雨带来了凉爽,也带来了拜客。

    东瑗在盛夫人的元阳阁吃了午饭,服侍盛夫人歇午觉,自己歪在内室临窗大炕上也眯了一会儿。到申初,被外间的自鸣钟吵醒了。

    丫鬟们服侍她梳洗,刚刚梳了头,就有小丫鬟进来禀道:“延熹侯夫人来看夫人和大奶奶了。”

    延熹侯夫人…….

    东瑗愣了愣,才想起她的大伯、皇后娘娘的亲生父亲,封了侯爷,好似就是延熹侯。

    大伯母来看她了?

    她忙迎了出去,坐着青帏小油车去了盛府的垂花门。

    果然是薛家大夫人荣氏来了。她如今不再是三品淑人,而是一品诰命夫人了。

    东瑗忙给她请安:“大伯母,这么热的天,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话让下人传一声……”

    薛大夫人荣氏呵呵笑道:“这不刚下了雨?我瞧着难得的凉爽,就来看看你。”然后眼眸一黯,拉着东瑗的手,心疼道,“瘦了很多。”

    ——*——*——

    呃,心情不太好,我很抱歉我任性了…….其实我这两天也在思考了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我到底是继续码字做个网络写手呢还是去卖切糕呢?